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给你生了两个娃

    程陌听完萧引的话,小嘴巴惊讶的合不拢嘴,她无辜的指指自己的鼻子,狠狠地吞了吞口水:“你说我是前王妃?”

    萧引点点头。

    程陌又很惶恐的说道:“我的前夫是北唐烈?”

    萧引继续点点头。

    程陌顿时觉得自己的生命昏天黑地,有些接受不了。她本以为只是露水情缘,没想到竟然是有证驾驶。发乎情止于礼,那么两个孩子他是有权利要回去的。

    程陌想想也是醉了,她在他们口中知道的不多,仅仅知道自己从太湖落水,诈死过后被北唐烈囚禁,然后不满北唐烈狼性对待,这才带着孩子逃跑了。而胖和尚至始至终都是她的师父,她身边的张妈妈也已经死了。

    傅景落看着她愁眉苦脸的样子,心里闪过不忍:“在想什么?”

    程陌抬起皱巴巴的小脸:“想着携款潜逃?”

    正说着,没想到门被人一脚踹开,北唐烈森寒的声音即刻响起:“你是不可能逃得出本王的手掌心的。”他苦心等候五年,怎么会再让这个小妮子跑掉?

    程陌第一反应竟然是很没出息的逃跑,面对两个萌宝的正派爹爹在此,程陌想也没想然后从窗户翻了下去。北唐烈嘴角轻扬,似乎早已料想如此。然后优哉游哉的站在窗口,冷眼看着下面狼狈包围在人圈里的程陌。声音清冽:“好玩吗?”

    程陌一跳下来,四周黑压压的王府侍卫转眼压来,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程陌吓得有些腿软,虽然自己脚底抹油的功夫不错,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啊!

    程陌即刻告饶:“额……不好玩,我不玩了!”

    北唐烈淡漠挥手,一个个高头大汉将程陌两个细胳膊抬起,又给抬回了新的房间。

    程陌悬空蹬着两条小短腿,颤抖着声音问道:“就算我和你们王爷有什么,但是现在已经是前夫前妻的关系了,你们这是非法拘禁!”

    汉子哪里管她说什么,井然有序的退了出去还很善意的给她关上了门。

    程陌就开始摸索出口,刚爬上窗台。

    北唐烈的声音伴随着推门声传来:“下面我放了仙人掌。”

    “额……”程陌顿时缩回了腿,笑的很没有底气。毕竟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更何况还牵扯两个孩子的抚养权问题,程陌可不敢惹怒这尊煞神。然后露出狗腿的笑容:“大哥,咱们有话好好说!”

    “嗯,本王也有此意。”北唐烈嘴角凉薄的勾起,一抹笑容仿佛冬日温泉。

    这家伙绝对是大尾巴狼,前面疗伤的时候北唐烈明显是狼外婆的样子,现在终于露出本性。这个摄政王,一点都不可爱!

    两人心平气和的坐定,北唐烈点了点茶水,程陌十分顺手的递了过去。又要了糕点,程陌嘴角抽了抽,也递了过去。

    期间,端茶递水,甚至连净手的帕子都是自己递的。说实话,照顾老大老二都没这么勤快过,今日竟然被这个男人耍的团团转。

    看着他吃喝舒服了,程陌才装着胆子说道:“爷,吃好喝好了,和我商量一个事呗?”

    看着程陌殷切的笑容,他心情有些愉悦,甚至想要上前捏捏她肥嘟嘟的嘴巴。也不知道胖和尚在哪找的皮囊,比之以前好看了很多。但是,只要是顾卿,他都爱。

    “摄政王到底和胖和尚打的什么算盘,如果是想要抢回老大老二的话那就算了,我是不会给你的!”程陌表明态度,一脸的视死如归。

    北唐烈眼里闪过深色的光芒,嘴唇淡淡扬起:“如果我非要不可呢?”

    程陌瞬间炸毛:“非要不可?摄政王凭什么说这样的话,老大老二是我辛辛苦苦怀胎十个月生下来的,是我养到现在。你如果仅凭着和我做过一场夫妻,是两个孩子的亲爹的话,那你还是趁早死心吧!摄政王可以有很多女人,未来也有很多孩子,但是我只有老大老二!”

    她对北唐烈没有感情,可是老大老二是她的孩子,这五年来她已经接受了自己已为人母的事实,两个孩子倾注了太多的心血,她第一次体会到母亲和孩子那种血脉相连血浓于水的感情。

    北唐烈眉头猛地一跳,眼里闪过狂热,一把抓住了程陌的手腕,吓了程陌一跳。“喂,你干什么啊?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还想杀人灭口不成?”

    天旋地转,程陌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北唐烈纳入怀抱,鼻子砸在那壮硕的胸膛,疼的龇牙咧嘴。“喂……你干什么啊!”

    “我没想到你还给我生下了孩子,顾卿……”到最后声音哽咽,变得沉重非常。

    程陌顿时傻眼,他……他……他不知道孩子的存在?

    程陌顿时有种戳瞎双目的冲动,自己这么实诚干什么?这不是摆明了告诉北唐烈:我给你生了两个免费孩子,儿女齐全,你可以过来抢了!

    她的小脑袋晃得跟拨浪鼓似的,猛地摇头:“我刚才什么都没说,我开玩笑的!”

    北唐烈这个王八蛋,竟然在套自己的话,想想心好累啊!

    “你不记得不要紧,我记着就好,我们的孩子在哪?”北唐烈松开她,目光炯亮的看着她的眼睛。

    程陌摇头:“我才不带你去呢,孩子是我的,谁也带不走!”

    北唐烈顿时逗笑了,她以为两个孩子危险,却不知道自己才是最危险的人。因为北唐烈最在意的人,从头至尾都只有顾卿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