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误会渐起

    九月寒秋,眼看着就要转入冬天,京城也不知道怎么了,似乎笼罩着阴霾的气氛当中,让人人心惶惶。

    傅景落看了眼阴沉沉的天色,没想到冥阴节这么快。一年中有三大鬼节,清明、中元、冥阴。

    这十月一日就是传说中的鬼门打开,冥阴鬼节。而且这一日最忌讳盗墓,一般是内行人不愿意提到的隐蔽词汇,可是十月一日确实等待了多年的皇陵开启的日子。

    开启皇陵宝藏需要一把钥匙,就是龙腾图。现在各大势力手里都有一个以假乱真的龙腾图,但是真的到底在哪,谁也说不清。

    觊觎宝藏的不止一个,觊觎皇位的更不止一个,只怕又是场腥风血雨啊!

    傅景落站了良久,身上的白色锦袍都沾染了黄昏的水雾,身上布满了白茫茫的水珠子。

    “你在想什么?”萧引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有些担忧的看了看着阴晴不定的天气。“今天似乎不是个好日子,天气阴靡。你说接下来是不是还有场大雨,为我们这些将逝的英魂哭一哭。”

    萧引笑的放肆,似乎对于自己的生死早已置之度外。

    傅景落脸上淡然优雅的笑容挥之不去,在这阴霾天里看着几分通透。“嗯,说不定呢!今晚行动在即,但愿我们还能喝上一杯啊!”

    “哈哈!你是逍遥侯的儿子,还是北唐烈的好兄弟,该担心的只有我一人!我是南朝余孽,生死早已不是我能掌控的了,如果今晚若是死了,也许也就不必参与皇陵之争,置身事外了!”

    “是啊,如果今晚都不死,那么明日也会有人死去的。”傅景落点点头,对于即将而来的恶战,一脸淡然。

    明日就是冥阴节,而今晚就要动手了!

    顾卿一直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明天不过是十月初,却酝酿着极大的风暴。

    她和北唐烈的关系说不清道不明,她是他的床伴还是玩物自己都不知道,关键她的身子确实比脑袋诚实。

    顾卿叹了一口气,觉得身子酸痛无比,慢慢的挪到了地上,实在站不动了所幸一屁股坐在地上。她来这里已经快要六七天的样子了,每天就看着胖师父的字条确认他还活着,顾卿便觉得这是唯一活下去的信念了。

    紫鸳正端着晚膳进来,一看顾卿坐在地上,连忙说道:“小姐,你怎么坐在地上啊?”

    顾卿叹了一口气:“腿软。”

    紫鸳连忙扶起顾卿,还没放好,紫鸳身子突然倾斜,朝着自己压了过来。

    顾卿一愣,然后透过紫鸳的肩膀,无神的双眸终于流露出一丝丝别样的情绪。微微皱眉,语言淡漠的说道:“陈曦?”

    来人正是陈曦!

    陈曦冷冷的看着她:“我是救你出去的。”

    闻言,她无力的勾唇,没想到她看作囚禁一般的日子,却惹的别人眼红了。只怕现在陈曦十分厌自己吧!

    “放我走?可以!但是我要和胖和尚一起走!”她淡漠的看了一眼,生怕自己离开会害死胖和尚。

    陈曦暗自咬牙,为了找寻这处机关,不知道损耗多少能人异士,却不想顾卿还得寸进尺!“顾卿!我念你救我一命,你和阿烈之间的事情我不会追究,但是你现在必须离开!”

    阿烈?平淡的眼眸闪过嘲讽,这个称谓原来别的女人念也可以!

    她缓缓摇头,笑容有些薄凉:“不救出胖和尚我是不会走的!如果陈姑娘无法做到的话,那么就请回吧!”

    “你……”陈曦气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但是确实也没办法。眸色变得狠厉:“是不是我帮你救出胖和尚,你就会永远的离开,永远不会出现在阿烈面前?”

    听到这话,顾卿的眼眸瞬间亮了一亮:“如果不能手刃他,我和他老死不再相见!”

    陈曦暗自松了一口气,眼下只要把顾卿送出去才是最要紧的,不论她是顾卿还是傅瑾,亦或是别的什么,都没有资格在北唐烈身边!

    “胖和尚在隔壁的地牢,既然你答应了,事不宜迟,我们快点行动吧!”这个地方她一刻也不想多待。

    两人扭转开关,进入另一个玄门,小心翼翼的走着,还没靠近就听到里面的谈话声,冰冷生硬的声音回荡在冷冰冰的铁面上,每一个音节都敲打着顾卿的内心。

    这个男人,怎么会变得这么可怕?还是一直如此,只不过她一直在自欺欺人?

    她苦笑,步履踉跄。

    陈曦也没想到北唐烈竟然在这里,秀眉一皱:“阿烈在这里,我没有把握将你们都救出去,我们先静观其变,看看情况。”

    顾卿点点头,静静的等待,里面的声音清晰入耳。

    胖和尚拖着铁链,坐在桌子上胡吃海喝,整个人油光满面,貌似生活不错。

    北唐烈不急不慢的说道:“你应该知道明日就是冥阴节吧?”

    胖和尚的动作一顿,笑盈盈的道:“不过是给死人过得节日,有啥好惦记着,如果你觉得心有不安,非要去殷月坟头上香也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