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回来了就不准离去

    程陌清醒了一些,然后推搡他沉重的身躯:“唔……离我远一点,我被挤扁了……”

    她小手软弱无力,抵在他的胸膛,睡眼朦胧的看着他。北唐烈没有退后反而凑的更近了。程陌头大如斗,抱怨的嘟起嘴巴:“你干什么啊!不要以为你是个病号我就不会欺负你!你别过来了,真的要被你压扁了……”

    北唐烈圈起她小小的身子,紧紧的锁在墙面上,温暖的胸膛逼近,空间一下子狭隘了起来。程陌鼻间全是他身上独有的药草香味,还有男人霸道沉稳的气息。

    程陌敏锐的捕捉到他深邃凤眸里的一点异彩,睡意全无,戒备的看着他:“你要干什么啊?”

    北唐烈不说话,只是紧紧的看着她,让她有种被猎豹盯上的可怕感觉。

    良久,才看到他菲薄的唇微微动了动:“你还离开我吗?”

    程陌哑然,躲闪的移开目光:“我不知道,反正近期不会。”

    “你是不是还想走?”他问,声音深沉的可怕。

    程陌浑身一个激灵,然后弱弱的说道:“是的,我是想离开这个鬼地方,我可以带着老大老二离开,不会有人找到我们伤害我们的……”

    话还没说完,程陌天旋地转,转眼就被北唐烈丢在了地上。软软的屁股重重的砸在了地上,疼的她哇哇直叫。

    他的话冷冷的响彻在耳边:“踏月,给王妃准备东西,送王妃和小世子小郡主离开。”

    程陌瞪大眼睛看着他,他已经稳稳坐在床边,轮廓冷硬,满脸寒意。“我……我现在还不打算走,你的伤……”

    要走也不是现在啊!胖和尚说了,除了自己青莲决能温养血脉,其他的药石无医啊!

    “本王的伤,你无须牵挂,从今往后你我生死无关,只是陌路人而已!”他一字一句的说道,语气疏离淡漠。

    程陌张大嘴巴,哑口无言。北唐烈到底喜不喜欢原主,留下她不惜付出生命,现在又轻描淡写的送她离开?

    “我……”

    话还没说完,已经被踏月给扛了出去,速度极快的给她打包了两个孩子,火速的塞进了马车,然后便向城门口驶去。

    老二黑漆漆的一张笑脸搭在窗沿上,有些不舍的看着烈王府的方向:“恶婆娘,我们就这样离开了?”

    程陌也好半天没反应过来,无奈点点头:“好像是这个样子。”

    老大皱着眉头:“娘亲,可是便宜爹怎么办?”

    “是啊!他怎么办?他的伤怎么办?”程陌一下子犯了难,突然喊道:“踏月,不要送我出城,我要回去。”

    踏月为难的说道:“王爷有令我不敢违背!”

    “违背你个头啊,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你家王爷死去?赶紧送我回去啊!”程陌急道。

    踏月速度不减,坚定的说道:“王爷说了,你如果再回到那里,那么王妃就再也没机会离开了!王爷说了,王妃一直坚持自己不是先王妃,坚持做自己的程姑娘,那么王爷的生死也与你无关。”

    程陌一下子犯了难,北唐烈太狠,逼着她作出决定。她要是就此离去,北唐烈绝对没有活路。她要是回去了,那么就等于承认了自己就是顾卿!

    难,实在是太难!狠,实在是太狠!

    程陌愤怒的瞪了一眼:“知道了,还不快回去?”

    踏月笑了笑,声音也欢快许多:“属下知道了!”

    他紧勒缰绳,马匹被遏制住,转眼调转了方向向着烈王府驶去。

    “王妃!你也不要怪王爷逼你,王爷想放过你,但是他放不过自己。”

    放不过自己?

    程陌扶额,真是蛋疼啊,他为什么总能抓到自己意志最薄弱的一点,她根本没有能力反抗。

    回到烈王府,他还在倾城阁,保持着她离开前的姿势。只是穿着里衣,面无表情,凤眸紧紧闭着。

    他一个人,狼狈、孤独、需要人陪伴!

    程陌不由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生怕打扰到他。

    还没走近,他就霍然睁开了眼睛,漆黑的眼睛深邃的看着她。

    程陌没出息的颤抖着牙齿:“我……我回来了……”

    转眼,人已经被他拉在了怀里。“你要是再敢离开我,本王一定打断你的腿!”

    她回来了,按理说应该软言软语,可他每次都是凶巴巴的威胁。

    程陌气呼呼的嘟起嘴巴,拍着他的左腿:“怎么的?要和你一样变成瘸腿王爷吗?”

    北唐烈虽有腿疾,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已经看得不明显了,丝毫不影响他的威严。北唐烈眸色一敛,突然问道:“你想要我腿好吗?”

    程陌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这个还需要问我吗?当然是希望的啊!”

    北唐烈笑了,笑容舒心,让程陌一下子看痴了。这家伙不冷冰冰的还是很好看的!她被他紧紧的抱在怀里,力道之大,仿佛要将她按碎进骨髓。“你是程陌也好,你忘了所有也好!你是我北唐烈看上的人,只能是我的女人,一生一世,生生世世!”

    他仿佛是宣告自己所属品一般,语气霸道,却让她情不自禁的笑了。

    她嘟起嘴巴:“不和你扯了,赶紧穿衣,不觉得冷吗?我还要去吃早膳了,早上折腾到现在,你不饿我饿!”

    程陌离开他的怀抱,熟练的去屏风上取下他的衣服,慢慢给他穿上。

    北唐烈嘴角轻扬:“五年不在我身边,但是你的手艺倒是没减。”

    程陌白了一眼,鬼知道这丫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