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父女对阵

    程陌乖乖为北唐烈疗伤,末了见他那一日割伤的手还未好,手上的蓝色纱布还是自己上次帮他包扎的,这个人到底懂不懂如何照顾自己?堂堂摄政王竟然没个人照顾吗?现在想想才觉得北唐烈真的很寂寥。

    疗伤完毕,程陌吞了吞口水,才弱弱的说道:“你的手伤还没好,我帮你换药吧,哪里有药箱?”

    北唐烈指了指屏风后面的暗格,程陌就麻溜的走了过去,顺便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还不忘帮他拿一套。

    她十分熟稔的帮他穿衣服,根本眉头都不带皱一个的。

    北唐烈眼神有些缥缈,里面的深幽黑色早已化成池水,搅得不得宁静。曾几何时,他们也是如此?

    她身上有着好闻的香味,五年不见已为人母身体早已发育成熟,变得更加玲珑美妙。那馥郁的幽香钻入鼻间,让人流连忘返。

    程陌正乖乖的的帮他系扣子,没想到他大手不规矩的扣在身后,紧紧一拉程陌就跌在他的怀里。程陌刚想挣扎,他脆弱的声音就传来:“别动,让我抱一会。”

    他高大的身躯压在她的身上,脆弱的像是个孩子,程陌的心止不住的颤了颤。她轻轻点头,算是回应。

    她感觉北唐烈很熟悉很熟悉,也不知道是不是原主残留的感觉作祟,让她竟然想着这样抱下去变成永恒多好?

    “你回来了,我就不会再放手,就算是死,你也要死在我的手里。”他说着狠厉的话,却彰显了他霸道的占有欲,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他的怀里,他的手上。可是……他怎么舍得?

    程陌只是乖乖的不说话,她能听得出他话语间的心痛,是太在乎了才会说出这么残忍的话吧?

    可是,她不是原主啊!他喜欢的是南宫无忧,亦或是顾卿,她只是一个捡了便宜的小偷而已。

    她对北唐烈异样的感觉让她不安,她心动却又不甘心做别人的替身,这种感觉交织心头,让人憔悴。

    两个人各怀心思,抱了好久。

    程陌担心他手上的伤,才不得已推开他。默不作声的给他上药,伤口泡多了池水,有些恶化,看着这么大一块伤口,心微微的疼。

    她的动作无比的轻柔,即便知道这点疼痛在北唐烈眼中是小意思,但还是舍不得。

    一时间下来,她都累的满头大汗。擦擦汗水:“好了,我也要回去了,老二还在等我,要是再不回去该把屋子拆了。”

    “怎么了?”

    程陌不禁白了一眼,这个肇事者还好意思问她为什么?“别说了,还不是因为你,突然出现一个便宜爹不适应呗。我告诉你,你别打老大老二的主意,冥阴节一过去我们就各奔东西,老死不相往来!”

    一想到这货很有可能是来要孩子的,程陌顿时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北唐烈被她慌张的样子逗笑,眼眸一片温暖,声音也难得宠溺:“放心吧,不会的,你只要在我身边,我还怕两个孩子不能认祖归宗?”

    额……

    我擦,北唐烈,你玩的一手好牌啊!千算万算程陌把自己算漏了,只要抓住了自己,两个孩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程陌顿时急得跳脚。

    北唐烈露出莹白的牙齿,嘴角轻扬:“彼此彼此。”

    “你……”程陌气的快要吐血,但是又无力反驳,最后气呼呼的将药箱砸了过去:“你死了拉倒!”

    没想到北唐烈竟然不躲不避,木质的药箱竟然砸在了他的胸口,他气血翻涌,连连后退脸色立刻煞白。

    沉重的木箱砸在光滑的大理石上面,摔的稀巴烂,里面的瓶瓶罐罐也滚了出来,声音异常清晰。

    他伏在墙面,一手捂住胸口,眉心紧蹙,唇瓣失去了血色。似乎,疼的厉害。

    程陌顿时上前,紧张的看着他:“你怎么样啊,你这个人怎么不躲啊,上次是这样这次还是这样?”说着竟然哭了起来。她不再是顾卿,没有经历那么多,心也变得脆弱起来。

    “我没事,我只想吓吓你。”北唐烈一下子直起身子帮她把眼角的泪水擦去。

    程陌愣了一刻,见他真的站起来完好无缺,顿时哭的更大声了:“你神经病啊,怎么可以吓我?”

    他紧紧地抱住挣扎不休的程陌,心止不住的疼了起来。“我五年前做错了太多,只要是你哪怕杀了我,我也不会还手分毫。”

    “你个王八蛋,就知道欺负人,你让我杀了你,下一秒就有人把我关进了大牢!”程陌才不傻呢,这样赔本的买卖她才不会做。

    北唐烈逗笑,连连应道:“是,我就是存了这样的心思,让我们生不同时,死当同穴。”

    程陌一脚踹开他:“滚!我要当辣妈,我要给我儿子女儿找对象,我才没工夫陪你去死呢!”她气呼呼的转头就走。

    北唐烈这才重新靠在墙上,一口鲜血溢出唇瓣。他刚才是真的气血翻涌,经脉逆流。这一次为了留住程陌,他差点震断所有的经脉,为的,就是让她用理由不能离开。

    他的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