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冥阴节

    “我们到底造了什么孽啊!怎么会惹上这个煞门星啊!顾卿,你干脆杀了我们算了,我们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王氏看着王小花胳膊上的鲜血眨眼的功夫就染红了衣服,知道她失血过多不及时就医恐怕也没有生还的可能了。

    顾卿整个人支撑不住的趴在傅景落的身上,傅景落的声音融合在那尖声利语当中,显得分外清晰。“不要去想不要去听,人各有命,这就是他们的命。”

    北唐忠看了顾卿一眼,有种被人戏耍的感觉,顿时气得挥刀,王氏母女便双双倒在了血泊之中。

    顾卿张大了嘴巴,不敢呼吸,生怕自己的热泪全部落下,心中只有一个念想:赛半仙,你怎么还不来?

    北唐忠拎着血淋淋的大刀,指着傅景落:“看来你是想看着你的小情人死在你面前了?”

    顾卿浑身一震,猛地抬起了头,下意识的推开傅景落,死死地护在了身后:“北唐忠,你想干什么?”

    “给你长点记性!”北唐忠额头上青筋直跳,被这丫头戏耍,满腹怒火。

    他正提刀气势汹汹的就要过来,没想到天空突然惊现滚滚天雷,天色正欲亮,没想到铺天盖地的乌云转眼而来。

    一道忠厚的声音踏着天雷而来,带着满腔的怒火而来:“敢动我的人,想死还是不想活?”

    顾卿长输了一口气,她下马车前打开的第三个锦囊竟然只有一个字“等”!这才不得已拖延时间,没想到竟然害死了王氏一家。

    鹤发童颜的赛半仙踏着近卫军的脑袋,从远处飞来,降落在顾卿的身前。赛半仙立即探了探顾卿的脉象,然后感激的看了眼傅景落:“小子天青镯的恩情老朽记下了!”

    傅景落微微皱眉,没想到顾卿身后有这么强大的援手难怪坚持不懈的非要过来。

    北唐忠的脸色剧变,也是看出了赛半仙不好惹,倒立着冷眉问道:“老先生是什么意思?”

    “我没时间陪你们玩,赶紧给老朽让开,否则别怪我无情!”

    北唐忠被顾卿戏耍一通,脸色变得深沉,愤怒的说道:“本王看是你们找死!你们区区几人,伤的伤残的残,还想抵得过本王几百的近卫军?”

    “今日刮得可是东南风。”赛半仙嘿嘿一笑。

    “什么意思?”北唐忠心头一颤,不明所以的问道。

    赛半仙突然从怀里拿出一个东西。直接朝着北唐忠扔了过去。大刀一挑,里面的白色粉末全部掉了出来,东南风一刮,全部朝着北唐忠方向飘了过去。

    “保护王爷!”众人惊呼,北唐忠也立刻发现不对劲,发现裸露在外的肌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

    等白粉散去,哪里还看得见顾卿等人,北唐忠暗自咬牙,只能说道:“撤退!”

    傅景落抱着顾卿一路跟在赛半仙的身后,看着顾卿气息越来越弱,他紧张的问道:“怎么样才能救顾卿?”

    “等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再说,顾卿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赛半仙急忙问道。

    “顾卿听到了北唐烈和胖和尚的对话,知道了北唐烈利用她保护陈曦的事情了!”

    赛半仙脸色凝重,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北唐烈明明知晓了一切,为什么还会搞成这个样子?

    前面的赛半仙想不通,正沉默不语,突然面色凝重。两人离开京城,却不想赛半仙突然停下,冷喝一声:“跟了那么久也该出来了吧!”

    北唐烈缓缓从树丛中走了出来,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傅景落怀里的顾卿。

    “先生好久不见?”

    “老子现在很不想见到你,瞧瞧你办的什么事!我们一脉向来护短,你最好给我早点消失,否则老子打的你满地找牙!”赛半仙哪里还有半点猥琐的气息,十分不满的看着北唐烈。

    北唐烈冷淡的扫了一眼:“多谢先生指点迷津,否则晚辈将会犯下毕生大错。”

    “感谢完你也可以走了。”

    “我会走,顾卿留下!”北唐烈字字铿锵的说道。

    赛半仙彻底暴走:“胖和尚没有用,打不过你,不代表老子打不过你,你伤害了我徒弟我徒孙还指望我让你带顾卿离开?”

    “先生当初化身为道士出现在王府为的便是掩人耳目,既然有意成全我们,现在为什么还要为难?”北唐烈深邃的眼眸绽放朵朵幽莲。

    赛半仙推了傅景落一把:“赶紧带着顾卿走,这里有我!”

    傅景落深深看了一眼,便点足飞去。赛半仙这才正视北唐烈,突然叹了一口气:“你和顾卿还真是虐恋,她以为你欺骗了她,从头到尾都是利用她保护陈曦的棋子,她根本接受不了。”

    难怪……

    难怪顾卿会离开!

    北唐烈松了一口气:“那还请老先生成全,当初能告知顾卿的身份,现在更没有理由拦着我!”

    “怎么没有理由!顾卿全看着天青镯和傅景落的内力吊着命,根本不能接受任何刺激。眼看着皇陵开启在即,你们皇子夺嫡,难道还要牵扯到顾卿吗?”

    北唐烈无话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