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只能救一个

    北唐忠走到两人面前,陈曦显然前面受过不一样的待遇,白色的衣袍都沁了血。一见北唐忠走到面前,连忙惊惧的大叫:“求求你不要杀我!我是无辜的!”

    相较于陈曦,顾卿淡定了不少,反正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顾卿现在又身受重伤,要不是傅景落为自己吊着半口气,说不定早死了。

    “北唐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顾卿皱眉,冷眼看着他。

    北唐忠笑了笑,欣赏的看着顾卿:“你比那个她识相多了!本王一向是唯利是图,对自己好的事情自然要做,不好的事情自然要丢弃!”

    “所以,你把我们抓来是有利可图?”

    “现在两位都是本王的座上宾,我最尊贵的客人!本王很好奇,我的九皇弟会想要救哪一个呢?是你……”北唐忠挑起顾卿消瘦的下巴,笑的有些晦暗不明。

    然后手指贴着陈曦的脸颊划过,吓得陈曦全身颤栗:“还是这位貌美如花的前朝公主呢?只要北唐烈交出真的龙腾图,那么一切都好说了!”

    北唐忠笑的诡异,转身离去,石门也重重的合上。整个石室显得过分安逸,顾卿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和陈曦待在一起,一时间也不知道什么滋味。但是她更担心傅景落,他将全部的内力都用在了温养自己心脉之上,她很担心北唐忠为了牵制逍遥侯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就在顾卿担忧的时候,陈曦突然打破安逸,拉回顾卿的思绪。“我没想到,刚才说过永远不再见面的两人会这么快相遇,以这样的方式。”

    顾卿淡淡的说道:“我也没想到。”她现在浑身冰冷,要不是记挂着傅景落,生死都是可有可无的事情了。却不想和陈曦在此成了别人待宰的羔羊。

    陈曦抬起眼眸,紧紧地看着顾卿的眼睛,那一双眼睛静若秋水,让人看一眼就无法忘怀。她似乎想到什么,笑了笑:“你很像我的一位故人。”

    顾卿瞬间明白,她是南朝郡主,自小养在无忧宫,陈曦觉得自己熟悉也是应该。只是顾卿实在不愿意和她攀上什么关系。既然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她也不打算告诉她“哦,我可没有公主这样的故人。”

    “看你脸色不好,是不是受伤了。”她淡淡的问道。

    顾卿默然看了一眼:“还死不了,你不需要操心。你还是好好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办吧!”

    闻言,陈曦自信的笑了笑,脸上扬起温暖的笑容,仿佛看到了情郎出现在眼前一般:“不会的,他一定会救我的!”

    是的,他心里自始至终都只有南宫无忧一个人,而她只不过是为了麻痹人的视线,让他们以为北唐烈喜欢的是自己,好让陈曦安枕无忧的嫁给他。从头到尾都是骗人的,可笑的是顾卿知道的太迟了!

    北唐忠抓她们两个完全没有必要,直接抓陈曦来不就行了?

    顾卿不是什么大善人,被他们坑的这么惨,顾卿的心已经冷若冰石。

    不一会,石室的门缓缓打开,顾卿的呼吸一下子凝固住,瞳孔猛然收缩,死死地盯着缓缓入内的人,北唐烈!

    北唐烈看到顾卿的那一刻,眼神悠远深邃,里面沁了浓墨,但是稍纵即逝。

    陈曦见到北唐烈来了,激动地挣扎着铁链。欢喜的说道:“阿烈,救我!”

    北唐烈还没开口,北唐忠从身后走了进来,意味深长的看了两人一眼,然后笑看着北唐烈:“我的好九弟,哥哥我真的不知道你最爱的是哪一个,只能多费点心思,将两个人都抓过来了,不知道你哥哥的眼光对不对,两人中,是不是有一个合你心意的?”

    北唐烈黑暗如水,一张脸平静的看不出任何波澜,淡淡的扫视了两人一眼,便紧紧的盯着北唐忠那张老脸。冷笑一声:“兄长倒是十分懂得我的心思?”

    “兄长愚钝,还真的不知道九弟万花丛中过,是否钟意那个,也好让我把另一个人杀了,省的在九弟面前碍眼!”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心都悠然收紧,顾卿倒是无所谓,只是连累了傅景落,让她万般的过意不去。她如果死了,真的没有人再受伤了吧?

    陈曦眸色复杂,原本还想着北唐烈救自己,但是没想到另一个人就会被杀掉,顿时有些害怕。虽然心中相信北唐烈,但是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心有不安。

    北唐烈思伫良久,正犹豫不决之际,眼神暗沉的近乎吓人。

    北唐忠哈哈大笑:“我的好九弟啊!你当初借我之手利用顾卿想要杀害萧引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犹豫不决啊!”

    闻言,顾卿脸色一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上次萧引救自己根本是别人设计好的?

    北唐烈看了眼北唐烈一言不发暗沉如水的样子,顿时了然于胸。阴阳怪气的说道:“原来你还不知道啊!你可知杏林园为什么会遇刺?根本就是北唐烈设计好的,为了让人捉走你,引诱萧引来救,趁机杀了萧引。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他阻止这样做,但是事后被我弄巧成拙,反而成全了他。虽然萧引没死成,但是萧引和蒋成那个老贼反目,现在南朝上下的处境也十分微妙。这么说来,你也算帮我一个大忙,毕竟我要登位,有这么多可怕的隐患确实不安!”

    北唐忠笑的有些玩味,然后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