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别的方法

    “无忧如何对你,你又如何对她?在南齐的时候她便求我保住南齐国主和宁王一家,甚至答应牺牲她一个!她从未想要牺牲你,可是你眼里却容不下她!”

    “看!你把她想的多么伟大,如果不是她为什么南齐会灭国!是她自作聪明,才害死了先皇,她是活该!活该被傅匡下了美人醉,活该看着她的父皇母后死在她的面前!她该死,而你……

    更该死……”

    她一字一顿,眼含血泪,将北唐烈恨毒到心里。

    她缓缓站起身子,凄厉的指着她:“你欺骗我的感情,你骗我,你从头到尾都是在骗我!你明知我不是南宫无忧,还故意敷衍我。要我参加选妃,根本不是利用顾卿给我遮掩,而是故意让忠王知道,我就是南宫无忧,然后杀了我,造成南宫无忧身死的假象,这样顾卿就安全了!”

    北唐烈冷笑的看了一眼:“没错,本王确实有这样的心思,可是还是让你逃脱了!五年前皇陵内我没杀了你,这一次我不会给你伤害她的机会!”

    “哈哈哈……”南宫静仰天长笑,满脸戾气:“你杀了我啊!只要我不回去,那么自然会有人将程双送到忠王手上。打开皇陵需要龙腾图,没有龙腾图可以用皇室女子鲜血为引,南宫无忧有这样的资格,她的女儿同样有这样的资格!”

    北唐烈脸色一凝,阴鸷的看了一眼:“你真是该死!”

    “北唐烈,我爱你爱了这么多年,你爱了南宫无忧那么多年!你们之间缺失了六年,又错过了五年,你告诉我你到底爱她什么!

    她的容貌我有,她是公主我也贵为郡主,你为什么就从不拿正眼瞧瞧我!”

    南宫静越说越激昂,一想到这些年自己受过的痛,恨不得将程陌拆骨喝血啖肉!她也恨北唐烈,可是从第一眼瞧见,便忘不掉,否则胆小怯懦的她怎会帮他出头?却不想一次错过,步步错过!

    她也想杀了他,但是忍不住给他一个机会,给自己一个希望。如果南宫无忧死了,那么北唐烈说不定就会爱上自己!

    他不说话,只是眼神带着无尽的杀意,若不是顾及老二,估计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杀了她。

    见他不说话,南宫静急了,从墙头飞了下来,白色轻纱慢慢贴着他的身躯。“北唐烈,你为什么不爱我?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不爱我!”

    他淡漠的推开她:“不要拿你和无忧比,你永远比不上!”

    “为什么,难道就因为她是公主?”这些年,郡主和公主的身份,一直是她的心头病,她总感觉自己比南宫无忧卑微,那份卑微,一下子到了尘埃里去。

    “将双儿交出来,否则不要怪本王不客气!”

    “北唐烈,你什么时候对我客气过!我就在这,你要杀我我不会还手,但是你的宝贝女儿会变成什么样我就不敢保证了!”她笑,笑的花枝乱颤,上气不接下气。与她身上出尘的气质完全不相符合。她突然站起身子,冷冷的看着北唐烈:“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你们这些年加注在我身上的,我要百倍千倍的讨回来!”

    她转身飞上了屋顶,白净的衣服消失在他的视线里,可声音却久久萦绕:“北唐烈,我要让南宫无忧不得好死!”

    北唐烈脸色暗沉,双手握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消失在眼底,却无能为力。

    一拳砸在矮墙上,青白色的石灰落下,伴随着血迹。

    “该死的!”他咒骂一声,突然感受到身后有动静,冷声道:“来都来了,何必藏了那么久?”

    李墨缓缓入内,轻声咳嗽了一声:“我知道你不会杀她,我出来也无济于事。”

    “南朝那边有什么动静。”他冷静的问道,面色清冷入水,没有任何的波澜。

    “看来你都知道了,只怕现在萧引故作轻松,实际上已经焦头烂额。虽然南朝旧部听命于萧引,但是蒋成那个老贼盘踞势力太久,背地里的小动作足以拉拢人心。我想你也猜到了,以我们的实力都没找到老二,说明她根本不在皇城里面。”

    北唐烈眼神阴冷的落在南宫静消失的方向:“荆州。”

    李墨点点头,面色有些苍白。“不错,只有一个地方,荆州!而且蒋成想必和南宫静联合了。”

    北唐烈突然笑了,噙着一股子邪气。“好,很好!一个想要得到南朝宝藏匡扶萧家继位,一个想要彻底毁了皇室最后一点血脉,这两人倒是不谋而合!”

    北唐烈浑身上下散发着可怕的寒芒,身上漆黑如墨的衣袍无风自鼓,猎猎作响。他不发一言,转身朝着殿外走去,李墨微微皱眉,止不住好奇心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一人伤了她们,诛满族!天下伤了她们,那我就踏平整个天下!”

    声音冷寒,仿佛是地狱之鬼,一字一顿,清晰无比。

    李墨猛地皱眉,看着他转身离去,眼眸中竟然升起一丝敬佩。“天剑山庄会帮你,我是为了阿陌。”他说完便转身离去,北唐烈盯着他的背影,缓缓道:“李墨,谢谢你。”

    李墨笑了:“不要自作多情,不是为了你。”

    冷艳看着这座富丽堂皇的殿宇,一下子感慨万千。这里,有太多回忆,也有太多沉痛。思绪内敛,黑眸越发显得深邃,他淡漠转身,黑色的袍脚和夜色融为一体。

    还没有出宫门,踏月就找到了自己,恭恭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