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36:一张泛黄画卷

    雨芡深度昏迷,什么都不知道。

    后背的伤口即便上了药,道道血痕,依旧触目惊心。

    上官清越还以为,能从雨芡的口里,问出来一些关于君冥烨和哥哥去向的线索,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也只能打消这个念头。

    冷玉函写了休书,放在雨芡房间的桌子上。最后看了一眼,在床上昏迷的雨芡,那一张秀美的脸,苍白憔悴,看着就让人心疼。

    冷玉函叹了口气,很轻很轻,几乎没人听见。

    上官清越站在雨芡的床前,身后传来冷玉函毫无感情的声音。

    “公主,还是出去吧,这里……不干净。”

    上官清越没动,依旧看着床上昏迷的雨芡。

    虽然不太喜欢雨芡张扬处事的作风,但总觉得雨芡心地不坏。

    上官清越还记得,雨芡之前给自己连恶露都换过,若不是心地醇厚之人,怎么能做到这种程度。

    一般的娇滴滴小女人,早就恶心地躲开了。

    冷玉函转身走了出去,没有再去看床上昏迷的雨芡一眼。

    院子里,那个书生的尸体,已经被处理了。

    春兰跪在地上,一直嘤嘤地哭。

    冷玉函站在沾染血迹的院子里,阳光明亮晃眼,但还是盯着那一片鲜红发呆。

    杨伯带人将地上的血迹赶紧处理干净。

    冷玉函这才回过神,一步一步往外走。

    蓝颜儿怯怯地跟上去,低低呼唤一声。

    “将军……”

    蓝颜儿抬起纤白的手,想要触碰他,但感觉到他周身孤寒沉落的气息,又将手缩了回来。

    “这回,清静了。”

    冷玉函望着瓦蓝的天空,怅然叹息一声。

    “将军……”

    蓝颜儿很想安慰冷玉函一声,却又不知如何开口,一双通红的眼睛,只能生生望着他高颀的背影。

    冷玉函忽然回头,视线却不是看向身后的蓝颜儿,而是落在还在哭泣着的春兰。

    “乱棍打死。”

    轻轻的下令,便已决定了春兰的生死。

    春兰吓得浑身一抖,声音哀求,“将军,不要……”

    春兰不住摇头,浑身颤抖。

    “将军饶命……饶了春兰吧……”

    “你的情郎都死了,你们若感情深厚,不是应该随着一起赴死?”冷玉函冷笑一声,满目苍茫。

    冷玉函的声音很淡很淡,但已吓得春兰浑身颤栗。

    “将军……饶命……表哥真的是……是春兰的未婚夫婿……”春兰不住碰碰磕头。

    “春兰怎么胆敢欺瞒……欺瞒将军。”

    “现在已经死无对证了,不是么。呵!”冷玉函又是一声冷笑。

    蓝颜儿困惑看着冷玉函,心下很诧异,为何他忽然一纸休书将雨芡给休了?他们之间感情那么好,即便发生这种事,也该手下留情才对。

    冷玉函一直那么宠爱雨芡,一个青楼女子,八抬大轿入将军府,成为正妻,天下难得的殊宠。

    这就是男人的爱么?还是这个男人的心,也不曾那般深爱过雨芡?

    蓝颜儿不禁感伤,当触及到冷玉函眼底毫无感情欺负,好似瞬间空洞了没有任何光彩的眸子时,她的心口犹如被刀子划过。

    在这个男人的心底,终究还是爱着雨芡的吧。

    春兰见到提着棍棒,向着自己走来的两个膘膀下人,吓得三魂丢了六魄,彻底瘫在地上,面如菜色。

    一声接着一声,棍棒打在身体上的声音,伴着春兰凄苦的哀嚎。

    蓝颜儿听得心惊肉跳,差一点昏厥过去,幸亏翠玲一把将她搀扶住。

    “将军,还是饶了春兰吧!她只是一个丫鬟,人微力薄,罪不至死啊。”

    冷玉函的视线,终于落在蓝颜儿的身上,“这个丫头,嘴巴不老实,人也不老实,经常欺负你,你还帮着她说话。”

    蓝颜儿没想到,冷玉函竟然知道,她经常被春兰耀武扬威地欺负。

    “我相信春兰没有恶意的!她只是一个丫鬟,没有什么主见,无外乎就是看别人做什么,她便跟着做什么!将军还是饶了她吧!”

    “那也是因为受了主子的属意,才胆敢以丫鬟的身份,欺负夫人!”冷玉函恼喝一声。

    蓝颜儿吓得不敢说话,只用一双水雾氤氲的眸子,深深地望着他。

    春兰的哀嚎声,还在院子里回荡,不住喊着“将军饶命”。

    冷玉函还是没有饶了春兰。

    等春兰断气的时候,直接被下人拖拽了出去。

    一地的血,触目惊心。

    蓝颜儿不敢看,忍着恶心,绢帕掩嘴。

    蓝曼舞也紧紧闭上眼睛,不敢多看一眼。她现在是以蓝颜儿丫鬟的身份,留在将军府,为了保护腹中孩子,不将自己暴露,她向来鲜少说话。

    但蓝曼舞不解,凭借冷玉函对雨芡的宠爱,难道不应该将事情问得更清楚一些,再做决断?匆匆打死了那个书生,还有春兰,将雨芡休了,解决的未免有些太过仓猝。

    想来也是,身为大将军,自己的女人却和别的男人有染,只希望尽快了结,不让此事宣扬出去抹黑他大将军的威名,也在情理之中。

    但还是觉得,好像有点牵强。

    蓝曼舞偷偷看了一眼冷玉函,这个男人自从打死那个书生后,变得沉默了很多,而在那沉默当中,又似隐藏了一些无奈。

    蓝曼舞悄悄拽了蓝颜儿一下,低声说,“这个时候,你少说话,免得被殃及。”

    蓝颜儿低着头,咬了一下嘴唇,“他心情不好,看着心疼。”

    她舍不得,在他难受的时候,置之不理。

    蓝曼舞看到蓝颜儿眼底遮掩不住的深深情意,便已了然,蓝颜儿已经爱上冷玉函。

    蓝曼舞不禁为小妹心疼,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那种煎熬,是世间最难承受的痛苦。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