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泽 作品

第256章:冒险脱身(七)

    收回目光,姬升耀心里平静不少,随之身体也放松了下来。x顶 点 他刚想躺下继续睡觉,依稀感觉两只手的掌心处隐隐作痛,同时一种湿漉漉的感受正从掌心往外扩散。

    黑暗中,姬升耀展开手掌,凑到眼前,心想一探究竟。然而,全部都是徒劳,眼前还是一团漆黑,啥也没看见!只是鼻孔里窜进来一股子浓浓的血腥味儿,他忍不住把嘴贴到手上舔了舔,咸咸的、腥腥的.....

    姬升耀愣了愣,心想:“血?怎么会有血?”转念又一想,他明白了:“也许刚刚攥拳时用力过大,手指甲抠进了肉里,之所以当时没有察觉,皆因方才眼睛里、脑子里都是鬼魅魍魉,身体内的魂魄已然冲出了天灵盖,根本忘记了自己的肉身和灵魂,以至于手掌内进入了异物而浑然不觉。

    现在好了,心静了、魂魄也归了位,自然**上的疼痛便找上了自家大门......”他心里边想,双手边不自觉的垂了下去,摸到身下的床单,粘了粘,而后“嗨......”的轻叹一声,脑子里猛然冒出一连串的问号:“这种亡命天涯的日子啥时候到头儿啊!家里面到底怎么样了?古意把事情摆平了没有,怎么听不到半点儿消息......”

    念及这些,姬升耀不禁又想起了现在的处境,他在脑子里把这几年在砖窑厂的遭遇梳理了一遍,越琢磨越感觉自己掉入了一个吃人的陷阱里。

    首先,这几年虽说见月儿在工资单上签字,可是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真正的钢儿,有几次自己提出支取一部分工资寄往老家,却被厂领导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了,即便当中买了几次生活用品,也是拜托黄豆青捎带着采购的。自从到了窑厂,自己根本没有见过、更没有摸过钱,所有的财富仅仅是工资单上的数据而已。

    其次,在临时医疗点没有看见傻子,他现在固执的认为那不是偶然。就凭破砖窑里脏乱、四处漏风的医疗环境,还有老苏、老魏那副凶神恶煞、视生命如草芥的态度,他感觉傻子、老白还有那些叫不上名字的病人,必然都不会有好下场。

    “那么.......”姬升耀想到病人的下场,一个扭曲的、血淋淋的、张牙舞爪的“死”字接入了脑电回路,这个字不停撞击着他的神经,侵蚀着他的骨髓,使他即刻感到了一种揪心的痛。

    慢慢的,姬升耀把这个字从病人身上移植到了健康人身上,他不敢继续往下想,却又不由自主的下定了结论窑厂所有工人的结局都一样,大家伙儿根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逃不过这个“死”字!

    延续着刚才的思路往下琢磨,姬升耀终于看清了这座黑窑厂的本质。厂名、厂址、会计、工资表.......一切做的煞有介事,看起来像个正规的企业,但实际上这些都是伪装,砖窑厂合法的皮囊下,包裹着一颗狠毒的、肮脏的心,从吴喜海、章强、张培,再到黄豆青以及外面值更的这些保安们,他们都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禽兽,他们眼里只有金钱,所谓的工人只是作为自己赚钱的工具,坏了修一修,修好了,便多了一个手使得家伙什儿,如若修不好,那就弃之不用了,至于工具的质地是铁还是血肉,他们就不会再操这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