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生死较量

    萧引眉头猛地一皱,和李墨走在了一起,看着对面阴冷暗沉的北唐烈。“北唐烈,你要想清楚了,为了这个女人到底值不值得,她根本就不是南宫无忧!”

    陈曦脸色剧变,小脸惨白:“萧引,你胡说什么!”

    萧引一下子沉默了,如果现在说出陈曦的真实身份,无意是给顾卿带来了灭顶之灾。但是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不由让他直皱眉头。

    生死攸关,他闭了嘴。

    男人的恩怨这一战就结束吧,顾卿,但愿这不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北唐烈漠然冷视这两人,冷冰冰的话语溢出薄唇:“她是南宫无忧也好,是陈曦也罢!她是我花费了六年时间不顾生死救下来的!她是我的,为了救她,本王会不惜一切代价!”

    李墨微微沉敛,说道:“那么就开始吧,既然我们之间必然分出胜负!不仅是为了楚荆和顾卿,也是为了楚家百年昌盛!”

    萧引也转眼淡然:“好!北唐烈你和我本来就欠一战!李墨兄,北唐烈想必身体尚未复原,这次我捡了个便宜!”

    李墨点点头,死死的盯着傅匡。萧引故意将傅匡留给自己,实际上是为了成全他。李墨咬牙说道:“好!”

    不知道是谁先动了,眨眼便是电光火石,擦枪走火。

    无声的战争,瞬间点燃。

    陈曦看着面前眼花缭乱的人群,已经分不清哪个是北唐烈的身影了。她的心狠狠的揪起,担忧的四处张望。北唐忠冷眼旁观,眼底竟是火热。

    这长长的大殿上面,便是龙椅,炙手可热,唾手可得!

    北唐烈对阵萧引,他现在受伤根本不是萧引的对手,几次狼狈闪退,黑袍沾上血迹,显得越发鲜艳。

    萧引眼露凶光,步步紧逼,招式犀利:“北唐烈,你可知道顾卿为了你受了多少苦!”

    北唐烈一个措手不及,后背上紧紧挨了一掌,身子踉跄数十步,直到墙根才停下。他转身冷眼看着萧引,一抹鲜血溢出唇瓣。指腹微动,血液晕开出一股浓浓的铁锈味。

    他眸色深寒,满是不悦:“本王很乐意听听你这些年因为本王的追杀受了多少的苦,这样也许会让本王觉得自己确实丧尽天良。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心疼顾卿,她是我的人,要心疼也是本王心疼!”

    萧引怒极,勾唇邪笑:“事到如今你还腆着脸口口声声说心疼她,她身上的痛哪一处不是你赐予的?北唐烈,任何人都有资格,唯独你不行!”

    他一掌成爪,雷厉风行不带犹豫的刺了过来,直中北唐烈的心门。

    北唐烈面色冷峻,身子侧过,但是萧引实在是太快,那一爪直接扣在了北唐烈的肩胛骨上,仿佛要将他整个肩膀卸下来一样。

    就在此时,突然传来一道破空声。

    白色匹练突然飞来,打在萧引的手上,她赶忙收手。

    萧引挑眉玩味的看着突然闪身出现在北唐烈身前的陈曦,笑的有些诡异:“你就是和蒋叔接头的黑衣人?也是我的师妹?蒋叔另外一个得意门生?”

    陈曦冷冷看着他,没有直面回答:“我不会让你伤害他的!”

    “呵!蒋叔,你如果知道自己养的一条狗终于变成了一条狼,反咬一口不知道他会不会心痛?”

    蒋叔闻言,古怪的看了过来。

    陈曦笑了,一张倾城倾国的脸显得有些狰狞:“我是反咬一口,你问了顾卿还不是如此?”

    “所以你明面上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南朝,实际上已经开始帮着北唐烈算计我们了是吗?你故意给北唐烈出谋划策,利用顾卿来诛杀我。再故意通风报信说北唐烈用计杀我,趁我和蒋叔纷争的时候,趁机下黑手,害我重伤……为的,就是成全北唐烈?”

    他一字一句说的清晰无比,声音清扬带着满满的笑意,在这刀剑争鸣声中显得有些刺耳。

    事到如今,陈曦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点头承认:“没错,我根本不在乎什么南朝,我只要和北唐烈在一起!”

    萧引笑了笑,一手扶额,眼神越过陈曦落在了北唐烈的身上:“你玩弄女人的感情比谁都要完美!现在你的目的终于达到了,既然如此,我便送你一程吧!”

    陈曦还没明白萧引意味深长的话语,便一脸严肃,因为萧引来势汹汹,疯狂的气劲涌来,竟然比刚才还要可怕。

    她来不及多想,急忙应战。

    一时间场面混乱无比,北唐忠眸色渐渐深了,已经顾不了那么多,猛然喝道:“陈曦,还不给本王将龙腾图抢过来!”

    北唐忠的人马一加入,大殿拥挤,萧引和李墨的人员立马不济,血腥味越来越浓郁,让顾卿的鼻子里仿佛是塞了一团血浆,让人作呕。

    赛半仙和胖和尚一左一右站在她的身旁,看着顾卿那张惨白的面色,有些担忧。傅景落温厚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如果看不下去就不要看了,这里有我和胖和尚赛半仙就可以了。”

    顾卿担心北唐忠会对萧引李墨不利,这才和他们一起赶了过来,却不想听到了许多不该听到的事情。

    原来陈曦一石三鸟,虽是南朝的人,但是却真心实意帮着北唐烈。看忠王的样子。似乎还和北唐忠合作。她这才想起为什么两人被李流云抓去,北唐忠会那么准时的出现。为什么她重伤至此还被忠王送了回去,和北唐烈成婚。

    北唐忠安插在殿试里的人根本不是李流云,而是陈曦!

    陈曦想要杀自己,自然不会去找萧引和北唐烈,所以来个借刀杀人。

    北唐忠乘机利用陈曦南宫无忧的身份,两人不谋而合,这才是真正的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