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流鼻血了

    程陌自知失言,在人伤口上撒盐似乎不好。她便笑了笑,随便扯了一个话题:“院子里是不是种了桂花?”九月金秋,正是桂花时节。

    北唐烈的脸色缓和了许多,看着程陌的眼眸有些许温柔的荧光。“外面是成片的林子,你以前最喜欢桃花。”

    额……又不是现在的她。

    出了无忧宫,入眼的当真是一片竹林,十分大简直是看不到尽头。无忧宫深处内宫最里面,可见是皇宫有多大。北唐烈带她往一边走去,不一会就出现一小片桂花林,或是黄色或是白色的桂花点滴盎然枝头好看极了。

    程陌已经全无心情欣赏,反而淡淡的挑了眉眼,有些小心的说出口:“你喜欢的是以前的顾卿,或者说是南宫无忧,但是……你如果发现我不是她们怎么办啊?”

    北唐烈淡笑:“不可能。”

    程陌顿时哑口无言,不知道从何说起。她要如何解释自己根本就是穿越而来的呢?前面的那个人说不定已经死的嘎嘣脆了!

    算了,万一告诉他,他老婆早就在五年前死翘翘了的话,估计程陌也别想好活,能糊弄一天是一天吧。

    她两就在这桂花林……站了一天!

    再美的景色也经不起这样的消磨,关键是北唐烈还一副“你想看,我就陪你在这慢慢看”的样子,让程陌不敢开口说要回去。

    直到天色晚了,程陌觉得自己饿的要死才小心翼翼的问道:“我们能不能回去吃饭了?”

    北唐烈负手而立,暖色的夕阳打在他的身上,让他的轮廓线条柔和,鬓角有柔软的发丝,看着暖融融的一片。

    他笑,浅而迷人。缓缓伸出手,程陌这次没有任何犹豫,想也没想的伸了过去。手很大,掌心温厚,如果真的有这样的男人似乎也不错吧!

    两人像是夫妻一般,手牵手就这么愉悦的回去了。

    北唐烈还算有点人性,两个孩子还跟着她睡。程老二捧着可爱的脑袋,紧紧的盯着程陌:“恶婆娘,那个摄政王把我们关在小黑屋上了一天的课,我好难过啊!”

    “关键是……”小家伙捏紧拳头:“他霸占了恶婆娘你一天了,简直可恶!明天我打死不出这个门,老大给我一桶树胶,我要把自己黏在东偏殿的门槛上!”

    老大显得理智很多,反而关心的问道:“娘亲,他有没有为难你啊?”

    程陌现在也是丈二和尚摸不到脑袋,然后叹了一口气:“你娘我现在似乎处在一个很危险的处境。我只能待在烈王府才能安全,你们现在这安定下来,等十月一过去就好了,我相信你们胖爷会解决的。”

    和两个孩子说太多也听不懂,她没打算把自己是前朝公主的事情说出来。两个孩子只是知道程陌是当初没有死掉的先王妃。

    夜深天凉,远在西北荒凉封地。

    一个个黑铁盔甲包裹的士兵手握尖锐的长枪,锋利的枪头折射出刺眼的寒芒。

    五年的时间足够一个军队壮大,北唐忠自从五年前被打发到此,便借以征收王府护卫兵的由头,大肆培养自己的势力。

    五年前他全部心思放在北唐烈身上,却不想不是他们兄弟任何人继位,老家伙竟然讲皇位留给了北唐青玉。

    即便如此那又如何?整个大周还存在着这样的预言:得龙腾者,得天下!

    北唐忠嘴角阴冷的笑容不禁慢慢加深,站在城头上看着这些年培养的势力,也该是时候回京了!

    就在这时,一道白衣身影突然出现在墙头,只听见一阵银铃声响,那人便站在北唐忠的身边。

    “要回京了!”女子悠悠的看着远方的夜色,遥远的尽头是皇城!

    北唐忠眼里流露出对皇位嗜血的渴望,声音变得恐怖:“是啊,要回去了,本来属于我的东西都要还回来了!”

    那女子眼神冰凉,带着面纱,看不清容貌。夜风吹在白衣潋滟的纤细身躯上,更加显得瘦弱娇小。

    京城,真的要回去了呢!

    程陌趴在床上辗转反侧,总感觉自己忘了什么东西。突然猛地拍了脑门,惊呼一声:“完蛋了,我忘记给北唐烈疗伤了!”

    弄了半天才想明白自己到底忘记了什么!昨天虽然救下了他,但是那样重的内伤岂能是一时半会就好的,只有自己的青莲决才能帮他疗伤,否则他自己一个人的话要遭受经脉逆流的痛苦。

    那种痛,可是蚀骨剜肉之痛啊!

    程陌想也没想就骨碌爬了起来,程老二瞬间醒了,警惕的一把抓住她:“恶婆娘,你不会有了男人忘了孩子吧?”

    程陌顿时无语的看着程老二,这小鬼怎么还没睡!在她脑门上弹了一指,轻哄道:“乖乖的在这睡觉,娘亲一会就会回来的。”

    “不!你是不是又要去找那个男人?恶婆娘……”

    “老大,将你妹妹看好,娘亲一会就回来。”程陌心急如焚,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担心北唐烈,也许是因为占用了他老婆的身体,他的孩子,现在只是来还债的吧!

    老大手指连点,老二就彻底不得动弹,只能两眼泪汪汪的看着程陌离去。老大这才帮她解穴。老二一时没忍住,哇哇哭了起来。小小的她,抱作了一团。

    老大心疼的想要上前安慰,小家伙埋头喝道:“你要是敢过来,我一辈子不和你说话!你和恶婆娘一样坏,就知道欺负我!”

    “娘亲找到爱她的人不好吗?”老大委屈的撇撇嘴,他最舍不得就是娘亲和双双哭了。

    老二抬起头,红通通的双目满是泪光的看着他:“你懂什么!我从出生到现在恶婆娘就陪了我五年,她是我的全部,可是我只是占用了她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