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去救人

    程陌狐疑的看着他,他一脸焦急,油光澄亮的脑门上沁满了汗水,程陌顿时疑惑的问道:“怎么了?这么急?”

    把她拖到了外面的院子,胖和尚才面色严禁的说道:“程丫头,我有件事需要你帮我去完成。”

    程陌皱起娟秀的眉头,一张干干净净的小脸满是放大的疑惑:“什么事啊,这么神神秘秘的!”

    “去京城烈王府,帮我救一个叫北唐烈的人!”

    “北唐烈?这是谁啊?”

    就在程陌疑惑的时候,屋内传来程老二憨厚的声音:“北唐烈,先帝九子,年仅十六被封烈王,赐府邸。元得二年,新帝即位,被封摄政王……”接下来的一柱香的时间里,老大将北唐烈的祖宗十八大顺便刨了出来慢慢问候。

    程老大不愧是读书的,竟然一字不落的介绍下来,程陌在心中默默地给自己的儿子点了个赞!

    胖和尚也满是赞许:“没错就是他,你要是不去救他,那他就真的完蛋了!”

    “什么意思啊?我又没跟着你学医术,我怎么可能救得了他?”

    “不需要医术,他这个是心病!他受了极重的内伤,必须你的青莲决才能治好,你的内力是全天下最温和的内力,只有青莲决才能温养他的血脉,否则就一命呜呼了!”

    “我不去!”没想到程陌想也没想,直接摆摆手:“他死不死管我什么事情,我不过一个家庭主妇,我怎么还跟皇室朝廷扯上关系了?”

    “程陌!”胖和尚在后面怒吼一声,吓得程陌顿住了脚步,颤抖的转过身看着胖和尚满脸的怒容。一脸横肉颤抖吓得程陌心凉凉的。“你想干什么啊?我可是良民啊!”

    就在一瞬间,胖和尚突然转脸,一下子跑到了程陌的身边,抓着她的胳膊笑嘻嘻的说道:“你就当帮我这个忙,好不好?你看我这些年教程老大学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就可怜可怜我吗!”

    程陌被他吓了一跳,连忙嫌弃的推开胖和尚油光满面的脑袋瓜子。疑惑的看着他:“你什么时候和这样的人物扯上关系了?我去几次京城都能听到他太多的负面新闻,你是不是欠人家钱了?”

    没想到胖和尚一改面色,大吼一声:“对!我就是欠他钱了!你要是不去救他,那我就死定了!”

    “不救,那是你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要去你去,我还要送两个孩子上私塾呢,我也不容易啊!”

    “你到底要我怎样你才能答应?”胖合上泄气的说道。

    程陌本来转身欲走的身子突然转了过来,一脸奸笑的看着胖和尚。胖和尚如临大敌,连忙捂着胸口,一脸警惕的看着程陌:“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别乱来啊!”

    “程老二说看到你藏私房钱了,全部给我交出来!你这么厉害的大夫,平常又那么抠门。你又不娶媳妇,省下来的私房钱应该也不少了!今天全部给我当诊金,这样我我就答应帮你!”

    胖和尚委屈的瞪着找不到眼睛的一条缝,然后哭道:“遇人不淑啊!”

    古人总喜欢在夜黑风高的时候干事,不仅方便而且刺激!程陌飞檐走壁,拿着胖和尚给的地图,然后轻车熟路的走了进去,半点不认生的摸索到了北唐烈的寝殿。

    这个摄政王十分古怪,自从五年前先后娶的王妃一死一失踪后,从此这个烈王似乎对女人失去了兴趣,不仅将府里的女人全部打发走了,而且性子越发的古怪。

    新帝即位,雷霆手段,不带一丝痕迹的铲除了忠王余党。到底是手足啊,竟然狂风扫落叶一般,不留余地,果然是大周的战神,真狠!

    抬眼看了下上面的牌匾,大篆刻写这“逐鹿殿”三个字。程陌一个闪身就溜了进去,她的轻功就连胖和尚都追不到,可见是多么的厉害。

    北唐烈正在东偏殿,一个人坐在床上思绪慢慢防空,总感觉顾卿还在这里,她的一颦一笑都那么清晰。

    突然,传来一道空灵的声音,他打断的沉思收了回来,眸光深邃的看着窗户边那个灵动的女子。

    “你大晚上不睡觉,跑这边来干什么,可让我一顿好找!”程陌鄙视的看了一眼,身子眨眼睛来到了北唐烈的身边,在他身上连连点穴。

    程陌二话不说直接抓住北唐烈的手腕,纤细的手指有暖流经过,行过他的四肢百骸。顿时惊讶的皱眉:“怎么内息一团糟,你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北唐烈被点了哑穴,根本没法回答,没想到自己今日被一个看似瘦弱的女子擒住,而且毫无返还之力。只是因为,她的眼睛……

    明明不一样的两个人,但是眼睛却那样的相似,尤其是她笑起来的时候。

    知道她对自己没有伤害,心也慢慢沉下,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个时辰过去,程陌满头大汗,没想到这内伤这么难治,还要用自己的内力帮他修补经脉,奶奶的,才区区一百两,程陌就把自己卖了。

    程陌滚下床,然后走到北唐烈的眼前,细瞧了一眼,差点倒吸一口凉气。我的妈呀,好帅的男人啊!而且,好熟悉啊!

    剑眉凤目,挺鼻薄唇,这些都不重要!

    程陌上下其手,摸摸他的胸肌肩胛,顿时两眼冒起了绿光,真是好身材,绝对是好裸模!

    二话不说,直接扒光了!

    程陌顺手的即兴画了一幅,喜滋滋的晾在那。然后古怪的看着床上的男子,解开了他的哑穴。“我是来救你的,你理应回报我,我给你画画是独家珍藏,不会泄露出去的,所以你放心好啦!”

    没想到北唐烈却淡然一笑:“没事,你喜欢就好,欢迎下次还来。”

    程陌本来已经准备好一肚子狠话,毕竟自己还要再来,早就想好,下次来的时候将裸画交给胖和尚,如果自己回不去,摄政王的脸面也别想要了!

    可是,没想到北唐烈却语不惊人死不休,竟然说出这么一句。

    欢迎下次再来,那是个什么鬼?

    “你救了我,我本来就应该报答你,难道不应该吗?”传说中冷血无情的摄政王此刻竟然扬起三月春风般的笑容,温和的对她说道。

    程陌惊恐的瞪大眼睛,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受宠若惊!

    “啊?对,是应该的,你有这样的觉悟,我很欣慰!”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