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三个男人一台戏

    “你们在干什么?”北唐烈冷冷的声音夹杂着碎冰回荡在耳边,程陌从晃神中回复过神来。

    我去!她怎么把这尊煞神忘记了?

    程陌连忙挪了个地方:“王爷请坐。”

    傅景落看了一眼,给他倒了一杯茶:“你来了。”

    “怎么?我不该来?”他斜睨了程陌一下,程陌连忙狗腿的笑道:“王爷当然应该来!”

    “既然他应该来,我来也没什么吧!”萧引的声音随即传来。

    本来宽敞的画舫因为三个各有不同的男人进入,一下子变得拥挤了起来。程陌暗自扶额,现在是闹哪样啊?程陌深深地看了一眼:“要不我出去,你们三个慢慢聊?”

    他们眼神来回看着,分明就是“我们有基情,我们要商量”的样子。

    “你要是敢动一步,本王打断你的腿!”现在的北唐烈哪里还有初见时的温和,早已成了一块融化不开的寒冰。

    程陌龇了龇牙,没说话。

    萧引笑笑:“你如果想走,我可以带你去玩,没有人会伤害你的。”说罢,细长的眼眸带着玩味的笑容看着北唐烈。

    “程陌,别管他们。既然来了太湖,就好好赏景,否则就请出去吧!”傅景落不紧不慢的说道,替程陌解围。

    程陌顿时感激的看着他,还是傅景落好啊!

    “无双公子发话了,我们今日谁也不要争执,一切听从傅公子的安排。”

    “我安排什么?你们都是想要和程陌在一起的,按理说应该问程陌。”他淡淡的说道,悠远温和的眼神如细线一般萦绕程陌的脸上。

    北唐烈眼神深邃,萧引眼神带有笑意,一时间让程陌骑虎难下。

    选谁都不好吧?她能不选吗?

    本来是游玩的,却不想这么多帅哥欢聚一堂,可见桃花多了也不是什么好事,而且还是个烂桃花!

    “我……我能不选吗?”程陌有些无奈的说道。

    北唐烈冷眼一瞪:“你觉着呢?”

    “你不选我也没关系,大不了我多去相府找你几次,也好慰藉相思之苦。”萧引随意的说道。

    程陌一下子犯了难,最后硬着头皮说道:“是你们逼我的!我选……我选傅景落!”

    傅景落笑了笑没有接话,反倒是萧引拍拍北唐烈的肩膀:“这次,可不是我干涉的!既然这样我们就离开吧!免得打扰到别人!”

    北唐烈眸色阴沉,深深地看了程陌一眼,竟然真的什么都没说,慢慢走出画舫,眨眼消失在船头。

    程陌莫名的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把这两尊大神送走了!”

    “你在害怕?”傅景落眉眼温和,笑意和煦。

    程陌喜欢傅景落身上的温和,待人真挚善良,这样的人也想着亲近些。“不害怕时候假的,你们一个个身份尊贵,我顶多也只是个前王妃!对了,我真的好像见过你,很熟悉很熟悉的感觉!”

    “程陌,我带你去看看揽月亭的莲子吧!”他背过身去,身线如竹。

    气氛一下子变得很压抑,程陌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一前一后步入揽月亭,可是却都没说话。

    程陌百无聊赖的看着湖中依旧旺盛的荷叶,和那昂然挺立的莲蓬。随意的揪了一个莲蓬握在手里,不知不觉思绪飘远。

    噗通!

    手中的莲蓬陡然掉入水中,程陌突然回神,傅景落好听的声音响在身后:“在想什么?”

    程陌匆忙回头看到一双琥珀般澄清的眼眸,竟然心虚的低下脑袋:“没……我没想什么……”

    “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摄政王该等急了。”他淡淡的说道,眼神看向远处。

    他们来这个亭子不过一柱香的时间,他竟然这么快就送她回去。程陌顿时哑然,觉得心里憋了一口气:“你们……是不是都还记得顾卿?”

    傅景落身子停顿,回头看着她。

    程陌鼓起很大的勇气,才说道:“如果我不是顾卿呢?我是程陌,全新的一个人呢?我没有以前的记忆,我生活的这五年下来,也许不是以前的模样了呢?”

    傅景落笑了,走近揉弄着她软软的碎发:“看你的眼睛我就知道,从头到尾都是你。你忘记了过去忘记我都不要紧,只要我还在原地,你还愿意回头看看就可以。”

    程陌脑袋“嗡”的一声,傅景落难道喜欢自己?顿时吞了吞口水下意识的退后一步:“我……”

    “好了,该回去了,否则摄政王要到醉仙居要人了。”他淡笑,转身的那一瞬,一种叫落寞的情绪眨眼覆盖眼眸。

    “我和摄政王……”她犹豫的问出口:“是什么样的关系?他真的爱……先王妃?”

    “他爱的一直是你,不论是顾卿还是程陌。你们本是夫妻,本该一起。”他回答的异常坚定,让她愣了许久,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错觉,傅景落喜欢自己却认同别人?

    程陌没在说话,亦步亦趋的跟着傅景落回到船上。他离自己很近,却显得十分遥远。他笑,却让程陌无语凝噎。

    一路上,程陌的心情并不好受。傅景落将她送上王府的马车,揉揉她的脑袋:“若是无趣,便去醉仙居找我,会给你准备好吃的。”

    程陌这才轻松了不少,甜甜的笑着点头。

    看着程陌的马车离去,他脸上的笑意渐渐结冰,僵硬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