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38:耐不住寂寞的物种

    上官清越和莺歌都没想到,她们刚出了将军府,竟然遇见真的刺客。

    对方显然埋伏在将军府周围许久,只待机会,一举出手。

    他们皆是一身黑衣,虽然只有五人,但各个身手极好。

    手中明晃晃的大刀,纷纷对准的目标,都是上官清越。

    “又是来杀我的!”上官清越冷笑一声,在刀光剑影中周旋,游刃有余。

    她的身体,现在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应付起来也不费力。

    何况还有莺歌这个高手,岂会让几把刀剑,伤及上官清越分毫。

    “公主,你先走,这里有我。”莺歌道。

    上官清越仰头看了一眼,乌云滚滚的天空,风声呼啸,乌云翻滚,已在有的云层缝隙中,看到一片清澈的天空。

    若大风继续下去,就算有一场电闪雷鸣的狂风暴雨,只可今夜还会晴天。

    “好!你自己小心一些!”

    上官清越纵身飞起,上了屋顶,向着无风楼的方向飞去……

    但上官清越真的没想到,居然还有埋伏拦路。

    又有数个黑衣人,举着大刀,在夜风中呼啸而来。

    上官清越赶紧旋身而起,黑色披风在风中飞扬,竟被一刀斩断成片片碎片,在风中飞扬而散。

    上官清越赶紧一个翻身,又躲过了横扫而来的一刀。

    上官清越一把拔下发髻上的银簪,握住在手中,奋力刺去,正中一个刺客的心口,顿时血光喷溅而出。

    又一个刺客,从后面袭来。

    对方人数这么多,上官清越显然招架不住。

    就在那一把大刀,即将从后面将上官清越刺穿的时候,翎儿绿色的身影一闪,横空而来,手中长剑,直接刺穿了对方的胸膛。

    上官清越一惊,就见数名手持长剑的黑衣人,已经纷纷跃上屋顶,与那几个刺客厮杀一片。

    “姑娘,受惊了!”翎儿对上官清越一笑,两个梨涡深深。

    上官清越隐藏在披风帽子下的脸,轻轻抽动了一下。

    她穿成这个样子,这两伙人,还能知道是她。该说她掩藏的不好,还是他们早就知道,她会从将军府出来?

    隐隐中,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正推动全局的发展。

    但她又说不清楚,到底哪个环节出现了错误。

    上官清越一个翻身,从屋顶跳下去。

    街上还有很多行人,大家见要下雨,急匆匆地在街上奔走回家。

    上官清越便混在人群中,脚步匆忙,试图将跟在后面的翎儿甩掉。

    不管翎儿帮过自己多少次,这个丫头都让人觉得可疑之处太多。

    翎儿知道上官清越在躲着她,也不冲上来,不远不近地,面带笑容地一路尾随上官清越。

    上官清越忽然拐入一条巷子,向着深黑的深处走去。

    翎儿也赶紧拐进来。

    上官清越见到早就等在这里的叶少轩,他摘掉脸上的黑面纱。

    “公主,我们走吧。”叶少轩道。

    上官清越回头看了一眼,见她站定脚步,便也站定的翎儿。

    “你去将她拖住。”上官清越道。

    叶少轩十分听话,当即向着翎儿飞扑而去。

    安静的巷子里,响起一片乒乒乓乓的刀剑撞击声。

    上官清越赶紧趁机,旋身飞起,跃过一侧的巷子高墙,向着无风楼的方向快速飞去。

    她记得,无风楼在南阳城南郊一片空地上。

    忽然想起来,司徒建忠说,南宫鸿雁便是在南阳城的南郊消失。

    难道南宫鸿雁,也是去了无风楼?她拿着龙珠,去无风楼做什么?

    出了南阳城,继续一路向南。

    终于远远看见了高耸的无风楼,在楼顶上,依旧亮着明亮的灯火,也不知道是谁在那里。

    上官清越的心口,倏然一颤,不知缘何,眼角竟然潮湿了。

    她一步步地走过去,还没靠近无风楼,就发现周围包围了很多的官兵。

    “看来哥哥真的在这里了。”上官清越的心口,一阵寒凉。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倏然传来一道似笑非笑的声音。

    “寻寻觅觅,觅觅寻寻,终究还是被我寻到了。”

    上官清越听到这道戏谑的声音,浑身一惊,猛地回头。

    林慕南一袭深色贵公子华袍,手摇折扇,笑容带着阴狠,阴狠带着柔润,柔润中却又有一抹贪婪。

    “你怎么在这里!”上官清越向后一步。

    只要逃出这一棵遮挡住自己的大树,便能让不远处的官兵发现自己,而不被林慕南生擒。

    上官清越清楚,自己的武功,可不是林慕南的对手。

    “当然是来找我的大美人儿的!呵呵……”林慕南一收手里的折扇,笑得淫靡,眼光赤裸裸地盯着上官清越。

    “生过孩子的女人,更有韵味了,看着就血脉喷张。”他的视线,毫不遮掩地落在上官清越更加丰满的胸前。

    上官清越恼怒,一个侧身,避开林慕南的视线。

    眼前忽然出现一把折扇,拦在上官清越面前。

    “我的大美人儿,本少爷寻你寻的好苦啊,你可不能辜负了本少爷!总要让本少爷尝一点甜头,才能让本少爷这心里啊,舒服一些。”

    林慕南凑近向来,在上官清越的耳边轻轻呵气,让上官清越一阵恶心。

    “林慕南,冥王就在不远处,你就不怕冥王杀了你!”

    林慕南仰头大笑起来,“若我说,你在小树林和我私会,冥王会怎么想?”

    “你!”

    “哈哈!美人儿怕了?本少爷对你痴心一片,不嫌弃你生过孩子,你还装什么清高!月子里寂寞那么久,很难耐吧。嘿嘿……”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