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太像了

    程陌早上睡醒的时候,程老大已经准备好早饭。程老二撇撇嘴,大眼睛滴溜溜的乱转:“这个恶婆娘最近怎么了,怎么一下子变成了富婆,竟然让我们天天八个菜,真是厉害!”

    程陌在她脑门上拍了拍,恶狠狠的道:“吃着老娘给的东西,还在说着老娘的坏话,你是想死还是不想活?”

    程老二脸色顿时僵硬,没想到这个女人武功见长之后,走路也悄无声息,真是个恶婆娘!

    程老二变脸也十分的快,圆圆的大眼睛完成了月牙状,抓住程陌的手开始撒娇:“亲爱的娘亲,饿了吗?赶紧尝尝您儿子给你做的饭,真的是充满了爱心,我都被感动的哭了!”

    程老大呼啦喝完最后一口小米粥,憨厚的拿起了两个肉包子:“双双,说好了我煮饭你洗碗,记得乖乖洗碗,我去看书。”

    程老二瞪了他一眼:“洗碗就洗碗!”

    程陌吃着早饭,然后突然叫住老大,细细的看了两眼:“哎?我怎么感觉不对劲啊?你们两个小子似乎像一个人啊!”

    程老二冷笑一声,嘲讽的看着程陌:“老娘,绝对不可能有人和我们长得像的!我们的美貌已经是天下无敌,无与伦比,怎么可能像我们呢?”

    程陌拧起她的耳朵:“你这么直白的说自己好看,这合适吗?”

    程老二虚张声势的喊疼,然后勾住老大的脖子,两张粉雕玉琢的小脸长得一模一样,吹弹可破的肌肤,看着让人忍不住掐一把。

    “你瞧,你这么好看的儿女哪里去找?”

    程陌鄙视的看了眼:“好了,你别给我龇牙咧嘴的,我好好看看!”

    程陌越看越不对劲,怎么感觉这两个娃娃越看越像摄政王?虽然眉眼稚嫩,没有那么英气,但是程陌画了这么多年的画,一眼能看出外貌结构。

    这半个月下来,程陌每次看到北唐烈都觉得熟悉,原来和程老大程老二长得这么像!

    怪事!

    程老大看着程陌紧锁的眉头,有些不解的问道:“娘亲,你怎么了?”

    程陌笑了笑:“老二,带着老大去玩,别欺负他。”

    程老二瞥了眼:“我欺负你了吗?”

    “双双从来不欺负我!”小家伙义正言辞的说道,脸色无比认真。

    程陌越看老大板着脸的样子,越觉得和北唐烈有几分像,心中的疑惑渐渐放大。胖和尚是最了解自己这副身体的人了,也不知道她以前和北唐烈有没有关系?

    她不过是个乡野村妇,穿越而来骨瘦如柴,显得肚子大的不像话。程陌觉得自己刚穿越来就要死掉了,没想到硬是被胖和尚从鬼门关拉回来了。

    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他轻描淡写的揭过,程陌也不想追问,反正自己在这里身边有老大老二已经很满足了。原主发生了什么自己根本不在乎,可是……

    一想到两人渐渐重合的脸,程陌就有些担忧,万一真的牵扯了什么,那可怎么办?程陌不禁看向门外,两个小家伙正在树荫下乘凉。

    老大乖巧的坐在凉椅上,虽然已经是八月金秋的月份,但是还有些闷热。手里拿着一本书,正看得仔细。

    程老二觉得没趣,趴在矮几上,无聊的扫了一眼老大手里的书:“老大,今天恶婆娘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有点奇怪。”

    她魔爪伸向程老大,然后扳正他的小脸,粗鲁的扒拉了两下,左看看右看看:“哎,我也觉得你有点像我那天看到的帅大叔哎!你说我们是不是很大众脸?在人群里一眼都找不到的?不应该啊,我长得这么如花似玉、倾国倾城、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程老大嘴角抽搐,然后从怀里拿出几个铜板:“双双,你老说你比我聪明,那你说说我这几日看的书都说了什么?你如果答对了我就给你买糖葫芦!”

    程老二嫌弃的瞪了一眼:“我比你聪明是事实啊!你这几天天天拿着国策,你当我眼瞎吗?”

    说罢,一把夺过老大手里的铜板:“国策,国家之策。一国之道,天下之法,有法者皆是人上人……”

    小院里传来小女娃稚嫩的声音,停顿的当、跌宕起伏。程陌不自觉走了出去,坐在水井边听着程老二背书。她小脸上洋溢着得意洋洋,仿佛是信手捏来一般。

    程陌不禁欣慰,这孩子是个天才,像她!

    程老大嘴角甜甜,笑得十分开心。

    不一会,冗长的国策就被她流利的背了下来,然后程老二不满意的伸着如玉的小手,软软的手心朝上:“老大,我还想买糖糕,你的钱不够。”

    程老大乖乖的从怀里又掏出了几个铜板,轻轻笑了起来:“都给你,但是不可以今天全部花完,小心牙齿有虫子!”

    “恶婆娘说的话你也信?”程老二喜滋滋的收下:“我去找汤婆婆去买糖糕!”

    程陌端着板凳又到了老大身边,笑道:“你这么宠着老二,不怕把老二宠坏了?”

    程老大从来都是老二身边的跟屁虫,什么都陪着老二,甚至在程陌眼里,只怕他比自己还要疼爱老二。她相信自己的儿子聪明着呢,只是在老二面前心甘情愿的被她欺负罢了。

    老大笑了笑:“娘亲也很宠爱双双啊,否则怎么会让她一次次胡闹。娘亲每次都说要打双双,可从来都是用了巧劲舍不得打的!”

    “哎呀,你的青莲决学到第几重了,竟然看的这么透彻?”程陌满含欣慰的捏着他粉嘟嘟的小嘴巴,觉得手感超级的好。

    程老大只是憨厚笑着:“但是我更喜欢医术,这样娘亲和双双都不会生病了。”

    程陌内心划过暖流,有这么两个孩子是她最大的福分!她紧紧的搂着程老大,笑了笑:“其实刚准备做一个娘亲的时候,真的很害怕,但是现在我很高兴。有你和老二还有胖和尚,娘亲就觉得很满足了。”

    “娘亲,我和双儿永远和你在一起的。”

    程陌眼睛湿润,不愿意让老大看见,将他紧紧搂在怀中,热泪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她极力忍住眼泪,第一次想到了他们不知是谁的父亲,万一……真的和北唐烈牵扯上关系,然后千丝万缕的源头出来,真的找到他们的爹,那可怎么办?

    想想就很可怕,在这古代,孩子本来就应该是男方的,自己可没有任何优势!

    程陌心中打定主意,今晚干脆一次性将他的内伤调理好,哪怕放几碗血她也愿意!

    夜色朦胧,程陌轻车熟路的来到了逐鹿殿,东偏殿亮着灯,似乎等候着她过来。

    程陌习惯性的走窗户,也不知道是不是做贼心虚的习惯,反正总感觉大晚上偷偷摸摸到美男房间,还是爬窗比较安全。

    没想到,刚跳进去,程陌就一屁股跌在桌子上。看着眼前好大的一盆缩小版的金桂,自己一屁股坐了下去,差点将坛子压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