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笔 作品

第76章 顾丽回来了

    她咽了咽口水,差点叫出声来,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瞪大了眼睛看着丁眇眇:“你怎么把白大神也带过来了?是怎么通过阿姨的慧眼的?”

    丁眇眇连忙把白予拉进宿舍,探出一个头,往走廊尽头看了两眼,确定没有什么人经过之后,才猛地把门关上,长舒了口气:“我跟宿管阿姨说,让白予帮忙修电脑。”

    菲菲点了点头,皱着眉头想了一下,抬起头问她:“那他该不会真的就是来修电脑的吧?”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神总是不敢往白大身上看,可能是因为刚才她对丁眇眇的热情有些过分,导致现在她都觉得白大神眼神有些冷冷的,似乎对自己不是很待见一样。

    可能是她的错觉,但是她真的觉得,白大神对丁眇眇的占有欲好强啊……

    想着,菲菲不禁打了个寒颤,丁眇眇见状,有些担心地问她:“你怎么脸色有点差?还好吗?是不是顾丽也对你做了什么事情?”

    闻言,菲菲连忙摆了摆手,一脸正经地看着丁眇眇,刚想说话,才想起还没有请人家坐下,连忙拿出芳芳的凳子,放在白大神面前:“您坐,您坐……”

    丁眇眇一脸无语地看着眼前的人,不知道她怎么变得这么殷勤又怂包,以前怎么不见她对自己这么好?

    “菲菲,我们就过来收拾一下东西,不用坐的,你把凳子收回去吧。”

    说着,她就走到自己的床位上,皱着眉头看着那张明显已经坏掉的桌子,半天没有出声,白予走到她身边,碰了碰她的肩膀,丁眇眇这才回过神来,转过头朝他笑了一下:“我没事……”

    白予这才放心,专心地观察起她那张桌子,他话不多,基本上有什么想法都在心里面过了一遍,没有必要的一般不会说出口。

    但是在看到桌子上那团焦黑的第一眼,他就紧紧咬着牙,拼命忍着自己心里那股怒火,这好歹只是弄坏了桌子,如果运气不好,真的让那瓶硫酸沾在了丁眇眇的脸上……

    他紧紧捏着拳头,强迫自己不往那方面想,只要想到那个画面,脑子里就像一块完整的玻璃,被人打了一拳又一拳,迅速碎成五花八门的渣子,更在脑海里面一阵一阵地疼。

    丁眇眇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只是掏出手机给桌子还有化妆水,都拍了个照,突然想到什么似地扭过头问菲菲:“顾丽那是不是还有个硫酸瓶,你有没有拿到?”

    菲菲有些内疚地看了她一眼:“不好意思,我没有抢过她,本来我想要拿过来的,但是顾丽跑了。”

    丁眇眇连忙走过去,戳了戳菲菲的脸:“傻逼,你看我像怪你的意思吗?”

    菲菲猛地把丁眇眇在自己脸上作乱的手打了一下,嗔怪道:“傻逼,叫谁呢?”

    简简单单一个玩笑,两个人之间的氛围一下子就轻松下来,菲菲心里面那莫名奇妙的内疚感,也一下子烟消云散,跟丁眇眇相处起来,只有轻松和愉快,完全没有当初和顾丽共处一室的压抑和不舒服。

    两个女孩子在一边打打闹闹的,白予一直没有说话,沉默地在丁眇眇的床位上看来看去,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丁眇眇跟菲菲打闹了一阵之后,突然看到白予正专心致志地看着自己的桌面,突然坏笑着,走到白予的身后,起了坏心眼,猛地推了他肩膀一下,吓了他一跳。

    但是白予完全没有被吓到的反应,只是转过身子淡淡地瞥了丁眇眇一眼,丁眇眇便像被训斥了一样,马上乖顺下来,憋着嘴巴,安静地站在他身后,低着头咬着手指:“就是逗你玩一下,不要这么严肃嘛……”

    一旁的菲菲看得瞠目结舌,虽然丁眇眇作为她们寝室的颜值担当,往大了说,应该是作为她们整个学院的颜值担当,不说像杜雅白表现得那样温柔可人,善良大方,楚楚可怜,至少也应该像个正常女生一样,惹人怜爱。

    但是相处久了,她们才发现,其实丁眇眇就是一个混世魔王,整天满口段子,嘻嘻哈哈的不说,人还特别的粗糙。

    当然这个粗糙是指性格上的粗糙,总是大大咧咧,不把任何事情放在心上,虽然不记仇,但也是有仇必报,什么话都直接说出来,藏不住心思的那种。

    而且她虽然没有公主病,但的的确确是一个小霸王,平时跟芳芳和菲菲打成一片,在两个直爽的东北女生里面,丝毫没有逊色的意思。

    她哪里看见过丁眇眇这么低眉顺眼的样子,只是一个眼神,就能够让她服服帖帖,俯首称臣。

    虽然对象是白予,这个无数少女心中的yy对象,但是看到丁眇眇这么沉溺于爱情的样子,菲菲还是有些不适应,忍不住冒出一些鸡皮疙瘩。

    白予看丁眇眇一脸委屈的样子,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脸色过于严肃,眉眼缓和了一些,在丁眇眇头上拍了一下:“正事还没做完,不要总是没个正形。”

    丁眇眇突然坏笑一声,牵着白予的手在手心里面画了个圈圈:“我虽然总是没个正形,但是我没有总是不正经……”

    一旁的菲菲实在听不下去了,连忙打断她:“停停!我喊你回来是让你解决这个危机的,不是让你来给我喂狗粮的,当着我的面,你们也太闪了吧,我的钛合金狗眼已经快要被闪到报废了……”

    听完,丁眇眇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拉着白予的膀子甩了一下:“那我们赶紧收工,然后去你的公寓……休息休息?”

    她那两个字说得暧昧无比,光是上扬的尾音,就能够让人想到无限旖旎的心思。

    白予脸上有些红,但又想到不能够在这个小胖子面前露怯,只能强忍双颊的热度,捏了捏丁眇眇的脸:“你先把行李收拾好,我去教务处一趟。”

    丁眇眇愣了一下,不太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为什么要收拾行李啊?我带两件换洗的衣服不就行了吗?又不是不回来了……”

    他话音未落,白予脸色就一下子沉了下来,满脸写着不悦:“丁眇眇,这件事情我不想跟你讨论。”

    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她们的室友关系已经僵化到没有挽回的余地,她都不愿意跟自己住吗?

    白予这样想着,眉头凝得更紧,突然有些看不懂丁眇眇对自己的喜欢了:“我只给你一个选择,要不住进来,要不别进来。”

    他语气十分生硬,完全没有缓和的余地,丁眇眇听得十分委屈,但是知道白予还在气头上,说的也是气话,所以并不想要跟他硬着来,于是放软了声音,拉着他的膀子撒娇道:“我们下次再讨论这个问题,好不好?先把这个事情解决了,在顾丽这件事情解决之前,我都待在你那里,行吗?”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