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都失策了

    一旁的萧引一听他有单打独斗的意思,连忙说道:“李墨,这不是你意气用事的时候,我们两个单打独斗没有一个是这个老家伙的对手,如果你我联手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李墨也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脑,傅匡当年能和萧长川生死搏斗那么久都没事,现在两个还不如当年的萧长川,除了联手,根本就是死路一条。

    “好,那结果此人的最后一刀留给我,我一定要他血债血偿!”

    “两个小娃娃,你们还不算太笨!那么就让我今日看看,鹿死谁手!”傅匡知道这一战必不可免,也不再犹豫,便主动握拳杀了过去。

    一时间飞沙走石,气动山河。

    一人白袍涌动,温润的目光紧紧的盯着下面的人头涌动。傅景落深深的看了眼场中交织的身影,眉心紧蹙。

    他配合着萧引演了一出戏,现在眼看着戏到了尽头,李墨和萧引两人已经成功牵制住父亲,可是……北唐烈呢?

    他知道在烈王府,他的父亲是没有生命危险的,他该担心的根本不是这三个人,而是北唐烈在哪?

    即便知道傅匡没有危险,傅景落还是没有离开半步,恐生变化。

    三人合力对掌,皆是狼狈而退。傅匡捂住胸口,鹰眸阴鸷:“好个后生可畏!”

    “彼此彼此!”萧引邪魅一笑,咳了一口鲜血。

    李墨还有些不甘心的继续上前,没想到远处突然飞来几个人影,李墨的脸色突然变了。“天剑七子?”

    “怎么回事?”萧引也看到了李墨震惊的脸色,有些不安的问道。

    天剑七子和二十三翘楚刚落地,加入混战,用狼狈的鬼哭无衣二人,挡下了逍遥骑的攻击。鬼哭哈哈一笑:“老子在这么多人的攻击下还没死,看来逍遥骑也不怎么样嘛!”

    天剑七子冷眼看了看逍遥骑,然后围成一圈回到了李墨的身边,七子之首担忧的看了眼:“庄主,你没事吧?”

    “我不是让你留在顾卿身边的吗?”李墨怒吼。

    “我等和顾姑娘等候多时,顾姑娘怕是北唐烈的一石二鸟之计,分散天剑山庄的实力,好伤害庄主,所以命我等前来帮助庄主。”

    萧引面色一冷:“北唐烈呢?”

    就连傅匡都皱眉,他这个侄子才是一切的策划人,可是到现在都没出现。傅匡不笨,是个老人精,瞬间明白自己这个聪明绝顶的侄儿,连带他都一并算计了!

    李墨眼眸晦暗的看了一眼傅匡,有些不甘愿,却不得不撤退:“走!”

    萧引也察觉到不对劲,他原本和北唐烈设计好,利用香儿的婚宴,然后让傅匡降低戒心,然后趁机将他打成重伤,因为即便是算上了李墨,三人之力对抗逍遥侯甚至是背后的皇室,谁也没把握。

    而现在,北唐烈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顾卿!

    而这时,屋脊上的白袍消失的速度更加快了几分。

    萧引一面将轻功用到了极致,一面焦急的问道:“顾卿怎么会在京城,她不是应该在天剑山庄吗?”

    “我得到消息,今日晌午北唐烈会将胖和尚押往刑部大牢,所以我和顾卿兵分两路她去救胖和尚,而我来救你。”

    萧引深深皱眉,心里将北唐烈骂了个十万八千遍,这才深深地体会到一个枭雄的阴谋诡计是多么可怕。

    “这次是个局,为的就是引你出来联手对付傅匡,想要将这个最大的隐患去掉,没想到北唐烈竟然和我玩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李墨心中一动,更加担忧顾卿的安慰,没想到北唐烈这么深的心机,简直让人胆寒!

    可是等两人赶去的时候,那条无人问津的小巷血腥味铺天盖地。顾卿身边留下的二十个天剑山庄的门人全部惨死,血流成河。

    地上除了清一色的白色长袍,根本没有多余的人。顾卿没死,却落在了北唐烈的手中,只怕更加危险。

    “混蛋!又被耍了!”萧引一拳砸在墙上,桃花眼近乎喷火。

    李墨脸色阴沉的可怕,紧握着手中长剑,关节森白一片。“北唐烈!”

    他的血脉至亲楚荆的死与他脱不了干系,没想到现在他挚爱之人也被北唐烈抢去,这样的恨近乎淹没他的意识。

    北唐烈,不死不休!

    “回去,一切从长计议!”李墨冷喝道,萧引也知道这事非同小可,不好好周密一番,只怕两方势力都要搭进去。

    只能忍!

    顾卿被关在了毒人窟玄铁门后面奢华的房间里面,里面一应俱全,甚至连丫环都不缺。

    顾卿暗自咬牙,没想到自己等候多时,终于看到了王府押送胖和尚出现,不过区区数人。没想到自己信心满满的带人冲了出去,突然从四面八方冒出了无数个高手。

    她差点当场暴走,带了二十个人除了自己被擒了过来,其他的全部惨遭非命。

    “王妃,用膳了。”一个小丫环面无表情的说道,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山珍海味。

    旁边的沙漏告诉顾卿已经是傍晚辰时,是时候用膳了,可是自己关了一个下午,北唐烈都没有出现,这次……他又要利用自己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