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屋子大了

    程陌差点乐傻了,指着自己的鼻子,笑呵呵的说道:“现在我不只是先王妃,我现在还是前朝公主了是不是?”

    “这是事实,我没骗你!”他不会告诉程陌她已经被洗脑两次,因为每一次都会影响智力的,要是被程陌知道,只怕他死的会更惨了!

    “当初我和殷月夫人好不容易将你救出来,和相府庶女换了身份,让你好安身立命不用参与是是非非。没想到阴差阳错你还是和北唐烈在一起了,当初你母后临死的时候,让你重新选择,所以殷月就想看看北唐烈是不是值得托付的人。但是……后面发生了很多事,一时间我也不能一一细说。北唐烈想要你诈死躲人耳目,却不想却让你误会深深,故此离去,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那后来娶的陈曦是怎么回事?”程陌疑惑道。

    “那人是南朝郡主,与你一般大小,北唐烈本来设计让她给你挡刀子的,结果刀子跑了,你也跑了!没办法,这孩子缺心眼!”

    缺你妹的心眼,你完全没说到重点好不好?程陌万分鄙视的看着胖和尚:“我问你,那现在为什么又让我出现在人前?既然让我躲了五年,为什么现在又出现?”

    “你大概听说了,南朝宝藏需要龙腾图打开,但是你不知道需要纯正的皇室血脉才能开启。每隔五年冥阴节寒气旺盛,正是最适合打开宝藏的时候,所以现在五年之约到了,你就算不主动出现人前也会有人找到你,所以我需要北唐烈、傅景落、萧引的等人的帮助。”

    额……她有血光之灾!

    程陌甚是委屈:“为什么不幸的事情老是发生在我身上啊!你为什么不直接把我送到北唐烈身边培养感情啊,这样我也好接受现实啊!”

    “当初是你要走的!”胖和尚无比委屈的说道,当初顾卿心灰意冷,带走的时候已经气若游丝快要死了,这才迫不得已消除记忆,她才重获新生。两个孩子都接受不了如何接受北唐烈?他们也不敢过早的暴露人前,这才不得已分开两人五年之久。

    程陌在地上来回蹦跶,指着他油光泛亮的大光头气道:“太可恶了!我一天王妃公主的福气都没享到,你们就开始折磨我!简直丧尽天良,灭绝人性啊!”

    “你们这两天不要烦我,我要换个地方好好思考人生!”她无奈的扶额,觉得有些头疼,自己不仅是先王妃也就算了,怎么现在又变成了前朝公主,扯淡的吧!

    程陌头疼的睡去,第二日胖和尚十分殷勤的出现在门外,然后指着外面的八抬大轿:“好徒儿,你说换个地方好好想想,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程陌还没反应过来,然后胖和尚已经麻利的将她的东西打包好,顺便也打包了两个小包子。

    胖和尚摇头叹气,果然消除记忆这种伤脑子的事情干多了,真的会笨的,都一柱香的时间了还没回过神来。胖和尚将程陌塞进了马车里,然后催促赶紧上路。

    马车朝着京城里去的,程陌第一反应是胖和尚有出息了,知道带着自己的宝贝徒儿来京城玩耍了了!

    然后最后马车稳稳的落在烈王府门前的时候,程陌才反应过来,胖和尚这老不死的将她整吧整吧给卖了!

    胖和尚扬起纯真的笑脸,笑容璀璨:“来!我带你去换个地方好好想想!”

    “不!你骗人!”程陌委屈的抱着车窗不撒手,似乎都不下去。

    胖和尚和她僵持了良久,在门口看的不耐烦的北唐烈冷淡的开口:“去,把她的马车给本王砸了!”

    哼哧哼哧来了四五个五大三粗的人,刀光剑影,寒光飞过。程陌只觉得脚下一轻,轻功高超平的她稳稳地落在地面,准确来说是踩在了废墟之上。

    北唐烈这回看的顺眼多了,然后挥挥衣袖:“扛回来吧!”

    黑色衣袍涌动,浮生幽莲,灿烂绚丽。

    程陌真的“八抬大叫”的送了进去,依据是自己熟悉的东偏殿。一个丫环笑嘻嘻的走上前,恭敬的说道:“小姐终于回来了。”

    看着走近的紫衣女子,程陌觉得熟悉又陌生:“你是谁?”

    “奴婢紫鸳,以前在东偏殿伺候过你。”

    程陌松了一口气,问道:“你真的伺候过顾卿?”

    “是的。五年了,小姐终于回来了,王爷也能心安了。”她是北唐烈精心培养的赤燕骑,这些年贴身保卫怎么不知道他思念成疾,甚至为了见她一面不惜伤了身子,危及性命。

    现在,王妃又回来了,一切都好了。

    程陌被关在东偏殿一天了,都没见两个孩子,急的她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不断在屋内徘徊。这北唐烈也真够狠的,到底是不是喜欢顾卿啊?她一踏出屋子竟然从天而降一阵箭雨,然后高喝一声:“姑娘请回去!”然后扔进来一个刺猬,大概意思是如果违抗,形同刺猬啊!

    紫鸳突然从外面欣喜的跑了过来:“小姐,你瞧瞧谁来了?”

    “那个变态北唐烈我不想见!”程陌十分嫌弃的说道。

    “不,是小少爷和小小姐呢!”

    程陌眼睛一亮,老大老二也来了?

    门口处,一个穿着粉色小坎里面是白色的束腰裙裾,头上戴着明亮的簪花,真的仿佛是个公主一般。而老大则是合体的湛蓝宝衣着身,显得小小身板挺拔结实。两人神清气爽的跑了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