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双双落难

    傅景落狠狠皱眉,满目柔光全是心疼:“你不要相信陈曦,都是骗你的!”

    “是北唐烈亲口说的……”

    傅景落一下子哑口无言,他不明白北唐烈为什么会这样说,他虽然不明白他的所作所为,但是北唐烈对顾卿疯狂的情谊,他怎么会看不出?

    而且,顾卿才是真正的南宫无忧啊!

    但是,现在任何解释的话都不知从哪说起,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想哭就哭吧,我会陪着你,一直陪着你。”只要你顾卿愿意,他傅景落就算是豁出去命,也会去守候。

    哭声哽在喉咙里,她再也没忍住,一口鲜血喷在了傅景落洁白的衣摆上。

    傅景落脸色一变,猛地扣住她的手腕。刚才好不容易缓解的伤势,转眼更加严重,而且会有生命之忧。

    他不敢大意,连忙帮顾卿运功疗伤。而顾卿也意识沉沉,感觉生命在流逝,这样的感觉她竟忍不住想要拍手叫好,却没了力气。

    就在这时,突然黑夜划过几道身影,传来衣服摩擦的声音。

    不一会,几十个黑衣人突然出现,一层层的将两人包围,晚风瑟瑟,空荡荡的山头突然显得有些拥挤。

    身后传来爽朗的笑声:“没想到今日本王能坐享渔翁之利!竟然巧遇了两个北唐烈最重视的女人,前王妃顾卿?没想到你还没死啊,既然北唐烈这么愿意花费心思,定然会愿意拿龙腾图交换他两个心爱的女人吧!”

    傅景落心头大骇,没想到他们等着冥阴节前夕动手,没想到也有人惦记了这个日子,那便是忠王。

    忠王小心谨慎,在皇陵开启的日子,定然不会懈怠,肯定会派人盯着烈王府的动静。没想到正赶上王府动乱的时候,王府大乱,隔岸观火的忠王却捡了一个便宜。

    皇位,他想要,宝藏也不愿意放过。

    如果两个女人就能牵制住北唐烈,甚至是更多人的话,何乐而不为呢?

    “来人,给我动手!”忠王奸笑的下令。

    傅景落稳住气息,防止自己内力不稳。不急不缓的说道:“你也看到了,如果我现在松手的话,只怕顾卿也没命跟你回去。你不如等我为她疗伤,保住了她的性命,你再带我等走也不迟!而且,输完内力,我傅某也没有能力和你打一架,不浪费一兵一卒,而且能擒住逍遥侯之子,和活的顾卿。忠王,何乐而不为呢?”

    闻言,北唐忠点点头,抬手止住手下的动作。傅景落说的完全在理,如果现在动手,那个奄奄一息的顾卿不知道能不能活,而且傅景落可是逍遥侯的儿子,既不能诛杀,又要生擒,估计要折损不少兵力。这样看来,等傅景落武力最小的时候动手,无疑是最划算的。

    北唐忠善于算计,自然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当即允许。

    傅景落额头上全是冷汗,顾卿的意识也慢慢回归,断断续续的说道:“阿落……你赶紧走,不用管我……”

    “你自从那次醉酒后,可从没这样叫过我。”傅景落现在竟然还有闲情雅致说笑。

    顾卿苦笑两声,她已经不记得自己醉酒后干了些什么事了。但是现在,危急关头,顾卿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你赶紧走,逍遥侯是北唐烈的舅舅。如果真的被北唐忠得到宝藏称帝的话,那么你们傅家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就真的是遗孤了……”

    “你别说话,稳住内息。如果你现在让我离开,我会束手就擒,不会动手。”

    “你……”顾卿气的气血翻涌,他的内力紧随其后的输入一道,缓解了疼痛。

    “我不会让你一个人面对的。”他淡淡的说道,语气中的坚决不容忽视。

    顾卿最终什么话都没有说,秋风阵阵,顾卿只感觉彻骨的寒冷。一切的一切根本就是场骗局,他给的温柔乡为的就是麻痹自己的神经,让她心甘情愿的为南宫无忧当刀子。

    上一辈子,栽在了一个男人的手里,现在也逃脱不了这样的命运吗?要怪的话就怪顾卿没有一颗沉寂的心,不愿放下太多,这才是自食其果。

    感受到顾卿的情绪不稳,身子状况也跟着不稳定。傅景落浅笑:“看来你是打算我们今晚就死在这是吗?那好,有我陪着你,也不用担心你黄泉路上太过孤独!”

    顾卿猛地吐了口鲜血,觉得胸腔舒服了许多。气若游丝的说道:“对不起,我马上凝神静气。”

    傅景落为了自己,连性命都不要,顾卿可不敢承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傅景落那温润如玉的面庞惨白的仿佛金纸,看着有些吓人。收功内敛,他长长松了一口气。

    顾卿刚转身就看到傅景落虚弱的向后倒去,连忙手忙脚乱的扶住,看着他虚弱的样子,止不住心疼:“你怎么样?叫你跑你不跑,忠王是想置你于死地啊!”

    “不怕,顾卿不要害怕,有我。”他露出一个宽慰的笑容,反倒安慰顾卿。

    顾卿很没骨气的哭了起来,都什么时候,他还在担心自己?

    忠王冷眼看着两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