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小皇帝青玉

    北唐青玉自从即位之后,性子变得冷静沉着,不苟言笑,不怒自威。虽然才十三岁,但是政客的手段,已经让人望而生畏。更何况身边还有摄政王辅佐,朝中上下无人不信服。

    现在,却对一个陌生女子露出笑容,简直是匪夷所思。

    程陌没感受到自己一个不行礼,后面众人心中早已猜测万千。

    走到窗前,她才知道胖和尚说的一点不重,如果自己晚来一步,北唐烈的命只怕真的没了。

    一手把上脉搏,里面内息简直乱到一塌糊涂,竟然还有另一股强劲的内力在体内没有头脑的四处乱窜,简直是要人命啊。

    她的眸色越来越深沉,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眉心紧蹙的北唐烈,心,竟然不受控制的疼痛了起来。很痛很痛,痛的难以呼吸。

    就是这彻骨心扉的痛,让她的意识十分的清醒。

    北唐青玉在身后问道:“怎么样,我的皇叔还有没有得救?”

    程陌根本不理睬,满脑子都是床上得北唐烈,对于北唐青玉的话更是置若罔闻。一道精纯的内力行过四肢百骸,发现比想象中还要糟糕。

    毫不犹豫从怀里拿出了匕首,身后的御林军更是如临大敌,一个个奋不顾身的挡在了青玉的面前。青玉正想看看程陌如何医治,没想到前面一帮不长眼的狗奴才全部挡在身前为表衷心。

    一脚踹走一个,青玉拧着淡色的眉毛喝道:“全部给朕滚出去,没有吩咐不得进来!”

    众人连忙灰头土脸的撤了出去,心中都惊讶,为什么皇上的性子这么喜怒难猜?

    程陌根本听不见任何杂音,现在只是想着如何救活北唐烈才是正经。她放了一碗血液,然后皱眉看了看薄唇紧抿的北唐烈,咬咬牙,仰着脖子喝了一大口。然后,唇对唇,慢慢渡了过去。

    眼看着程陌就要上床疗伤,胖和尚突然说道:“你们去碧波池吧,那里的药汤对他有些作用。”

    程陌想也没想便答应了,他身边的近侍连忙上前将北唐烈背起,火速赶往了碧波池。

    程陌刚踏入碧波池,一股久违的熟悉感扑面而来。她明明第一次来这个地方,虽然早有耳闻,但是的的确确是五年来第一次来。

    可是……这光滑的大理石地面,还有两边的夜明珠,里面的圆形大池,两岸的屏风……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过诡异!

    近侍走上前,突然在她面前单膝跪下:“程姑娘,我家王爷就拜托了!”

    程陌紧紧盯着面前的人,然后心脏似乎漏掉一拍,这个人看着也很面熟。“我会的。”

    她郑重的说道。

    踏月心里长长舒了一口气:“能见到你,真好。”

    程陌惊讶的看着他,不懂他没头没脑的一句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时间紧迫,程陌没有迟疑,穿着衣服慢慢下了水池。

    乳白色的汤药没过膝盖,两人盘膝在石阶上做好。程陌凝聚内力拍在他的背上,闭眼宁定心神的前一刻,她还紧紧的盯着他后背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有一条十分骇人竟然斜穿了整个后背,看着十分狰狞。

    眼睛慢慢闭上,一滴晶莹的水珠慢慢滚落,不知道是水蒸气还是……眼泪。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样宁静到忘记时间。

    程陌慢慢的睁开眼,适应了昏暗的光线,看他面色缓和了许多,才放心的想要上岸。

    “你来了。”

    没想到一直昏迷不醒的北唐烈竟然开口说话,他的声音低沉暗哑,仿佛极力隐忍着什么。

    程陌点点头:“你的伤暂时稳了下来,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了,只要这几日不要动内力就可以了。”

    “你还会来吗?”他问。

    程陌突然有些害怕:“不来了吧,你的伤只要自己慢慢调息,慢慢温养就可以了,不需要我了。”

    “可是……本王需要你啊!”他突然从水里站了起来,紧紧的抱住了程陌。受伤手包扎着白色的纱布此时已经沁出血珠,一滴滴如落日残阳一般耀眼。

    “你……”程陌惊讶的合不拢嘴,连忙后退三尺。因为逃得太快,差点跌倒,但仍旧迫不及待的离去。程陌惶恐的看着他:“你不要过来!”

    北唐烈真的站在那,不在过来,只是定定的看着她。

    眼眸里闪过什么,但是太过深邃,程陌一时难以看懂。

    “我知道我们之前有些什么,但是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了对不对?而且我听闻烈王从来不缺乏女人,五年前更是无数风流债,我想就算我和王爷有些什么,也是一次的风流韵事,想必王爷也不会记挂!”

    “你说什么?”北唐烈发现她越是说下去,越是变味,不由眉头一簇,冷声问道。

    看到他不悦的刚硬棱角,程陌笑了笑:“据我所知王爷只有两个妻子,先后亡命失踪,还有一个妾侍早早离去,其他的连个名分也没有,我想王爷也不会记起什么吧!”她到底和北唐烈是个毛线关系啊!是个暖床工具也不至于现在这个样子吧!搞得她心怕怕啊!

    在程陌的潜意识里面,自己肯定是北唐烈的暖床工具,后来不知怎么的知道自己怀孕了,被北唐烈知道毒打了一顿。以为自己死了,没想到自己竟然活了下来,还成全了程陌。

    如果不是说北唐烈毒打自己,那么程陌还真不知道自己穿越而来那一身伤是怎么回事了。

    北唐烈突然冷冷勾唇,笑容在迷雾中变得支离破碎。他一字一顿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