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那一眼

    他只是看了一眼,便转身离去,眼睛里一下子倾洒出的复杂神色,让程陌震撼良久,久久不能平静。

    那一眼,饱含山川月色,磅礴似海。

    程陌刚跃上屋顶,四处空空如也,哪里还有刚才那人的影子。

    程陌的心一下子变得凌乱起来,原主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竟然招惹了这么多能人高手?

    他伏在隐蔽的墙角,看到程陌离去才缓缓走了出来。盯着屋顶上方的那一抹晴空,她的倩影似乎还在。

    就在他沉思之际,无衣没有起伏的声音传来:“庄主,我们该回去了。”

    他点点头,留恋的看了一眼才转身离去:“南朝那边有什么动静。”

    “暂居荆州,没有任何动静。”

    “越是风平浪静,才越是可怕。萧引不足为惧,倒是蒋成那个老贼这么多年来可没死过心。你吩咐鬼哭在荆州好好待着,有任何的蛛丝马迹都向我禀告。”

    “无衣知道,只是……”无衣淡淡的扫了眼倾城阁,一墙之隔,里面的可是主子心心念念的人儿。

    来这不是旁人,正是从未出面的李墨。

    李墨苦笑,却被白色面具遮住,谁也没看见那嘴角的笑容是多么的苦涩。“走吧,我已经没有必要出现在她的面前了。”

    这一次,只怕朋友都没得做。

    程陌一连几日都安分的待在倾城阁,北唐烈似乎很忙,但是每晚还是会准时回来让程陌疗伤。除了那个如鬼魅出现的萧引,日子还算美满。

    而,忠王的人也回到了盛京。

    她坐在醉仙居三楼,看着下面慢慢行过的忠王近卫军,前面高坐戎马的两人便是忠王和秀世子。

    她这次最大的敌人,便是忠王父子,她可不想被人逮去当开门的钥匙。

    傅景落笑了笑:“这次忠王进京,你要小心了。”

    程陌点点头,很是感激他能把自己带出来,否则按照北唐烈的性子,是打死不会让他一个人出来的。

    她淡淡的收回目光,然后微微蹙眉:“那……当年的龙腾图到底在哪?如果找到真正的龙腾图,不就也能打开皇陵了吗?”

    “龙腾图早已消失了,只怕南齐国主在世,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出来。现在没有龙腾图,只有皇室女子才能打开,自然是打你的注意了。”

    “还有半个月,熬过去就好了。”程陌吐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不安,这怕这是个多事之秋啊。

    她没在醉仙居逗留什么时间,一直心绪不宁,不明白这强烈的不安到底从何而来。

    出了门,她都一直有些恍惚,知道傅景落温润如玉的手放在面前,她才回过神来。借着他的力道稳稳地落在马车上,突然……

    她猛地偏头,看着长街尽头。

    一个白衣女子缓缓走过,一眨眼就消失在街道尽头。

    察觉到程陌的异样,便问道:“怎么了?”

    程陌摆摆手:“没什么,走吧。”

    马车缓缓驶过长街,她下意识的去看白衣女子消失的方向,却什么也没有。空气中似乎飘着一抹异香,久久盘绕心头。

    今夜,程陌辗转反侧,有些难以入眠。

    正准备烦第三十二个转身的时候,没想到一下子落入某人的怀抱。小巧挺立的鼻子撞了上去,疼的厉害。“你干嘛突然靠近?”

    “你今晚怎么了?”黑夜中,他的眼眸显得更加深邃。

    程陌泄了气:“我也不知道,今天看了忠王回来,就心绪不宁到现在,我总感觉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北唐烈安慰的摸摸她的脑袋,轻声道:“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程陌点点头,紧紧环绕他的身躯:“我知道你厉害,但是忠王也不是泛泛之辈,我怕……怕你也会有什么不测。”

    “傻瓜。”他下巴抵着她的脑袋,轻轻摩擦。

    程陌紧紧的依偎在他的怀中,小手不安的紧紧抓住他的衣服。软软的气息喷在他的脖颈处,撩拨的他喉结痒痒的。

    她的唇瓣贴着他的肩头,没说一句话那柔软的唇瓣都似在撩人。

    “北唐烈,你说我会不会死?”她突然有些害怕的问道,眼泪眨眼就就出来了:“其实我不想死,我还想带着老大老二一起去玩,我还想给她们找个帅气爹……我还想好好享受人生,我还没谈恋爱,还没结婚……我还没吃好吃的……

    奶奶的,南朝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南宫无忧又不是顾卿,我只是个倒霉蛋而已……”

    一天的惊吓,这一刻彻底爆发。没有人对未来的事情做出大义凛然毫不畏惧,程陌是怕自己有个三长两短,孩子怎么办?

    她双手无助的勾住他的肩膀:“北唐烈,你说……”

    话还没说完,就被某人不满的堵上。

    她睁着眼泪婆娑的眼睛,圆溜溜黑漆漆的盯着他,一时间忘了说话。

    “你想给老大老二找个什么样的爹?你想要和谁谈恋爱?你还想和谁结婚?”他接连问道,让程陌措手不及。

    她呆愣愣的捂着红肿的小嘴,然后茫然的眨着眼睛:“我……我刚才什么也没说……”

    “是吗?”他庞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