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菲 作品

第二百二十五章 李良死了

    “是吗?”凤无痕双手拖着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身边的女子。

    “没、没有。”夜凤歌被他那眼神看得头皮发麻,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立马摇头。

    夜凤歌感觉把自己给坑到了,当初为什么要提议这个办法,让凤无痕代替成李良的样子,现在想想,当初做出这个提议以后,怪不得凤无痕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原来自己是被自己坑了。

    带上人皮面具以后,这人不知道是暴露本性了,还是因为成了李良演戏需要,一直对着自己索取个不停,害得夜凤歌每日每夜的腰酸背痛。

    凤无痕并没有打算放过夜凤歌,直接把夜凤歌抱在怀里,二话不说直接就啃了下去,夜凤歌心里一万个草泥马奔腾的呼啸而过,只是无奈不一会就沉浸在了凤无痕的温柔里。

    等两人结束以后,已经过去了很久,两人才不急不缓的起来吃饭,院子里的人对这一切仿佛已经习惯了,并没有大惊小怪的。

    两人用完膳以后,就在府里遛了一圈,然后又直接回了院子。

    在回到院子以后,夜凤歌显然感觉到院子里又多了很多的人,而且武功都很高。

    但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窝在凤无痕怀里,两人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现一样进了屋子。

    进了屋子以后,就只有她们两个人,夜凤歌坐在窗前,看着院子外围得里三圈外三圈的人,如果不是夜凤歌知道这是因为李老爷子疼爱李良的原因,肯定会怀疑这里关着的是重要的人犯。

    而夜凤歌敢保证李老爷子并没有发现李良的异样,也没有发现现在的李良已经不是真正的李良了,就算他有怀疑,可是他找不到李良的尸体,那么他也就是只能怀疑。

    况且他现在一心扑在如何和南宫擎浩斗智斗勇,根本不会发现李良的异常,而且凤无痕也是一个影帝级别的人物,就连南宫擎浩都没有发现,那这李老爷子就更不会发现了。

    夜凤歌坐在窗口,一直看着外面的人,突然眸孔一缩,立马转回头去,看向身后的凤无痕。

    凤无痕也刚好抬起头来,两人眼睛在空中交流,一些信息,两人相视诡异的一笑。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那么李老爷肯定没有把那些武器带出去,一定是放在了李府,而整个李府守卫最严的地方就是李良的院子,那么所有的人都会以为东西是在李府。

    但是李老爷子不是一般人,这么做疼就是告诉别人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那么整个府里,现在守卫最少的地方不就是李菲儿的院子,因为李菲儿出嫁了,那么整个院子就空了下来,就只留了几个人在那里打扫卫生而已。

    但是夜凤歌和凤无痕早就把整个李府从头到尾翻了一遍,根本没有什么暗道密室之类的,所以那些东西应该并没有被放在暗处,而是在众人都能看到的地方。

    而且装饰的极好,所以众人就连凤无痕前几夜探李府都没有发现,而南宫擎浩也没有发现,那么那东西会在哪里哦?

    夜凤歌和凤无痕已经知道了,只不过不确定而已,凤无痕和夜凤歌已经知道了,那南宫擎浩也应该知道了,所以现在就到了谁智高一筹,更快一步了。

    凤无痕和夜凤歌知道以后,并没有直接现在就去,而是一如往常一样,上床休息了,不一会房间又传出让人喷血的声音。

    外面的人都为凤无痕竖起了大拇指,没有想到少爷这么厉害,白天浴血奋战了一天,晚上又开始了。

    等月色挂上天空,屋子里的声音也停了下去,周围的暗卫也放慢了脚步生怕打扰到里面熟睡的人。

    在其他人都看不到的地方,两道身影和夜色融为一体,一晃而过,夜凤歌和凤无痕就这样避过所有的暗卫,神不知鬼不觉的到了李府的祠堂门口。

    两人并没有直接进去,而是在一颗高大的大树上躲了起来,茂密的树叶把两人严严实实的遮挡住了,隐蔽气息以后,谁也发现不了。

    在两人隐藏好身子以后,周围又有无数密密麻麻的身影飞了过来,和凤无痕夜凤歌猜想的不错,南宫擎浩定是想到了。

    只不过来这么多人,他就不怕被李老爷子的人发现吗?或许就是之力抱着今日一定要把东西弄到手,然后鱼死网破的结局了。

    夜凤歌看着他带了这么多的人,也理解了,谁让他生下来就是一个炮灰,不像自己没有空间这种东西,所以此刻不就是得找人来帮武器了。

    黑衣人虽然来得隐蔽,可是却马上就惊动了李府的人,那些黑衣人立马二话不说,直接拔出刀子刷刷的就像周在刺杀去。

    黑衣人来的很多,可是李老爷子的人也很多,不一会,就直接打了起来,这里离李良的院子有点远,但是那些人得到消息以后,也立马从李良那里飞奔而来。

    南宫擎浩原本是想要进去拿里面让自己日思夜想的东西的,可是无奈自己刚一有想法,就有无数的黑衣人把自己围了起来。

    就在众人打斗的时间,凤无痕和夜凤歌两人悄无声息的进了那祠堂里,虽然外面的人很多,但是却丝毫没有人发现两人,一是因为两人现在的武功已经恢复了前世的水平,就连南宫擎浩都不是她们的对手,更何况现在还被黑衣人纠缠着。

    两人进了祠堂以后,立马把周围看了一遍,等夜凤歌看到那些高大的佛像以后,眼角的笑意更深了。

    夜凤歌缓缓的走了过去,轻轻的敲打了一下佛像,当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以后,夜凤歌的嘴角更加的大了,没有想到李老爷子居然也有这么聪明的时候,谁会猜到,李老爷子会把那么强大的武器,藏在佛像里。

    两人也不多做停留,直接把祠堂里的东西全部装进空间里,就连一个凳子都没有放过,把整个祠堂装的一干二净以后,两人又悄无声息的走了出去。

    两人出去以后,直接就往李良的院子走去,等回到院子以后,李良慌乱的起床,拍了拍正在睡熟的美娇娘,两人立马就往祠堂的方向赶了过去。

    因为李良的武功比李老爷子高了很多,很多,所以当李老爷子到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儿子被人单方面虐得不行不行的,一直狂喷血。

    怒火攻心,李老爷差点就晕了过去。

    “太子殿下这是何意?”李老爷稳住身形,气急败坏的指着颤抖的手指,大声的呵斥道。

    南宫擎浩根本不理会李老爷子,看着李良就像看着死人一样,这几日不是很拽的吗?不是很叼的嘛?现在怎么不行了?

    今日不把李良打死,也要给他一点教训,不死也得残了,南宫擎浩把这几天的怒气全部都发泄了一通。

    李良已经浑身是血了,就在南宫擎浩一掌快要落下时。

    “砰!”响亮的一声,就只见刚刚还一身杀气的南宫擎浩,此刻身体上正在冒着火烟,黑衣人惊讶的看了过去,就看到南宫擎浩的胸膛上有了一个大大的窟窿,此刻正在不停的往外冒着血。

    “你真敢!”南宫擎浩没有想到李老爷子居然敢这样对自己,于是一只手立马捂住胸口,疼的不停的冒着冷汗,但是势气依然没有减,一脸怒气的看着李老爷子。

    众人寻着声音看了过去,才发现李老爷子手里拿着一个奇怪的黑不溜秋的东西,就是那个东西,让太子一瞬间就受伤了吗?

    黑衣人有的迷惑,但是有的不疑惑,而和李老爷子的人则是更加的清楚那些是什么东西。

    看着李老爷拿出那东西以后,黑衣人也立马从怀里拿了出来,直接对准太子带来的黑衣人。

    一瞬间,周围都静悄悄的,南宫擎浩看了一眼周围

    ,脚狠狠的用力往躺在地上的李良一脚。

    “李郎!”美娇娘在一旁,看着李良浑身是血,整个人担忧不已,此刻已经泪流满面了,在看到南宫擎浩这样对待李良,美娇娘直接就忍不住,整个人的就扑向李良。

    李老爷子愣住了,其他人也愣住了,南宫擎浩看着飞过来的人,嫌弃的直接一脚,美娇娘直接就被踢飞出去很远,整个人撞到了刚刚她们躲的那颗大树上,砰的一声,惊天动地,落在地上以后,就直接没有声了。

    夜凤歌晕倒之前,暗骂了一声娘,早知道这么疼,自己为什么要说演戏。

    “娇娘、娇娘!”被南宫擎浩踩着的李良看着美娇娘就这么没气了,顿时整个人都哀伤不已,痛哭流涕。

    周围的人都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谁不知道这美娇娘是李少爷的心头宝,而这李少爷又是李老爷的心头宝,那美娇娘是李老爷的心头宝啊,一时之间,谁也不说话,就静静的视线在南宫擎浩和李老爷子李少爷三人上来回看。

    南宫擎浩明明已经被打伤了,但是还没有倒下去,周围有黑漆漆的东西一直对着她们的脑袋,所以黑衣人在没有得到命令时也不敢轻举妄动。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