第276章 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你这句谢谢太沉重了,我做什么都应该的,就算这条命你拿去我也不会有半句怨言。”李墨松了一口气,转而严肃的说道:“但是在此之前,我一定要完成楚荆交给我的事情,我与北唐烈,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好一句不死不休!

    顾卿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紧紧的抱住了李墨。她知道她势在必行,以后,她也许会看到一具尸体,不是李墨的就是……北唐烈的。

    最后李墨送顾卿回到风云阁,紫鸳早已在门口等候,见她回来连忙上前跪下:“多谢小姐收留,紫鸳此生此世定当尽忠在王妃身边。”

    顾卿扶起紫鸳,淡淡一笑,笑容有些牵强的说道:“别谢我,我本意是让你去送死的。”

    紫鸳执意不肯起来,摇头正色的说道:“我知道王妃不是这样的人,我也知道王妃在担心什么,自此以后紫鸳就留在风云阁,不会出去半步。”

    顾卿扶起她:“好了,你我主仆不是一两日,应该知道我不喜欢跪啊跪的。”顾卿的脸色缓和了许多,笑了笑:“我已经不是烈王妃了,你如果还要在我身边那就叫我小姐吧。”

    紫鸳连连磕头:“多谢小姐收留,多谢小姐的救命之恩!”

    “我都说了我不喜欢……”

    话还没说完,紫鸳一脸认真地说道:“小姐,就让我磕一次吧!下次紫鸳不会了!”

    顾卿点点头,紫鸳跟在她身边时间不短,忠心可靠,张妈妈不在了有个人陪伴自己身边也未尝不可。随即顾卿不再阻止,任由紫鸳磕蛮三个响头,才扶起她:“从今往后,这里只有天剑山庄的顾姑娘,再也没有王妃了。”

    紫鸳良久点头,眼角有些湿润。要不是王爷告诉她什么都不许说,她怕她会忍不住告诉顾卿王爷此刻受的伤痛。

    他面对的不仅仅是天剑山庄天煞盘的正面打压,背后还有逍遥侯啊!

    “小姐,你真的能忘掉过去吗?”她颤抖着声音,一向沉寂的心一下子跳动的厉害。

    顾卿眺望远方朝阳升起,感受到蓬勃的生命力,身子清爽了不少。她回头扬起嘴角,阳光下的小脸近乎透明:“以前的顾卿已经死了。”现在的她,要有的人血债血偿!

    一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并没有如同顾卿预期料想的那样,朝廷没有朝天剑山庄开战,天剑山庄大闹王府的事情仿佛是投入水面的微小石子,并未掀起什么波澜,似乎……

    被一己之力强行镇压。

    不断有斥候来报,无非是京城无一变动,就连烈王府也没什么消息放出。北唐烈一个月不出王府,就连逍遥侯也毫无动静,安静的……近乎诡异。

    李墨也没闲着,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将山庄内大小事务了解透彻,已经是个当家庄主的风范。天煞盘和天剑山庄的合并,无疑给天剑山庄增添了新的血液,只怕比以前强上不止一两倍。

    顾卿在李墨的身上看到了楚荆的影子,不知道他看到这一切会不会觉得很欣慰?

    而顾卿这一个月勤加练习青莲决,现在已经算是小半个高手,在李墨手下还能走过十个回合,已经十分不易。

    这日清晨,她收了剑,站在山头眺望山下。即便是秋天,整个山头看起来还是郁郁葱葱,阳光倾洒在她的脸上,照出她柔和的曲线。微风吹动衣袍,仿佛下一秒就会临风西去。

    紫鸳端着干净的水盆,站在那竟然不忍出声打扰。这一个月顾卿改变了太多,嘴角永远挂着一抹沁人心脾的笑容,看着十分舒心,但是这笑意有些冰凉,触及不到心底,看着有些不真实。

    顾卿瘦了许多,但是脸蛋看起来还是圆润的并不减少美感,只是身子太过消瘦,让人看一眼忍不住纳入怀中呵护。

    “小姐?”紫鸳在身后小心的唤了一声,顾卿回头笑了笑:“嗯,来了?”

    “洗把脸吧,小姐出了一身汗了。”紫鸳走上前,将水盆放下,体贴的给她拧了毛巾。

    顾卿随意的擦了擦,回头看了下山下蜿蜒的小径,笑道:“我去见李墨,你就在风云阁等我,记得吃早膳。”

    “嗯。”紫鸳乖巧的回答,看着顾卿离开的背影,叹了一口气。想要转身端起水盆,没想到身边竟然多了一个人。

    “主子?”紫鸳诧异的喊出了口,北唐烈可是有一个月没来了啊!

    北唐烈淡淡挥手,一双视线紧紧地锁在离去的可人儿身上。直到再也看不见,他才幽幽的收回目光,淡漠的问道:“她怎么样?”

    “王妃每日都按时吃饭,就是瘦的厉害,奴婢也没办法!”

    “本王来不是想听到你说没办法的!你唯一的价值就是照顾好王妃,如果这点用处都没有了,本王留你何用?”

    紫鸳吓得跪在地上,连忙点头说道:“紫鸳会照顾好王妃的!还请王爷再给我一次机会。”

    北唐烈没有紧咬着不放,其实他们都明白,顾卿这个是心病,岂是外人能帮忙的?只是看着她这么折磨着自己,他的心何尝不紧揪着?

    他突然咳嗽一声,一点朱红溅在紫鸳的脸上,北唐烈剧烈咳嗽着,身子都直不起来,狼狈的撑着旁边的大石才勉强稳住了身形。

    这一举动可吓坏了紫鸳,王爷的病情怎么不好反而更加剧烈?不敢犹豫直接搭上了北唐烈的脉搏,满脸的震惊:“王爷,你的内伤……”

    北唐烈稳住身形,面色一瞬间惨白的不像人,唇边的鲜艳刺目灼华。“好了,本王要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