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借酒壮胆

    北唐烈笑的十分云淡风轻,只是落不进程陌的眼底。“放心吧,我会好好地,我们一家人都会好好地。”

    这话,说给程陌听得,也是给自己听得。幸福这么不容易,怎么能让别人破坏?

    他大手牵小手,轻轻拽着程陌。程陌缓缓地跟在后面,复杂的看着北唐烈那刚毅的背影。他和原主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有这样刻骨铭心的爱情?让他不肯放手,即便是改头换脸,不再是顾卿的相貌,他还是那么执着。

    可是,他心里的到底是哪一个?

    程陌突然有些嫉妒了,疯狂的嫉妒。却也,无可奈何。

    刚坐上饭桌,程陌突然站了起来,吼道:“给我拿酒来!”

    “怎么了?”

    程陌深呼吸两口,然后觉得热得不行,不断地扇风:“没事没事,喝杯酒压压惊!”

    她决定了,要告诉北唐烈所有的一切,但是又止不住的害怕,只能借酒壮胆了。

    北唐烈也没阻止,这些天太过压抑,让她少喝一点放松放松也不是不可以。紫鸳拿的是酒壶,虽然和她想的大酒坛子大相庭径,但是她仍然豪气万丈的抱了起来,仰着脖子喝下,北唐烈想要阻止都来不及。

    顾卿一口灌下很多,北唐烈微微皱眉,冷声道:“你在干什么?”

    程陌喝了半壶酒,顿时觉得自己精神饱满,打了鸡血一样。酒,果然是个好东西啊!她将酒壶扔了出去,重重的扔了出去,然后没大没小的拍在了北唐烈的肩膀,话还没说完,北唐烈淡淡的眼神落在了程陌的小手上。

    “嗯?”拉长的语调,让程陌猛地缩回手。

    她悻悻的说道:“其实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但是你要保证不许打我,也不准关大牢,不准抢我孩子……我就……我就老老实实告诉你!”

    北唐烈从鼻腔里发出淡淡的声音,幽暗的眼神轻飘飘的的落在程陌的脸上:“你先说。”

    程陌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其实……我真的不是顾卿!也许你会觉得我说的话不着边际,光怪陆离,但是我确确实实不是顾卿!”

    她坚定的抬头,清浅的眸色似乎是一汪美丽的湖。他黝黑的绽放深处,形成一道无坚不摧的墙壁,占满了程陌的眼底。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我其实是一缕孤魂,来自别的地方,也算是借尸还魂。从五年前睁眼,我就不是顾卿了,所以现在我和你的联系只有两个孩子,我知道你是孩子的父亲,有权利要走。但是我在这个世界无依无靠,这么多年只有他们和胖和尚陪着我,我希望……”

    程陌话还没说完,就被北唐烈冷硬的打断,他寒气凌厉的问道:“你说什么……”

    程陌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一个,双腿瑟瑟发抖,感觉已经承载不住她的体重。她眼神闪躲,有些害怕:“我是害怕你错爱别人,所以……所以好心告诉你,你不要杀人灭口啊!我也不想这样的!”

    程陌就差没双手抱头蹲墙角了,看都不敢看北唐烈一眼。

    北唐烈一脸阴寒,突然扣住她的手腕,吓了她一跳。程陌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北唐烈拉倒了怀中紧紧的扣在了胸膛,差点让她背过气去。

    “你要我说几次,不论你是谁,我要的都只是你!”

    他阴冷霸道的话响在耳边,程陌觉得灵魂都在颤抖,那一瞬间瞳孔微微收缩,她忘记了呼吸:“可是……我不是顾卿和南宫无忧啊!”

    他霸道炙热的吻突然密集的落下,铺天盖地,差点让她窒息。

    带着惩罚的意味!

    程陌被这一通热吻弄得晕头转向,好半天才找到存在感,有些慌乱的撑开两人之间的缝隙,惶恐的说道:“北唐烈……”

    他紧紧抱着她,脆弱的将下巴抵在她的肩头,气息未平,粗喘的热气如浪一般。

    “不论你是什么样的身份,你都只能在我身边!我丢了你那么多年,不要再离开我!”

    程陌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一时间觉得自己是任何人都不要紧,既然自己也喜欢他,为什么不顺水推舟,何必纠结?

    程陌突然松了一口气,反手抱住他:“不会离开,我们会并肩作战。”

    就算捡了别人的便宜,她也要光明正大!

    她紧紧抱着脆弱的他,仿佛是个无助的孩子,让她的心软了软。见过铁血无情,淡漠无心的一面,现在看到他这么狼狈,程陌觉得在他身边陪伴一辈子也不是不可。

    但得一点动心处,管他是佛还是人。

    这句话,谁说过?

    看着他倦怠的样子,这一次竟然沉沉睡去,轮到程陌看着他的睡颜。纤细的手指贴着他刀刻般的脸颊,上面是炙热的温度。

    深深看了一眼,程陌觉得心里满满的,不知道是什么情绪。正想抽回手,没想到北唐烈紧紧抓住,墨眉紧蹙,有些狼狈不堪:“不要离开我……”

    程陌淡笑:“我一直都在!”

    她抽回手,拍拍他的肩膀。就在这时,外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程陌一转头就看见胖和尚挤眉弄眼的一张圆饼脸。胖和尚不断招手,一副火急火燎的样子。

    程陌走到窗边,还没站稳就被胖和尚提溜住后衣襟,直接带着飞走了。

    “喂,胖和尚,你想干什么啊!”

    胖和尚不说话一直把她带到了如烟阁,然后警惕的关上门,神色戒备的说道:“我告诉你,我和赛半仙已经想到一个完美的办法让你恢复记忆了,现在就看你愿不愿意了。”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