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对战逍遥侯

    “你……”香儿一下子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眼看着北唐烈走了出去,她急道:“你做了这么多恶事,就不怕顾卿一辈子不原谅你吗?”

    北唐烈闻言步伐一顿,偏过头,轮廓刚硬分明:“你还是先顾好你自己。”

    香儿看着北唐烈离去,冲着踏月怒吼道:“你主子都走了,你还在这干什么?给老娘滚,有多远滚多远!”

    踏月捂着胸口,突然单膝跪地:“香儿,此事结束,我定当以性命相还。”

    “还你个大爷!我哥哥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们,给我滚,老娘不想看你一眼!我真他妈的瞎了狗眼,看上了萧引哥哥的敌人,我香儿上天下地也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

    香儿气的一脚踹了过来,踏月受了一脚,身子撞在了门上。深深的看了一眼,这才转身离去。

    直到房门掩上,香儿憋了许久的眼泪才慢慢流了出来。她四肢无力的一下子跪在地上,低着脑袋眼泪一颗一颗的滚落:“萧引哥哥,是……是香儿不好,求求你不要来,香儿死不足惜啊!萧引哥哥……”

    踏月站在门口,感觉自己都快要变成了麻木不仁的木头。良久,才有些狼狈的移动步伐,走到了逐鹿殿。

    “王爷,一切已经打点好了,您是现在离去,还是……”

    “等萧引和李墨过来,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外面的一切都不许泄漏到昭阳殿,派人严加看守。”他冷冷的敲打着桌面,紫檀发出清脆欲滴的声音。

    踏月面色已经冷静,问道:“那陈姑娘如果问起?”

    “本王是为了她的安全,她还想要什么?”他冷笑一声,如果不是她提议用顾卿做饵,杀了萧引,他和顾卿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局面?

    踏月点点头,领命离去,就在这时外面的暗卫有些急切的说道:“王爷,萧引来了!”

    北唐烈凤眸上扬,里面暗涛汹涌,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本王等今天,等了许久了。”

    苍白的面容,冷笑勾魂,仿佛是地狱的暗鬼,正等着勾魂索命。

    萧引肆意的撩动衣袍,恣意风流的走了进去。桃花眼有意无意的看过上面大马金刀,暗金色锦缎褂袍的男子:“侯爷好久不见,近来可安好啊?”

    “你确实有七分像你的叔叔。”傅匡十分淡定自若,鹰眸斜睨,一股无形的威压刹那间散开。

    当年,有句传言。南北朝各有一侯爷,名动天下,威武不凡。一个便是南齐的神武侯萧长川,一个便是北周的逍遥侯傅匡。

    生死战场,几百回合都难分难解,伯仲之间。

    傅匡以为,萧长川是自己最大的敌人,如果杀了他,自己的武学功法也能更上一层楼,却不想。南齐败阵,神武侯一族惨遭灭门。

    现如今他的后人已经出类拔萃,不若当年萧长川之勇,傅匡竟然觉得倍感欣慰。

    如果萧长川这样的人都没有继承人,那该是多么遗憾的一件事啊!

    萧引一双风流无限的眼眸,恰当好处的弯起。阴柔妖媚,却又有男儿的英雄气概。两种气质相得益彰,显得他越发的好看。“侯爷不关心自己的儿子,反而关心起我的长相,这个……让晚辈实在是感动不已啊!”

    萧引摸摸鼻子,笑的意味深长,他敢肯定富傅匡知道傅景落在自己手上,但是回京这么久,竟然毫无动静,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唯一的儿子,他思考种种,甚至都怀疑傅景落是不是傅匡亲生的?怎么这样无动于衷?

    傅匡威严的声音一下子打断了他胡思乱想,他淡然一笑,有些洒脱:“和他相比,我的儿子确实逊色不少,落入你手,也是他咎由自取。他能不能活下来看他的造化,你能不能活下来也要看你的造化!”

    萧引一下子愣住了,有些皱眉笑道:“侯爷这话让我听着不是味,难道傅景落不是您老亲生的……”

    话还没说完,傅匡一个犀利的眼神便冷冷的看了过去。萧引摸摸鼻子,哑然失笑。“明人不说暗话,我把傅景落还给你,但是你要将香儿还给我!”

    “我尚未有和你这个毛头小儿合作的意思,我是大周的逍遥侯,保家卫国是我的职责,我怎会眼睁睁的看着乱臣贼子站在我面前,而我无动于衷?”傅匡笑的意味深长,仿佛捉拿萧引势在必得。

    萧引轻轻的拿起桌边的茶水,瞄了一眼:“侯爷这么正直的人品是不会下毒的吧?”

    说话间,一杯茶已经下肚,萧引从碧绿的瓷杯边缘看到了傅匡微微动容的一张脸,笑的更加妖冶。“侯爷不杀无罪之人,手段一直光明磊落,不知情的人当真以为侯爷是条英雄好汉,但是在小子眼中……侯爷说的做的根本就是自欺欺人!既然我来了,我根本没打算活着离去,既然当年我叔父和侯爷一战之约没有完成,那么现如今我就替他完成吧!”

    傅匡怒极反笑,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即便六年前他胜之不武,但是为了北周个人名誉又算得了什么?只是……萧引千不该万不该旧事重提,实在是不知死活。

    “萧长川应该还希望你多活几年的。”他不屑的看了一眼。

    萧引突然脸色一变,变成了撒泼打诨之辈,一下子跳了起来:“你年纪都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