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39:再不会相信你

    林慕南仰头看了一眼天空。

    乌云滚滚,电闪雷鸣,大雨即将而至。

    他想了下,笑着对怀里香喷喷的美人儿说,“去破庙好啊,本少爷还没在那里玩过。”

    上官清越根本不知道,树林里有没有破庙。

    林慕南也不是南阳城人,自然也不熟悉这里的地形。

    他抱着上官清越在树林里找了半天,大雨已经下下来,电闪雷鸣震耳欲聋。

    “你不会骗我吧!”

    大雨砸在身上,已经将林慕南整个淋湿。

    “没关系,想要玩,哪里都能玩!雨中颠鸾倒凤,本少爷也没玩过。”

    就在这个时候,林慕南的脖颈上,忽然横了一把寒光凛凛的长剑。

    莺歌凝声道,“放开公主。”

    林慕南当即不敢乱动,缓缓放开怀里的上官清越。

    莺歌将手里的长剑,又逼近林慕南的脖颈一分。

    大雨中,他只觉得脖颈上冰冰凉,一路凉到心底,“好啊,前有螳螂,后有黄雀!”

    上官清越揉着疼痛麻木的双手,讽刺地哼了一声。忽然抓紧手里的银簪,狠狠刺入林慕南的手臂,用力向下一划。

    林慕南痛得哀叫一声,顿觉整条手臂痛得失去了知觉,鲜血汩汩往外涌。

    “别乱动,否则现在就杀了你!”莺歌冷喝一声,长剑更加狠历地逼近林慕南的脖颈。

    林慕南当即不敢乱动,生怕自己当场死在这里。

    “这就是你染指我的下场!”上官清越将银簪上的血迹,用林慕南贵重的袍子擦干净。

    “若你再有下次,我割断的,就会是你的脖颈。”

    上官清越狠毒地瞪了林慕南一眼,加快脚步,向着无风楼而去。

    莺歌特意等上官清越走远,这才一脚踹在林慕南的屁股上,转身追向上官清越。

    林慕南痛得哎呦一声,倒在地上的泥泞中。

    他一手捂住不住流血的手臂,脸上都是痛色,还有淋漓的雨水。

    他目光狠毒地瞪向上官清越已经远去的方向,恨得咬牙切齿,“竟然栽在两个娘儿们手里!!!”

    “上官清越,你这只肥羊,本少爷吃定了!没听说过,越是难吃到嘴里的,越刺激!!!”

    林慕南愤恨挥起一拳,用力砸在泥泞的地上。

    上官清越已经浑身湿透,在大雨中,奔到无风楼,被几个官兵拦住。

    他们不认识上官清越,“这里已经被禁封,不许任何人靠近!”

    上官清越哪里顾得上那么多,飞身而起,直奔不远处的无风楼。

    官兵赶紧抽出佩剑来追,莺歌赶紧断后,阻挠了追向上官清越的官兵,见上官清越飞远,莺歌这才纵身追来。

    上官清越寻不到去地窖的入口,沿着台阶上了无风楼。

    君冥烨果然在无风楼中。

    他闭着双眸,慵懒地卧在榻上,身边倒着两个酒壶,四处酒味。

    外面狂风呼啸,暴雨瓢泼,即便无风楼开着窗子,依旧没有一丝风半点雨星落进来。

    “你还是来了。”

    君冥烨没有睁开眼,却已知道来的人是谁。

    他似叹非叹,似笑非笑,唇角微扬,容色喜怒不明。

    “我哥哥在哪里!”

    上官清越声冷如冰,目光如箭,盯着君冥烨俊美无俦的脸,那刚毅的棱角,在灯火下的曲线,掩藏了一层看不透的阴影。

    “在他该在的地方。”

    君冥烨终于挑开他深邃幽远的黑眸,视线缓缓落在上官清越身上,飘忽不清。

    “你没有权利主宰我哥哥的生死!君冥烨,带我去见我哥哥!”上官清越抓紧双拳,忍住心口的钝痛,不让自己在他面前,展现受伤的一面。

    “他很危险!你比我清楚!”

    “再危险,他也是我哥哥!”上官清越心痛地喊起来,眼底隐现一层水雾。

    “小月儿,你的哥哥,已经不是原先的哥哥,你要看清楚现在的现实!”

    “我只看到,你欺骗了我!在用你给我编织的美好幻梦中,其实掩藏着一把寒冷的刀。”

    上官清越激动地喊了起来。

    “什么无风楼!什么冥王宠爱王妃入骨入髓!无外乎是为了掩藏你修建地窖的冠冕堂皇借口!我却还傻傻的以为……”

    上官清越的声音哽住,几乎用尽全力,才说下去。

    “以为一切都是真的!”

    “小月儿……”

    君冥烨看到上官清越眼底深深的沉痛,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向着上官清越抬起手,她却连连后退。

    “告诉我,哥哥的下落,我要见我哥哥!地窖的入口,到底在哪里。”

    “到底是谁告诉了你这一切!”君冥烨恼怒非常,他一直瞒着上官清越,就怕她知道了真相,会接受不了,也再不能原谅他。

    没想到,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你无需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我现在只要哥哥,只想见到哥哥!”

    哥哥曾经许诺她,他们一家人会团圆,会接她和孩子回到南云国去,他们一家再也不分开……

    在此刻,越是想到哥哥曾经许下的承诺,便越是心痛欲碎。

    “我不会让哥哥出任何事!就是拼上……我这条命,也不会让你得逞!”上官清越转身就往楼下跑。

    君冥烨赶紧追上来,一把拽住上官清越的手臂。

    “小月儿,你冷静一点!事情还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现在乌云密布,又将你哥哥隐藏在地窖不见光线的地方!月光渗透不进去,很可能正也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上官清越用力甩开君冥烨的手。

    “我进来时,你脸上浮动的杀气,已经说明了一切。”她目光冷冷地凝着他。

    “是你自己说,万不得已,你会选择极端的方式,解决一切麻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