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风云涌动

    天还没亮,北唐烈就出了毒人窟,刚回到逐鹿殿还没坐下,逍遥骑传令而来:“王爷的内伤是时候调息了,还请移步西偏殿。”

    北唐烈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只怕疗伤是小,盘问是大!他这两日一直不在王府,借口去了皇宫,没想到自己刚回来,逍遥侯不给喘息的机会,便要兴师问罪了。

    进了西偏殿,傅匡正好打坐结束,鹰眸暗沉的睁开,看着面色好转的北唐烈。冷笑一声:“看来你的伤也没什么大碍。”

    北唐烈淡漠道:“侄儿知道侯爷身子也不好,自然不敢叨扰侯爷给我疗伤,以免伤了根基。”

    一提到受伤,傅匡一肚子气。没想到自己一世英名两日前败得一干二净,都要感谢自己这个好侄儿呢!

    “想不到你我舅侄几年不见,你已经不弱我当年。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后生可畏啊!如果你母妃还在世看到你如今的样子,估计也就欣慰了。”傅匡说着夸赞的话,但是声音低沉,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一样,可见被自己侄子阴了,确实让他有些难看。

    北唐烈自顾自的坐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冷言道:“那么我还要多亏侯爷的成全,要不是你当初逼死顾卿,也不会有现在的我!”

    “那么你就更不应该让她继续留在你的身边!”傅匡虎目一瞪:“我可以答应你,放那个女人走!不再追究任何责任,你也答应舅舅,好好当你的皇帝!”

    北唐烈喝茶的动作一顿,反而嗤笑一声:“前皇后的意思可是风王即位,跟我这个烈王可没有半点关系!”

    “你应该知道你更适合当这个皇帝,你父皇已经拟好诏书,只等着你接受大周,你现在还惦记着那些做什么?”傅匡闻言大怒,此次出山不只是为了那个女人的事情,更多的是劝解北唐烈称帝。大周只有落在贤能明君手上,即便没有南朝的宝藏,也能相安无事。而且,这个皇帝还流着傅家的血脉,只有如此,傅家才能昌盛。

    可是,北唐烈将这大好江山,不屑一顾!

    北唐烈捂着胸口,咳嗽了两声,声音有些奇寒:“我身子骨弱,侯爷切莫吓到本王啊!我答应了前皇后不会即位,便不会做这个皇帝。如果侯爷觉得北唐风不适合,还有北唐忠和秀世子,再不济,青玉也可以。虽年幼,却聪慧心明,定是好皇帝。”

    “你……”

    傅匡憋了一肚子气没处撒,一拍桌子,怒道:“不当皇帝也可以,但是你父皇会放过顾卿吗?你是他的儿子,你存了什么样的心思,他会不知道?你自以为做的周密,李墨萧引看不出什么,难道你父皇也如同那些傻子一般,任由你的小伎俩吗?”

    “他如果敢伤害顾卿一根毫毛,大周若是后继无人也不要怪我心狠!”手中的瓷杯应声而碎,化成了无数白色粉末坠落下来。

    傅匡有一瞬间的心惊,他看过来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一件死物,不顾及一点血脉情分!

    “佛挡杀佛,魔挡杀魔!他放过我,我也不会为难他!半壁江山已经够了他赐给我的生命之恩。现在我的命只属于顾卿一人!”

    傅匡沉默了,原本小瞧北唐烈的心思也端正起来,眼前不过二十出头的小子,要智谋有智谋,要心狠有心狠。但是……他们都没有资格要求什么了。

    从当初送他去南朝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放弃这个皇子的准备,现在诸多要求实在是太过分了。

    看着傅匡哑口无言,他冷冷的站起身,深邃的眼眸吞噬一切:“侯爷觉得归隐安逸的很好,那么就最好一辈子不要出来!”

    出了西偏殿,侯在外面多时的踏月恭敬的说道:“陈曦姑娘已经不吃不喝两天了,王爷要是再不去看看,只怕铁打的人也撑不住了。”

    北唐烈淡淡的看了一眼:“她是在逼迫本王?”

    踏月摇摇头:“王爷去看看吧,陈曦姑娘也是个可怜人。”

    “她,的确是个可怜人!”北唐烈突然扬唇一笑,笑容有些诡异。他反而看着踏月:“你跟着本王,失去了最亲爱的姑娘,你可曾后悔?”

    踏月目光澄亮:“属下从不后悔,但是只求王爷答应我一件事。”

    “说。”

    “王爷,此番事情结束,无论王妃回不回来,还请王爷准许我去完成一件事。我欠了香儿姑娘一条命,我想还给她。”踏月扳着一张脸严肃的说道。

    北唐烈拍拍他的肩膀:“你比本王有勇气,本王欠了她的可没勇气还。”

    “谁?王妃吗?”踏月抬起眼眸,疑惑的看着北唐烈。

    他看向远方,说道:“从此以后,生死无论,她的身边都有我。”

    “啊?”脑袋比较直的踏月有些理解不了。

    北唐烈沉默片刻,才说道:“昭阳殿那边随便怎么闹,都不许放人出来。”

    踏月点头:“属下遵命。”

    北唐烈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眼底暗潮涌动,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

    而此时的天剑山庄,书房内一片死寂,萧引脸上戏谑的笑容消失不见,反而怒发冲冠。没想到他竟然被北唐烈摆了一道,现在烈王府固若金汤,根本探不到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