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怎么补偿

    老二晃着屁股艰难的走进了里屋,老大也乖乖的跟了上去,然后深深的看了眼程陌,拍拍她的肩膀:“娘亲,他确实比我们强大,娘亲威武找的男人很不错。就是……让他下回轻一点,不要连坐治罪啊!我……我是无辜的啊!”

    程陌的嘴角,狠狠抽了抽,这两个熊孩子!

    一个下午,老二一直在抱怨北唐烈的恶性,连带着程陌都倒了霉。

    程陌咬着筷子吼道:“程老二,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拿廷圭墨在你脸上画乌龟!”

    程老二急吼吼的道:“你们果然是夫妻,都是坏人,就知道欺负我!我就不出来,你画吧,反正你都不爱我!”

    “来人,将小郡主的衣服扒了,涂上墨汁给本王挂在城门口。”

    紫鸳连忙应声,就推门而入。

    程陌诧异的看着出现在门口那个伟岸的男子,一愣:“你怎么来了。”

    “我这几日晚上住在这。”他淡淡的说道,从善如流的坐在了她的旁边。

    老大老二乖乖出来,老二看到北唐烈的时候,小小的身子狠狠地颤抖了一下,连忙告饶:“多大点事请啊,我吃饭,我吃饭还不行吗?”

    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老二顿时尖叫:“你干什么?你不要过来!恶婆娘……不不不!娘……亲爱的娘亲!喂……你不要过来,我是亲生的啊……”

    “有人帮我管教你,我为什么阻止呢?”程陌笑弯了眼,看着老二被抱了起来,当真被扒光了衣服。

    北唐烈老神在在的拿起蘸满了千年墨,在老二两边脸上画了两只奇丑无比的乌龟,然后再身上画了无数根竖条条。

    北唐烈画完了,眼神不善的看了看老大。老大浑身打了个寒颤:“你……你想要干什么?”

    “本王和你说过什么?连坐治罪!”北唐烈淡然的说道。

    紫鸳已经退到老大的身后,三下五除二将老大的衣服剥了个精光。

    最后两个孩子放在一起,老大羞羞的遮住了两腿之间,扭捏不安的看着北唐烈,深深的感觉这个男人好可怕!

    老二倒无所谓插着腰恶狠狠的瞪着北唐烈:“你到底是不是我爹?你怎么可以这样子?”

    “我喜欢的是你娘。”北唐烈随意的说道,放下笔墨,示意紫鸳帮他们穿上衣服。

    “额……那你不爱我们吗?”老二有些转不过来弯。

    “你们是附属。”他坐定入位:“乖乖过来吃饭,如果你在背后说我坏话,动歪脑筋,那么真的吊城门,今日就算了。”

    程陌听到他那句随意的话后,心虚的不断吃饭,抬头正好看到老大老二黑乎乎的小脸对着自己,然后忍俊不禁。

    老二愤恨的敲着桌子:“笑什么笑,还不是你夫君干的好事?”

    “老二,别说了,乖乖吃饭,否则我们就要吊城门口了。”老大觉得自己很无辜啊,为什么要连坐啊!他什么都没干啊!

    北唐烈无视两个萌宝怨念的目光,坦然自若的给程陌夹菜:“照顾这么多年,辛苦你了,以后有我在,不会让你这么辛苦的!”

    程陌连连点头,有人帮忙带孩子,好幸福啊!

    “来,吃这个补脑子。”

    “额……”

    “明日想去哪里玩,太湖怎么样,虽然已经入秋,但是太湖还有不少莲子。明日带你去,中秋你想怎么过?你若喜欢青玉,我便请他过来。”

    “中秋佳宴,皇宫没活动?”程陌疑惑的看着他,没想到他这么喜欢原主,近乎宠溺的地步。

    堂堂冷血摄政王,对一个女子用情这么多年,程陌心生愧疚。

    北唐烈淡然勾唇,浅笑:“你若想他过来,就没活动。”

    老二还不等程陌回答,便猴急的问道:“我不关心皇宫是不是有中秋佳宴,我关心的是去太湖游玩。我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就想带着老大去太湖,听说美女很多很多的!”

    “本王说要带你们去了?而且你们这个样子,也不方便出行吧?”

    “你……你绝对是故意的,你是想抢走恶婆娘,故意让我们不能出门!”老二顿时感受到来自亲爹深深地恶意,真的是亲生的吗?怎么这么狠?

    北唐烈冷静的瞥了眼,大大方方的承认:“没错,你挺聪明的。”

    “呜呜,混蛋……坑女儿坑儿子……”

    于是,一顿饭就在老二的哭声中结束。

    吃完饭,两人信步庭院,程陌终于忍不住问道:“你就不怕老大老二讨厌你吗?”

    几天观察,北唐烈对自己的亲儿女似乎漠不关心,反而处处为难处处较真,让程陌百思不得其解。

    北唐烈冷漠如初,声音淡然:“现在忠王正从封地赶回来,行程大约一月有余,如果发现了老大老二的存在对我们不利。你和以前不一样还可以在我身边,但是他们只能留在倾城阁,寸步不能出来。”

    程陌听完后怔忡的看着他,原来他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两个孩子的安全,只是什么都不说。

    他看了眼月色,深邃的眼眸染上了银光:“不要告诉他们面临的危险,在我的羽翼下面,就可。”

    程陌努力平复情绪,扬起一个明媚的笑容。她上前拍拍他的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