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老大回来了

    即便是用药她还是睡得不安稳,满脑子全是噩梦,梦魇似鬼追缠不休。

    “顾卿,你可知道一切都是你自作孽,不要怪姐姐我心狠手辣,一切都是你从我手里抢了东西!北唐烈是我的,烈王妃也是我的,要怪只怪你爱错了人,坐错了位子!”

    远处,桃花似血嫣红,深处一个白衣女子倾城无双,却双眸狰狞恶意,满是戾气的看着程陌。

    老大老二被绑在树上,身上鲜血淋漓,每一滴鲜血坠落,都染红了一地的粉白桃花。

    脸色苍白,奄奄一息。他们……快要死了!

    那女子张狂的笑着,手里多了一把匕首,慢慢的抵在了老大的咽喉:“他们的死不过是还你的债,还你欠我的……债!”

    手起刀落,鲜血肆意。

    “啊……”程陌猛地惊醒,却落入一个结实的怀抱。

    他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不断安慰:“不要害怕,有我在。”

    程陌脑海里一直盘旋着老大惨死的样子,痛苦的哭了起来:“我梦见老大被人杀了……北唐烈,你说我们的孩子会不会死?”

    “不会的,我们一家四口谁也拆散不了。”他稳定的开口,不容置疑的霸气缓缓流淌。

    “我怕,我怕……”程陌害怕极了,这个噩梦简直是心尖上的钝刀子,一刀扎下去,体无完肤。北唐烈紧紧抱着她瘦弱的身子,不断的抚摸她的后背,传递着温暖。

    突然他咳嗽了一声,然后松开程陌的身子:“你在这休息一会,我去看看有没有老大老二的消息。”

    程陌看了眼天色,已经是夜半,原来半夜惊醒。见他面色苍白一片,她突然想到什么,一把按住他的脉搏。气息紊乱,内力乱窜。她惊讶的喊道:“我忘记帮你疗伤了!”

    因为老大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程陌都忘记了还要每晚帮他疗伤的事情,一旦不能稳住内伤,他的内力反而会吞噬自己。

    程陌有些歉意:“我如果不发现,你是不是不打算说?”

    他不发一言,紧抿着唇,程陌的眼泪就簌簌的流了下来:“你说一下会死啊!万一我耽搁个一两天你死了怎么办?”

    “死不了。”他笑了笑,薄唇微微上扬,眼里满是温度。他的指腹慢慢擦过她的脸颊:“不要担心,我会还你完好无缺的老大老二的。”

    “我也想让你好好的。”程陌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意识到自己说的是什么,赶紧岔开话题:“你赶紧坐下吧,我帮你调理内息。好了后带我一起去找吧,我发誓会照顾自己,你让我在这我也是睡不着的。”

    看着程陌渴求的目光,北唐烈才缓缓点头,算是默许。

    可是,找寻了一天一夜,不只是烈王府还有皇宫、傅景落、萧引的人,但是一切都没有任何消息。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已经是第二日的傍晚时分,程陌觉得没过去每分钟都像是勒紧脖子上的细线,让她有些窒息。

    整个皇城掘地三尺,就是没有任何的消息!

    因为程陌心急扭伤了脚,这才不得不回到烈王府休息。突然,空中闪过一道人影,一身宝蓝色坎肩的男子突然出现在墙头,身边还跟着一个面无表情的男子,手里正抱着老大。

    “老大!”程陌惊呼一声,也不管自己受伤的脚,歪歪扭扭的走上前去。“你到底什么人,为什么带走我的老大?老二呢?”

    站在墙头蓝衣男子带着白色毫无点缀的面具,正是那日莫名其妙出现的男子。

    “主子。”无衣轻声唤了一下。

    李墨这才淡淡的收回目光:“令公子是我无意间半路截获,知道摄政王寻找爱子特来送上。”

    无衣便将老大抛了下去,稳稳地落在了北唐烈的怀中。程陌赶紧上前查看,老大仿佛熟睡了一般,脸蛋红扑扑的没有任何异样。

    程陌不由松了一口气,但是紧接着心又狠狠地揪起,连忙问道:“那老二呢?”

    “我昨日尾随一个神秘的女子,一路跟到了城北杏林园,被人发现,才勉强抢回了令公子。至于令爱还需要摄政王多费点心思。”

    “那他们在哪?”程陌情急之下问道。

    李墨深深地看了北唐烈一眼:“摄政王,你应该知道会藏在哪里的。”

    丢下这没头没尾的一句,便转身离去。

    刚下了墙头,李墨单膝跪地,猛地吐了一口血。无衣即刻上前:“主子,你每每说放下,可是一旦知道她的事,仍然无法克制自己。”

    李墨扬起手臂,止住无衣的话:“这些不过是自欺欺人,她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都和我息息相关,我做不到袖手旁观。我无法将呼吸生命抽离,也不能将她抽离。”

    “主子!”无衣不想,他的爱近乎发狂。

    “放下吧,我不会死的,程陌死了我也不会死的,不看守着天剑山庄,我对不起楚荆,所以我会活着,只是不会记挂任何人了。”

    她若死了,他的心也就死了。

    他慢慢起身,没有依靠无衣,步履踉跄的慢慢离开。

    每个人都有自己爱人的方式。北唐烈炽烈,萧引任性,傅景落温和,而李墨是坚忍。可以不见,可以不识,却不能放手不管。哪怕你至死都想不起李墨是谁,也毫无关系,只要我还看得到你就好。

    欠下的债,要用一辈子还,他不后悔。

    程陌看着那人离去,紧紧抱着老大,疑惑的看着北唐烈:“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