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37:天下男子皆薄幸

    叶少轩声音低沉地继续说下去。

    “我连爷爷都没见过,更别说我太爷爷!我只有在每年祭祖的时候,拜祭过他们的灵位。而他们的画像,我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一直都挂在庙堂,后来居然失窃了。”

    “我太爷爷这张画像,还是从我爹的遗物中,不小心发现的。”

    上官清越的脸色已经苍白无色,“如果说,你太爷爷早就过世了,那么无底崖的老头,从小出现在你身边的老伯又是谁?你们叶家九代单传,没有旁系血亲,不会模样这么相似!就算模样相似,眉宇中的一颗黑痣,总不能也一模一样吧。”

    “我敢肯定,那个老伯就是我的太爷爷上清老人!”叶少轩无比肯定道。

    “那么你太爷爷当年,就是没死了!”

    “怎么会!听我爹说,我太爷爷是病故,棺柩选择火葬,已经只剩下一撮骨灰。”

    “……”

    上官清越身体一晃,莺歌赶紧搀扶住她。

    “公主!”

    上官清越讷讷抬头,看向面前的叶少轩,“那么……我们见到的,到底是人……还是鬼?”

    接着,上官清越不住摇头。

    “怎么可能!这个世上怎么会有鬼魂。”

    想到自己之前做的梦境,那个关于前世的支离破碎画面……

    若没有鬼魂,前世的事,又如何解释?

    “就算是鬼魂,白天他出现过,不会……”上官清越说不出话来,意识杂乱。

    “我也很奇怪,所以才来亲自面见公主,说清楚这件事!”

    上官清越抓紧双手,掌心渗出一层细汗,“事情,似乎更加复杂了……怎么会这样……”

    叶少轩也想不通,“发现这件事,我也一头雾水,实在想不出来什么破绽。三师叔或许能知道一些,但三师叔已经……”

    叶少轩心痛地哽住声音,“现在青峰庄上,已经没有老辈的人物,没人会知道当年的确切事实。”

    叶少轩无奈闭上双眸,叹息一声,“当初让我杀了三师叔,了结三师叔痛苦的人,也正是老伯。难道……”

    “难道三师叔真的知道些什么?老伯才让我杀了三师叔灭口?”

    上官清越仰头看看已经日光落尽的天幕。

    在遥远的东方,已经有一轮圆月皎洁升起。

    上官清越更觉浑身无力,彻底瘫在莺歌的怀里。

    “难道哥哥……今天就没有办法相救了?”上官清越的眼角,浮现晶莹的泪光。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突变,风起云卷,大地被狂风卷得呜呜作响。

    浓郁的乌云,片刻便将清静的天空厚厚遮盖,也遮住了皎洁的月光。

    莺歌大喜,“公主,阴天了!是好事!”

    上官清越绝望的脸上,也浮现了一些喜色,“太好了!天不绝人!只要遮住月光,哥哥便不会毒发致狂。”

    上官清越焦急在院子里徘徊,“到底要去哪里找到哥哥?莺歌你快去看看,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让雨芡醒过来。”

    莺歌转身正要奔出去,又被上官清越唤住。

    “你将雨芡带来我院子养着,免得冷玉函先将人丢出将军府。”

    “是,公主!”

    雨芡被送入厢房,大夫不住给雨芡的伤口换药,但雨芡发起高烧,意识不清,不管上官清越怎么呼唤,都是不能苏醒过来。

    这个时候,去追南宫鸿雁的司徒建忠回来了。

    “情况怎么样?可抓住人了?”上官清越紧张问。

    司徒建忠惭愧地低着头,“公主,属下无能,被她给跑了。”

    上官清越心口一沉,“那个女人,偷盗龙珠做什么?到底什么目的?!”

    “她一路向着南方的郊外奔跑,本来已经快要追上了,四下又是一片空地,完全毫无遮挡,但是人……就好像蒸发了一样,凭空消失了。”

    “凭空消失?”上官清越皱眉。

    司徒建忠想了想,“传言中,东朝国的人,都会一些巫术,莫非她就是用巫术逃走了?”

    上官清越不住在房间里徘徊,见床上的雨芡,还没有苏醒,心中更是烦乱不堪。

    现在倾城公子也不在,不然一定有办法救雨芡。

    上官清越忽然想起来一件事,“莺歌,你去我房里,将倾城公子之前的药膏,还有药丸都拿来。”

    上官清越有一盒从南云国带来的嫁妆,一盒专门用来愈合外伤的药膏,是出自倾城公子之手。

    还有之前的药丸,倾城公子说过,是可以让她虚弱身体快点恢复的药丸。

    上官清越赶紧让莺歌将药丸给雨芡喂下。

    又用药膏敷在雨芡身上的伤口上。

    没过一会,雨芡因为疼痛而不安稳的状态,渐渐安静了下来,脸色也不再涨红高热,渐渐恢复正常。

    上官清越端来一杯冷茶,猛地泼在雨芡的脸上。

    雨芡浑身一个激灵,渐渐从昏睡中苏醒过来。

    “醒了醒了!”莺歌高兴地去搀扶雨芡起身,免得雨芡再昏迷过去。

    上官清越赶紧问雨芡,“告诉我,我哥哥的下落。”

    雨芡的意识还处在混沌中,迷蒙地摇了下头,眼前的视线也不清晰。

    “再给我一杯冷茶!”上官清越喝道。

    又一杯冷茶泼了下去,雨芡终于彻底清醒了,抹了一把脸上淋漓的水,视线也渐渐清明。

    “公主?”她似乎不是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上官清越没时间和雨芡浪费,“快点告诉我,我哥哥到底在哪里。”

    雨芡咬住嘴唇,清醒过来,反而犹豫住,不敢将这么秘密告知上官清越。

    上官清越贴近雨芡,声音寒凉,一字一字对她说。

    “只要你告诉我,我哥哥现在的下落,我就让冷玉函收回休了你的休书!”

    雨芡的眼底,当即亮起一抹光明。

    “公主说话算数。”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