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死也不求饶

    顾卿感觉自己一直都是昏昏沉沉的,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意识也跳转的厉害,一下子将他认错成娘亲,一会将他认成了张妈妈,嘴里不停的换着名字,让北唐烈的眉头纠结的越来越深沉。

    紫鸳看了北唐烈深沉的面色,一张脸彻底黑成了锅底,小心翼翼的端着药盏说道:“小姐这几日喝的药都吐了出来,根本没有办法喂进去。”

    “把药拿来!”北唐烈彻底怒了,仰头喝了一口,对着顾卿薄薄的嘴唇印了上去。

    “唔……不要……”顾卿挣扎着,舌头滚动,一口苦涩的药汁喝了进去。

    “哇……”顾卿痛苦的趴在床边,全部吐了出来,半死不活的趴在床沿。嘴里咿咿呀呀的说道:“滚开,我……我没病……胖师父……有人欺负我……”

    北唐烈没想到除了第一次顾卿安安分分之后,再也没有乖乖吃药,每次满头虚汗,像是做了噩梦。

    北唐烈看着她日渐消瘦的身子,满是担忧。将药放在一边,紧紧的抱住她消瘦的快要没了的身子,嗓音低沉,仿佛有什么东西灼烧着,疼的厉害。“你到底怎么样才会好?我带你去见胖和尚好不好?”

    迫于无奈,他只能抱着顾卿来到了另外一条暗道。还没进去,顾卿就死死的抓住北唐烈的胳膊,指甲深深掐着他的肌肉。“不要!我不要去,张妈妈死在这里,我不要去!”

    这里,就是上次关押张妈妈的地方。

    她双目含泪,凄迷的看着他,仿佛是无助的孩子一般。

    北唐烈贴着她额头,忍痛安抚道:“不要害怕,我带你去见胖师父。”

    “胖师父……也死了吗?那我还有亲人吗?”她圆溜溜的眼睛积满了泪水,北唐烈看着心狠狠抽搐了一下,苦涩的笑道:“他没死,你身边还有很多关心你的人,你不会孤独一人的,相信我!”

    她的额头烫的有些吓人,再这么下去,顾卿只怕脑子都要烧坏了。

    匆忙赶到地牢,胖和尚手脚被绑着,被吊了起来。

    一见到北唐烈抱着顾卿走了进来,急忙上前,却牵扯着身上的铁索,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顾丫头怎么了?”胖和尚担忧的问道。

    “她高烧不退,还说胡话。”北唐烈小心翼翼放下顾卿,然后上前解开胖和尚的铁链:“现在只有你能救她。”

    胖和尚深深看了北唐烈一眼,无声的叹息。最终把上顾卿的脉象,查看一番。

    旁边的北唐烈自始至终都沉默不言,视线从来没有离开过顾卿身上半刻。

    折腾了老半天,胖和尚才松了一口气:“她不吃药,说什么都不会好,如果你将她放在我这……”

    “不可能!如果她再不吃药,我就杀了你,我看她到底答不答应!”北唐烈冷喝一声。

    昏迷中的顾卿仿佛感受到什么,身子害怕的蜷缩在了一起。冷冷看着胖和尚双手双脚上了铁链,这才抱着顾卿离去。

    回到房里,紫鸳已经准备好新的汤药端了上来。北唐烈紧紧盯着顾卿憔悴的小脸:“如果,你再吐出来,浪费多少碗的药,我就要放胖和尚多少碗的血!”

    北唐烈仰头喝下,慢慢的渡到了顾卿的嘴里,这回顾卿真的安分的咽了下去,北唐烈心悠然一松,但是却看到了顾卿眼角滚落的晶莹泪珠,一下子震住。

    顾卿也不知道自己病了多久,睁开眼依旧是毒人窟。顾卿好半天才思前想后,才知道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想要张嘴说话,可是嗓子沙哑的厉害,她费力的叫唤了一声:“紫鸳?”

    侍奉窗前的紫鸳顿时闻声过来,一见顾卿醒来,喜极而泣的扑了过去:“小姐,你总算醒过来了,你知不知道紫鸳快要担心死了!”

    “我病了很久吗?”顾卿惨白着一张脸,说一句话感觉将肺里的气都要抽干了一样。

    紫鸳红着眼睛点头:“是啊,你不知道王爷这几日每天衣不解带的在床前照顾你,现在正出去办事了,让奴婢寸步不离的照顾着呢!”

    “我想喝水。”顾卿艰难的扯动嘴角,轻描淡写的扯开话题,她还没想好怎么去面对,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紫鸳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给她倒了一杯水。“小姐,一会起床吃点东西吧,你的身子实在是太虚弱了,奴婢真的担心一阵风就能把你吹倒。”

    这几日,顾卿确实瘦的厉害了。小脸憔悴,唇无血色,眼睛都深深的凹陷进去,看着让人心中充满了酸楚。在她眼里,小姐可是不论遇到什么事都是机灵古怪的,没想到在这场劫变中变成了现如今这个样子。

    知道紫鸳是想逗自己开心,顾卿不忍心拂了好意,点点头:“好,我正好也有些饿了,你去给我传些清淡的膳食吧。”

    紫鸳看着顾卿好像恢复生机的样子,满眼欣慰,连忙下去吩咐去了。

    顾卿慢慢理清思绪,虽然这几日脑子一团浆糊,但是她清晰的急着她去见过胖和尚了。他也在毒人窟,她努力回想,上次楚荆带自己进去过一次,她一直小心的记着开关,如果让她一个人再走一遍估计也没什么大碍,现在只欠一个时机,也许就能救下胖师父了。

    只是,这个时机实在是太难了。

    顾卿长叹一口气,不知道李墨和萧引过得怎么样,但愿北唐烈不会赶尽杀绝。

    就在顾卿胡思乱想的时候,紫鸳欢喜的跑了进来:“王爷来了,要和小姐一痛用膳呢。”

    顾卿眸色一暗,艰难的从床上下来,说道:“哦,知道了。”

    她现在无喜无悲,任由他摆布,自己不过是他的一个玩偶、棋子,他想干什么,又岂是顾卿能够拒绝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