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人不如故

    马鞭一挥,马吃痛的抬起前蹄嘶鸣着,眨眼消失在街道。马背上的少年弱小肤白,眼神却坚毅无比,从未有过的清澈明亮。

    紫鸳恨恨瞪了眼萧引:“都怪你,公子才……”

    萧引摸摸唇角,笑的意味深长:“这是好,还是不好?”

    程陌一路杀到了烈王府,直接冲到了倾城阁。程老二疑惑的看着神色严肃的程陌,顿时知道事情不对劲了:“恶婆娘,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面前黑漆漆的两个东西移动着,她才想起是她的宝贝孩子,无奈道:“给我收拾收拾东西,我们准备要走了。”

    老二眼睛一亮,咧出整齐如贝的牙齿:“我们要回去了吗?”

    “没错,我们谁也不靠,靠我们自己!大周那么大,我就不相信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处。”她不想靠胖和尚,也不想依赖北唐烈,她不是原主,无法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一切。

    只是,东西还没打包好,门口赫然出现一个人影。“你们在干什么?”

    声音冷冽、寒彻,带着丝丝入骨的凉意。

    程陌一转头便看见北唐烈阴暗的脸色,仿佛极力压制怒气,全身笼罩着黑色的气息之中。他薄唇紧抿成一条细线,压抑着内心的狂躁。

    程陌腿软了软,老二和老大直接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纷纷躲在了程陌的身后。

    见程陌三人不说话,北唐烈跨步入内,冷眼相看,声音更是沉了几分:“我问你们在干什么?”

    什么叫无形中的杀气,程陌如今是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了,这磅礴的气息接踵而来,让她有些喘不过气,只能利用青莲决来抵挡。

    程陌还没开口,老二已经咧着白牙说道:“就是你这么凶巴巴的,恶婆娘才会带我们走的!”

    “你要走?”他看都没看程老二,反而紧紧的盯着程陌。

    程陌突然觉得自己很憋屈,自己好好生活了五年,没想到转眼之间招惹了这么多牛鬼蛇神,怎么都不问问她愿不愿意?

    想到这里,程陌胆子大了几分,抬头挺胸,雄赳赳气昂昂:“我要带老大老二走。”

    “走?”北唐烈怒极反笑,笑的程陌心头拔凉。

    眼见他就要走进,她惊慌的说道:“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动手了。”

    “程陌!我欠你一条命,你要杀我我绝不还手!”他字字铿锵,坚定无比的说道。

    步伐沉重,却毫不退却。

    程陌才不管这话里的真假,一掌拍了出去。他真的没有还手,身子颤了颤,步履坚定的继续走来,却脸色惨白了一分。

    程陌心莫名的痛起,看着他刚硬的轮廓,鲜明的仿佛是一把刀直挺挺的出现在心尖。她怎么能忘?第一次见了就忘不掉了,蚀入骨髓。

    可是!喜欢能当饭吃啊!

    “我真的不会手下留情的!”她咬咬牙,不信他不会离开,堂堂摄政王,为情所困,开玩笑呢?

    还是一掌,却控制力道。还没打出去,却被老大老二集体拦住,老二撇撇嘴,有些不安的看着北唐烈:“恶婆娘,真的会打死便宜爹的!”

    “是啊!娘亲!”老大也说道。

    程陌心软了软,但是美目决绝不减:“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我现在就带着老大老二出城,逃往北方,这样就不用担心有人想要伤害我们!”

    她牵起老大老二的手,就想从他身边走过,却被他牢牢地抓住。

    手腕生疼,她凝眉恼怒的看着他:“你到底有完没完!我不是顾卿,我只是借用了她的身体!”

    情急之下,她怒吼的说了出来。美目喷火的看着他,冷冷说道:“从五年前睁开眼的时候就不是了!真正的顾卿也许死了,也许重生了,但不是我!我叫程陌!”

    他不管不顾,不发一言直接紧紧抱着她:“我不管你是谁,我都不准许你离开我!”

    “你有病啊!”程陌急的快要哭了,这样顽固不化的人到底是哪找来的?

    “今日,要想走,除非从我的尸体踏过!”他声音沉缓,但是程陌丝毫不怀疑他语气中的坚定,一下子犯了难。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死皮赖脸啊!你不是摄政王吗?怎么可以这样子耍无奈啊……”程陌差点哭了起来。

    却感觉身子一沉,眼前庞大的身躯眨眼就要滑倒,她连忙眼疾手快的扶了起来,惊慌失措的看着他惨白的脸。凤目紧紧瞌着,睫毛颤抖的绽放在眼睛上方。眉头紧锁,额头上早已沁出细密的汗珠。

    不安、彷徨、瘦弱……这些与硬汉冷血摄政王毫不相干的词一下子涌入了脑海,她的心也慌了乱了!

    “来人啊,北唐烈晕倒了……”

    折腾了很久,胖和尚才叹了一口气,拉着程陌来到了院子。

    程陌心中担忧,一步三回首,直到看不到北唐烈才幽幽收回了目光。“胖师父,他怎么样啊?”

    “哎,造化弄人啊!他本来因为皇陵夺宝身受重伤,这些年因为心中郁结,一直没让自己好过。现在还为了留住你,不惜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现在被你打了一掌,看似没什么,也许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程陌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他……他为什么拿生命开玩笑?”

    “你如果离去,不再回来,我想这小子死的会更快!为了留下你,他估计什么都能做的出来!”胖和尚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