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生死一线

    胖和尚正自言自语,却不想天际放亮,一抹鱼肚白绽放苍穹。他呆呆的看了一眼,一时间思绪百转千回,兜兜转转最终还是回到了原地。

    他一个不稳,庞大的身躯猛的坐在了地上,有些狼狈。魔怔一般的念叨:“这一天终于来了吗?”

    苦守了二十多年,终于什么都记起来了吗?

    北唐烈正好从正殿出来,便看见了胖和尚颓废的坐在地上,眉头狠狠皱起,眸色严峻。

    “你在这干什么?”

    胖和尚颤抖着身子转了过去,痴痴的说道:“程丫头她怕是已经想起来了……”

    北唐烈脸色猛地一变,身上陡然散发出无尽骇人的厉色,身形爆进数十步,猛地扼住他的咽喉:“你这是在找死?”

    “是她愿意的……她不想让你孤身返险……”

    “程陌呢?”他怒吼道。

    胖和尚无暇说话,只是指了指东偏殿的房门。北唐烈便举手将他丢在了墙上,快速冲了进去。

    可是,屋子里空空如也,被窝也凉了许久,人早就不在了。

    胖和尚紧随其后,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猛地皱眉:“人呢?”

    “我怎么会有你这么笨的儿子徒弟?程陌都弄丢了,你不知道?”赛半仙急吼吼的冲了进来。

    北唐烈一把拽住他的衣领:“程陌呢?”

    赛半仙吹胡子瞪眼,一头白发都快要炸毛:“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我才发现我的药有问题就往烈王府赶,没想到正好看到程陌鬼鬼祟祟的出了烈王府,想要一路跟上,却不想被人拦截,只能现在回来告诉你们一声。”

    北唐烈脸色黑沉的不像话,冷道:“那她现在在哪?”

    而程陌一路施展轻功,一道碧色的倩影划过天际。城门古朴大气,流淌着历史沉淀的韵味。可是落在程陌眼中就是一睹黑漆漆的城墙。

    她瞳孔微微收缩,死死的盯着那悬挂下来的小人儿,一下子红了眼。

    老二被吊在城门口,嘴里塞着白布,看到她来了不断呜咽挣扎。

    程陌的心被狠狠揪起,她冷冷的看着城门上方,那一抹突然出现的白色身影:“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那人影不说话,蒙着白色面纱,仅仅是露出一双眼睛。那一双眼睛仿佛是黑色的鬼魅,盯着程陌似乎是想从她身上瞪出两个窟窿。

    “南宫静?”名字脱口而出,她面色一凝。虽然没有恢复记忆,但是她对这个女人似乎并不陌生,能一口说出她的名字。

    南宫静笑了:“我的好妹妹,你终于来了!我们姐妹时隔十多年,终于以姐妹的身份相见了吗?”

    她知道自己的身世,翻阅过书籍,自然知道两人的关系,但是不想似乎还夹杂着蚀骨的仇恨。

    南宫静恨自己,恨到死!

    “我们的恩怨我们自己解决,你放了老二!”程陌冷声道。

    “放了她?可以啊,你自裁在我面前,我就放了她!”南宫静凄厉的叫着,怨气滔天,在这漆黑的城墙上显得有些可怕。

    程陌秀眉紧拧,看着老二痛苦的表情,胸口堵得发痛。“南宫静,你当我是三岁小儿吗?我自裁在你面前,你不放了老二怎么办?而且你和北唐忠是一伙的,你逼死了我打不开皇陵,你就不怕失去忠王这个靠山吗?”

    脑子里有一条线,似乎越来越清晰。

    南宫静盯着她,从城头飞了下来,步步生莲的走到她的面前,缓缓揭开了自己的面纱。完美精致的面孔绽放在程陌眼底,她脑袋嗡的一声,那些碎片凌厉的折磨着她的神经。

    有些东西呼之欲出,却也无能为力。

    “南宫无忧!我根本不在乎那些宝藏,我从头到尾都没有帮助忠王的意思,我想要杀的人是你,只有你死了我才能好活,我南宫静才能彻底摆脱你无忧公主的阴影!”南宫静绕着她慢慢说道,似乎说着陈年旧事,思绪缥缈。

    “你如果死了,南朝的宝藏也就石沉大海没人能够打开,天下还是和平的,你也救下你的女儿,何乐而不为呢?”

    她仿佛是在诱哄程陌一样,语气低沉和缓,带着一丝嗜血的笑意。

    程陌也笑了,转过身对视月色下有些疯狂的南宫静:“你的主意打的不错,老二确实是我的软肋也是北唐烈的软肋,拿她牵制我们你确实有十足的把握!可惜啊……”

    她突然转折,让南宫静面色一变:“可惜什么?”

    “据我所知,你这些年一直在忠王的封地,现在还有南朝贼子的庇佑,你确实很强大,可是你忘了你不过是纸糊的老虎罢了!”

    “你什么意思?”南宫静猛地皱眉,看着笑的淡雅的程陌,恨不得上前撕裂她的嘴脸。

    程陌眸子晶亮,仿佛是九天星辰灿烂无比。

    “其实你是一个人来的对不对?这么说我们不过是单打独斗,你怎么就那么自信会赢得了我?”

    南宫静脸色稍纵即逝一抹不安,随即勾唇冷笑,怨毒的瞪着程陌:“你少自作聪明了,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自以为是的样子!你说我孤身一人,这话未免太大放厥词了吧!”

    “难道是我猜错了吗?你依附忠王但是说到底也是南朝的人,忠王会百分百信你?只怕在封地多年也未能培养出自己的势力吗?而且你现在回到了荆州,就算有那些南朝旧部保护你,那也是希望借此要挟我打开宝藏。所以,他们不会赞成你来杀我,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