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大结局

    南宫静气的一下子冲了过去,而程陌安静的站在那不躲不避,也毫无畏惧。

    她眼睁睁的看着南宫静猛地冲上前来,手里提着短刀刺了过来。她现在根本没有力气去躲开,她要拼自己的人品。

    她的人品,应该没那么差吧?

    南宫静一想到这么多年来自己受的苦痛,便化作怨念的长流,狠狠贯穿程陌的身体。程陌十分安静没有惨叫没有反抗,平静的瞳孔微微收缩,便没了动作。

    南宫静这才发现不对劲,想要拔出刀子却已经来不及。

    程陌吐出一口鲜血染红了她的白衣:“给了我一刀总要还给我什么吧?”

    寒芒一闪,她的簪子快准狠的割过她的咽喉。

    南宫静清晰的听见利器划破血肉,血脉裂开,鲜血四溢的声音清晰的透过晚风传了过来。“南宫无忧……你,你好狠啊!”

    “不是我太狠,而是你太恨我了!”程陌觉得自己疼的撕心裂肺,但是一想到能救回老二,心里轻松了不少。

    南宫静这么恨自己,自然是希望她怎么痛苦怎么死去,几句话稍稍一激,她绝对会受不住。她笑的越是开心,越是嘲笑她的胆小懦弱,那么南宫静就越想杀了她。

    所以,将计就计,白挨一刀,也不会让她好活。

    程陌推开南宫静,双手沾满了鲜血,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她的了。她捂着肚子,跌落在地。老二急忙跑了过去,嚎啕大哭:“恶婆娘……你不要死啊……”

    程陌看着老二脏兮兮的小脸,惨白的脸咒骂一声:“以后还敢乱跑吗?”

    “不……老二再也不敢了,你不要死啊,我不想你死啊……”

    “混蛋,你早干嘛去了?不许哭,是娘亲占用了你们五年,我应该好好谢谢你们才是……”

    话越说越清,思绪越来越缥缈,程陌不禁想到刚才是怎么下的了手将南宫静杀了的?她竟然一点都不害怕,反而觉得有种解脱了的快感。

    她们似乎纠缠了许多,都没让对方好活,现在,也算是另一种解脱吧!

    “乖,不要哭,娘亲只是好累,我想睡觉而已……”

    “你要是不再醒来,本王就将老大老二丢到水里喂鱼!”

    不知是谁,阴沉的声音仿佛是一道暗雷轰隆隆的响在他的脑海里。程陌愣了好久,也没想起是谁,只是觉得自己身子像是散架了一样,别人拨弄着,直到落入一个怀抱才稍稍安静了一点。

    那个怀抱很温暖很温暖,让她流连忘返,有些舍不得,她还不想死!

    再次睁眼,程陌愣了很久,看到那古风古韵的床架的时候,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呆愣愣的起床,身上没有任何不适,也没有疼痛,她满脑子都是一种很惊悚的感觉:“老子不会又倒霉的穿越了吧?”

    战战兢兢的下了床,光着脚丫子站在铜镜面前。镜子里的姑娘白白净净的,脸蛋透着红润,娟娟秀眉挺立额头。捏了捏脸蛋,咬了下嘴唇,样子没有变,难道自己没有死?

    可是伤呢?恢复的这么好,一点伤疤都没有吗?

    程陌觉得匪夷所思,心头有说不出来的困惑。

    出了门,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像是乡下的屋舍,也不在烈王府,她觉得自己是不是又穿越了。

    屋子外面养着一些家禽,院子不大,不过有一颗很大的榕树,下面摆了躺椅案几。院门正大开着,能看到外面成片成片的粉色,风凉凉的吹在她的身上,空气中漂浮的花瓣落在了掌心。

    外面,竟然是成片成片的桃林?三月寒春,真是桃花争相开放的时候。

    程陌走了出去,小小的屋子被桃林包围,里面有无数小道也不知道是通往哪里的。程陌不知东南西北的走了进去,觉得这一刻美得好似人间仙境。

    漫无尽头的粉色花海,她孤独的置身其中,这么好的景色却无暇观赏。现在已经是三月,她昏迷的时候才十月未到的样子,那么……她到底错过了多久?

    想到这里,心头寒凉。她继续漫无目的的走着,突然眼里多了一抹沉重的颜色,和周围的粉嫩有些格格不入。他的背影依旧挺拔,背对着她,孤独冷傲的坐在轮椅上。不用回头,程陌就知道是北唐烈,眼泪那一刻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却没有声音。

    似乎感受到身后微小的动静,北唐烈驱动轮椅缓缓转过身来。她穿着赶紧柔软的里衣,洁白的仿佛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样。她看着他,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晶莹的眸子变得水汽氤氲,让人看着心疼。

    北唐烈对于她的醒来似乎一点都不吃惊,反而嘴角轻扬,寒冷的气质瞬间土崩瓦解。他挥挥手,神色祥和:“还不过来?”

    程陌乖乖的走过去,跪在他的身边抱住了他,再也忍不住嘤嘤的发出声音:“我睡了多久?错过了什么,还有你的腿……”

    “哭什么哭,老大老二看到会很开心的,和我回去吧,我慢慢和你说。”他淡淡的说道,嘴角的笑容镌刻在深入,化不开。

    一路上他缓慢的说,她认真的听,才知道她昏睡的将近半年里,大周风云变化,北唐忠意图谋反带兵包围皇宫,北唐烈出征平息宫变,在围剿南朝余党和北唐忠的时候,不幸伤了腿。而踏月也去挽留香儿,每隔一个月都会有书信。

    他轻描淡写的说着,程陌不知道当时的场景是多么的残酷,但是她知道肯定很疼。

    “现在我不是摄政王,和你在这屋檐农舍,一家四口其乐融融。你要的生活,我终于做到了,现在我问你,如今的我没有身份地位,你还要吗?”他轻轻地说着,像是吐出一片云,小心易碎。

    程陌抹去眼角的泪水,坚定无比的说道:“要,你可是我孩子的爹,怎么能不要?”

    她丢失了以前的记忆,可是无忧和顾卿的情感还在,她程陌即便开始了新的人生,也逃不过宿命的纠葛。挣脱三次可以说是三次重生,每次都有你,你说这不是天意是什么?

    既然爱你是我的使命,除了更好的完成,我实在是想不到其他的解决方法。

    程陌推着北唐烈回去,门口的两个小人儿一看到两人回来,立刻欢天喜地的跑了过去:“胖爷说的可真不错,今天恶婆娘真的会醒来!”

    老大红了眼睛,然后呆呆的喊道:“娘亲……老大好想你!”

    还没上前抱住她,就被老二粗鲁的一脚踹开。老二局促不安的说道,慢慢有眼泪流出:“恶婆娘,我以后再也不淘气了,再也不离家出走了,我会很乖很乖的!你以后不要吓我……”

    一提到这个程陌心中就来气:“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贪玩带老大出去,会被人捉住吗?你等着,等我吃饱喝足有力气我再来教训你!”

    老二第一次没有害怕,反而笑了,眼睛弯成了月牙:“哈哈,恶婆娘真的回来了,真好!”

    “好了,你们就不要叽叽歪歪的了,还要不要吃饭啊?”胖和尚从里面走了出来,灰头土脸,看来和厨房大战了许久。

    一见胖和尚出来,北唐烈的脸色冷了几分:“你怎么还在这?”

    胖和尚气呼呼的叉着腰:“程丫头是谁就活的?你九死一生的时候,是谁救你的?两个倒霉孩子是谁帮你养的?你除了养你的桃花,你会干什么?连个果子都不让人吃!我要是不在,你就等着死吧!”

    北唐烈的脸色有些难看,似乎被戳中了硬伤,别扭的转过头去:“现在程陌回来了,也不需要你了!”

    “你这见色忘义的小人,亏我照顾你小半年,你就这么待见我的?我告诉你,我就要住在这,我非要和你们一家四口折腾在一起,你拿我怎么滴?”

    “赛半仙……”北唐烈还没说完,胖和尚突然面色一变,连连挥手:“你要是再提这个人,我就放火烧了你的桃林!真是的,愣在哪里干什么都给我过来吃饭!”

    胖和尚什么都不怕,就怕赛半仙,不仅是因为是他师父,也是他的老不死的爹!当初赛半仙撂摊子不干去逍遥快活,现在他好不容易报复回来,将青玉丢给了他,可千万不能让他找到了。

    程陌看着胖和尚拉着两个孩子进屋,心里突然满满的,幸福感爆棚。

    “多大的人了还和胖和尚置气,还真是幼稚。”程陌撇撇嘴,揶揄道。

    北唐烈眸色一暗,阴测测的说道:“我只是不想有人打扰我们的生活。”

    “这就是你的不对啦,胖和尚救过我们的命嘛!在这住一段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