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长点记性

    北唐忠一时间也拿捏不准她的话,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冒出个前朝郡主,而且从未听闻!北唐忠从鼻腔发出轻蔑的“哼”声:“你说你是前朝郡主本王就相信你了?本王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要多,想要戏耍本王,还是再等等吧!”

    顾卿无所谓的笑了笑:“我知道你肯定不信,但是有一个东西你一定知道!你身为忠王,应该知道萧引手里有天才地宝的鸳鸯笛吧?”

    “知道又如何?”

    “萧引不知道南宫无忧还活着,如果得到了我这个南朝郡主,复辟南朝不就是师出有名了吗?所以,他为了让我复辟南朝,所以给了我鸳鸯笛!”顾卿从怀里拿出莫忘笛。

    北唐忠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正想上前拿来观看,却被顾卿灵巧的躲开,塞回了怀里:“如果王爷还不信的话,那我也没办法!当初张妈妈历经千难万险的将我带离了皇宫,同时也带出了这份龙腾图。我们一直躲躲藏藏,直到北周入驻南方,一统南北朝。正好遇到了被丢弃张家村的庶女顾卿,这才掩人耳目将顾卿杀了,来了个偷梁换柱。”

    顾卿说的有鼻子有眼,还意味深长的看着北唐忠,他就不相信自己说的这么合情合理他会不相信!他性子多疑,哪怕是假的也会去求证的,更何况这是个真的故事,只是顾卿不知道罢了。

    北唐忠眼眸闪烁,确实被顾卿说的有些动摇了。主要是萧引的鸳鸯笛让北唐忠相信了大半,因为这个笛子十分珍贵,而且代表着萧引的身份,这么轻而易举的给了顾卿,也让北唐忠相信了几分。

    但是北唐忠是个老人精,反而不急不缓的说道:“本王怎么知道这不是你们串通一气给本王设计出的陷阱?”

    如果自己等人去了张家村,惨遭埋伏,那可怎么办?

    顾卿笑了笑:“既然如此,那么王爷大可去查!去查查六年前顾卿落水是不是有猫腻!而且王爷如果担心我和李墨萧引串通好,特地为你安排的这一出戏,王爷也是太多虑了,我可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而且王爷的眼线遍布京城,李墨萧引等人有什么大的动静,王爷岂会不知?”

    北唐忠这才拿另外一种目光看着顾卿,难怪陈曦会这么担忧,不论是才情惊艳的傅瑾,还是如此睿智的顾卿,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自信的光芒,仿佛冉冉升起的太阳,光辉动人。

    尤其是坦然自若的神情,和灵动的眼睛,让人觉得眼前一亮。

    即便没有倾国倾城的容貌,却也足以让任何人动心了!

    北唐忠深深看了眼,对着顾卿左右护法耳语了几句,那两人就领命下去,估计是去查六年前顾卿落水的事情去了。

    北唐忠有了继续聊下去的兴致,坐在太师椅上悠闲自得的喝了一杯茶:“如果你说出龙腾图的藏匿地点,也许我能放你们一条生路。你也知道本王只是想的到龙腾图而已,你乖乖说出来,不仅明日李墨萧引等人不会白白牺牲,而且我也能放你们走。”

    顾卿笑的更加开怀了:“我当然是想离开忠王府,可是我六年前不小心撞坏了脑子,实在不知道自己放在哪了,王爷带着我这个半死不活的残败之躯去一趟张家村,想必也没什么吧!”

    北唐忠倒是没说话,似乎深思什么。不一会左右护法跑了过来,在北唐忠耳边神秘兮兮的说了两句话,北唐忠这才深深地看了顾卿一眼,看了是确认无疑了。北唐忠站起身子:“既然如此,还要请静郡主和我走一遭了。”

    顾卿娇弱无力的扶着傅景落:“不知道我能不能带一个人呢?要是傅景落不在我身边,万一我半路死了怎么办?”

    北唐忠不咸不淡的看了一眼:“走吧。”

    顾卿有些激动,没想到真的成功的骗到了北唐忠。没想到一时激动导致气血翻涌,一口气没提上来,猛地咳嗽了好久。

    傅景落有些心疼的拍拍她的后背:“你在玩什么?”

    顾卿顺了气,狡黠一笑:“玩个好玩的!”

    就在他们离去的时候,突然一个人影随着和黑夜淹没,眨眼消失不见。

    北唐忠倒还算有人性,给顾卿二人弄了一辆马车,一路上也没怎么劳累奔波,只不过颠簸的顾卿有些撑不住。

    傅景落撩平衣角:“你靠在我的身上会好一些。”

    现在生死关头,顾卿也不拘谨,直接靠了上去,有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傅景落面色一怔,随意化为无限春风。一手撩动她鬓角的发丝,说道:“不会的,我不会让你死的!累了就睡一觉吧,睡醒了也就到了!”

    顾卿轻轻点点头,神经紧绷到现在,也是要放松放松了。

    傅景落有些心疼的看着顾卿,却不敢伸手去触摸,良久才慢慢的收回手,只是轻轻的拍着顾卿的肩膀,看着她沉沉睡去。

    终于到了张家村,顾卿被傅景落叫醒,便撑着身体下了马车。北唐忠这次带了许多人,而且各个都是身手不凡的高手,黑压压的铁装素裹,顾卿完全有理由怀疑他是不是将王府的近卫军全部拉过来了。

    北唐忠走到顾卿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