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火柴 作品

第九十二章 我死了你会想我吗?

    “我死了,你会想我吗?”

    “爸!!”

    从炕上坐起来,穿上鞋子在屋子里四处乱转,可他还是没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其实陆泽知道,他爸回不来了,再也回不来了......

    窗户上的玻璃已经裂了纹,外面钉上的塑料布早就烂的不成样子,风一吹,就被掀了起来,弄出哗啦哗啦的响声。

    室内的温度很低,轻轻喘口气,就是一口哈气。

    回到房间,重新钻回被窝,这床被子脏的已经不成样子,原本粉色的床单是陆楠留下的,现在已经看不出来颜色。

    借着被子里仅有的余温,他蜷缩成一团,脑袋也缩进了这个常人连喘口气都嫌脏的被子里,再次进入了睡眠。

    没睡多大一会陆泽就醒了,家里的时钟早就坏了,一直都没修,他也不需要有什么东西告诉他现在是什么时间,因为他希望时间是静止的。

    这回没了睡意,他搓了搓拧一下头油都够炒盘菜的头发,起身穿上父亲留下的军大衣,带上狗皮帽子出了门,房门也不锁,因为耗子进他家都得哭着出来。

    “大魔怔来了,快跑!”

    大街上,村子里的小孩都害怕陆泽,因为他确实精神不太正常,村子里大部分人都曾见过他自言自语的模样,哪里像个正常人?

    陆泽的母亲之前曾带他去医院检查过,医生告诉母亲,他是因为亲眼目睹了父亲的离世而导致的偏执型精神分裂,是一种重性精神疾病,也导致了陆泽的幻听和幻视,经常可以见到浑身是血的父亲回家。

    村子里留下来的人文化水平都没有高的,也不懂什么精神分裂,什么偏执型,说着都拗口,所以大家统称陆泽为......

    傻子。

    每月逢七会赶集,一批商贩都会在桥头卖货,陆泽想去买双袜子,他的袜子已经露了四个窟窿,左边俩、右边俩,总会感觉有点勒脚指头。

    是的,他就靠一双袜子过活。

    “来赶集了大泽?你兜里有钱吗?”

    “有,咋没有呢,我要买袜子,大强你们让我过去,别碰我......”

    村里不出去打工的小痞子逗了陆泽两句,这种人就是贱皮子,成天偷鸡摸狗,追疯子逗傻子,损事都让他们做尽了。

    但今天还好,赶集让他们有了别的事干,不再闲的逗弄陆泽,只是踹了陆泽屁股一脚,就嬉笑着离开。

    买了两双袜子,一共五块钱,把袜子揣进里怀放好后,陆泽突然看到了陆楠朝着自己这边走来,这让他很紧张。

    四处张望一眼,跑到一家卖散糖的摊子上,扔下一块钱,抓了几块糖就离开了,摊主认识陆泽,他看陆泽抓了一把最贵的糖也没阻止,赔就赔点吧。

    “小楠......”

    今天高中放假,正好赶上赶集,陆楠约上了两个同学来转转,看到陆泽后目光有点纠结,谁都知道她哥是个疯子,可她自己还是没有办法面对这个哥哥。

    她怎么也想不通,原本那个三天两头揍她一顿,但也疼她到骨子里的哥哥怎么就突然疯了呢?

    “嗯,你缺点什么?我给你买吧。”

    陆楠知道陆泽没有收入,整天在村里乱逛,时不时还发疯,现在自己兜里有点零花钱,他缺点什么,自己就给他买了吧。

    “我啥也不要......给你糖,你跟你同学分了吧。”

    “不用了,我不吃,你自己留着......”

    “给!拿着!哥走了啊......”

    陆泽装作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脸上带着笑容,抓过陆楠的胳膊把糖放在她的手心,转身跑开了。

    他像疯子吗?他都怕自己这副样子让陆楠在同学面前丢脸,他这样能是疯子吗?

    陆楠心里难受,她已经很久没去看这个哥哥了,自从父亲死后,李玉梅带着她改嫁,因为男方说什么也不能接受还得养一个疯子,所以陆泽主动提议自己就在家住,哪也不去。

    小时候陆楠受不了突然冒出来的姐姐,而且对她不好,所以总是跑回陆泽家哭诉,可随着那个姐姐改嫁,她也习惯了新的家庭,就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去给陆泽送口吃的。

    她开始逃避有一个疯子哥哥的事实,她有些受不了别人对她的白眼,可突然看到陆泽,他依旧记得赶集的时候给自己买几块糖,她心里还是难受的厉害。

    “你们吃糖吗?”

    递给两个同学,她们摇头拒绝,陆楠已经知道是这个结果,自己撕开一个吃了进去,味道没变,还是像之前那么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