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老大老二

    程陌和胖和尚带着两个不让人省心的孩子回到了村落,村口的李大婶笑着擦擦汗:“又捉回来啦?”

    “是的大婶,两个孩子可闹腾了!”

    “你一个女人家带孩子确实累了点,看你两个孩子长得这么皮实,我看还是要打的,你看我家虎头不乖巧的很!”

    程老二撇撇嘴,心里暗骂:“你皮实,你们家都皮实!我这么细皮嫩肉,你哪只眼睛看出我皮实了?”

    就在程老二挤眉弄眼鄙视李大婶的时候,程陌突然用紧了力气,程老二连连翻了个白眼,深深感觉这真的是自己亲娘吗?简直是谋杀啊!

    回到了家,程陌大吼一声:“关门,放胖和尚!”

    胖和尚最喜欢看程老二挨揍了,连忙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关了门,搓着手笑道:“程老二,你放心我医术厉害着呢,不会留疤的!”

    程老二脚刚沾地,连忙跑到了程老大的后面,而程老大还是一脸憨厚的样子。

    程老二惶恐的看着眼前狼笑的两个人,下意识的摸了摸屁股,那绝对又是一顿毒打啊!

    “你们不要过来啊!老大、哥哥、亲爱的……你要救救我啊!我还不想死啊!”

    程老大突然嗷嗷哭了起来:“娘,娘亲!程老二揪着我的头发不松手!”

    “程老二,你赶紧放手,伤害了你大哥,你罪加一等,我劝你早点投降,否则我打的你连你老娘都不认识!”

    “呜呜,你真的是我老娘吗,我怎么看都不像,哪有娘亲这样对待自己的女儿的?你这个恶魔……”程老二拿出自己的必杀技,哭的楚楚动人,远比程老大那个木呆子生动多了。

    但是她忘记了,在外人面前屡试不爽的招式,但是在程陌面前根本小菜一碟。

    程陌看她还是不肯乖乖就范,也没了耐心,一个脚点地,便飞到了程老二的头顶。

    程老二紧紧盯着自己脚底下的人影,吓得哇哇大叫:“完蛋了,恶婆娘要杀人了!”

    接下来,这个质朴的小院里不断地传来程老二鬼哭狼嚎的声音。

    晚上,程老二半死不活的爬到了程老大的身边,笑的贼兮兮的说道:“我告诉你,我今天看到的大叔可好看了!”

    程老大正在看书,看了眼天色,想到程陌的话,灯光昏暗看书会对眼睛不好。于是就放下书本,嫌弃的看了眼程老二:“你口味好重,连满身牲口味的大叔你也看得上!”

    程老二顿时怒了,一巴掌拍了过去,程老大梳的油光澄亮的头发瞬间凌乱,但是程老大跟个没事人一样。

    “我告诉你,我今天被恶婆娘追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坐在轿子里的大叔,可好看了呢!我以后长大了就要嫁给这样的男人,一定不能像恶婆娘那样的。”

    “双双,洗洗睡吧。”程老大端来热水开始拿着干净的巾布仔细的擦着程老二的小手小脸。

    帮程老二洗漱好,也爬上了床,趴着身子安静的听着程老二说话。有些心疼的看了眼程老二的红彤彤的小屁股,无奈的说道:“你就不要和娘亲斗了,你斗不过娘亲的!”

    程老二煞有其事的点点头:“是的,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好好对待恶婆娘!我要吓死她!”

    程老大弯起嘴角,薄薄的粉唇笑了起来。“好啊,你如果哪天不给娘亲闹事,娘亲一定会吓死的!”

    夜色渐渐深沉,程陌看了眼老大老二房间的烛火熄灭,这才蹑手蹑脚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虽然现在的生活过的很朴实,但是有了这两个活宝程陌也觉得幸运,毕竟自己这条命也算是捡回来的了。

    上一世,自己虽然是顶级大师,不还是落得个这样的地步,所以说现在也没什么不好。

    程陌容易满足,想到此处,开心的笑了笑。

    就在程陌掩门熄灯的时候,突然一抹白色衣角迅速的消失在黑夜。

    而不多时的醉仙居……

    傅景落正在雅居里面紧紧的烹茶,突然外面传来暗卫的声音:“公子,烈王爷来了。”

    傅景落动作微微僵住,随即嘴角上扬,弯起一个轻轻浅浅的弧度。他们是多年挚友,也很久没有秉烛夜谈了。“快请。”

    不多时,北唐烈便来到雅居,看着傅景落淡然如旧的模样,突然说道:“你和以前没什么两样。”

    傅景落笑了笑,给他倒了一杯茶:“怎么会不一样,五年的时光消磨太多东西了。摄政王这样忙,还有时间来醉仙居找我这个陈年旧友?”

    现如今,北唐青玉即位,老皇帝早在两年前薨逝,北唐烈水涨船高也是堂堂摄政王,辅佐新帝管理朝政。而忠王也被打发到封地,多年盘踞京城的势力一下子土崩瓦解,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前兆。

    而顾卿却彻底消失了,尸骨无存。当初北辰帝带着顾卿的尸首离去,错过了冥阴节也没有追究,一切似乎太过云淡风轻。

    她来过,一年的时间不到,没想到现在眨眼间变得烟消云散。

    北唐烈嘴角轻轻地勾起一抹笑容,像是一杯浓郁的酒,让人感到辛辣苦涩。

    “你不用回靖安了吗?”老皇帝都已经死了,逍遥侯也完成了守卫北周皇室的任务,又回到了靖安。而这个京都风云的无双公子,却留在了醉仙居,哪也没去。

    闲来时就在醉仙居煮酒烹茶,日子也算是清闲,但是未免清闲的太过安逸了。

    “这里挺好。”他淡淡的笑,惊起无数风华。

    北唐烈勾唇,笑的意味深长:“是这里好,还是这里有顾卿好?你每个月都会出去一次你以为本王不知道吗?你到底把顾卿藏到了哪?”

    傅景落只是笑,反而说道:“你的茶凉了。”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