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40:若能逃过一劫

    地窖的隧道修的很深很深。

    一路向下走了很远,才渐渐看到地窖内昏暗的光火。

    上官清越赶紧冲在前头,却被君冥烨一把拽住。

    君冥烨仔细听了一下地窖内的动静,见一片安静,这才牵着上官清越的手,一步一步往前走。

    上官清越抬头望着走在自己身前,小心翼翼浑身警惕的他,心中滋味交杂。

    这个男人,还是在关心她的安危,可这个男人提防警惕的人,却是她的亲哥哥。

    这种滋味,只有放在自己身上,才知道有多煎熬。

    终于走下了台阶,蓝曼舞忽然从上官清越的身后,冲到了君冥烨的前面。

    看到蓝曼舞那么紧张哥哥的样子,上官清越欣慰又难过。

    多么希望哥哥可以得到自己的幸福,多么希望哥哥能早些好起来,可以去完成他肩负的责任。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相恋的人不能在一起,还要备受折磨。

    百里不染见蓝曼舞冲进去,便知道上官清越肯定也来了,赶紧迎出来,目光落在君冥烨抓紧上官清越的手上,眉心倏然一紧。

    “美人儿,你怎么来了!”

    “我不放心哥哥!”果然倾城公子也在这里,大家都在守着哥哥,提防哥哥再次毒发。

    上官清越从君冥烨的身后,走了出来,便看到不远处横亘一排粗壮的铁栅栏,而哥哥就被关在栅栏后的牢房内,还被手腕粗的铁链,道道锁住。

    蓝曼舞扑到铁栅栏前,“阿哑……阿哑……”

    上官少泽坐在里面的一张椅子上,低着头,整张脸都隐藏在暗影中,看不清楚脸上表情。却在听见蓝曼舞的呼唤时,肩膀明显一颤,锁在身上的铁链,也发出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

    “阿哑,你还好吗?是我……曼舞……”

    蓝曼舞的眼泪涌了出来,双手紧紧抓着粗壮的铁栅栏,心口一阵刀绞般剧痛。

    “阿哑,你抬头,让我……让我看看你好吗?”蓝曼舞哽咽着声音,一双泪眸,深深地望着上官少泽的背影。

    怎奈上官少泽依旧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深深垂着的头,也不曾有任何抬起来的迹象。

    “阿哑……”

    “阿哑?”

    蓝曼舞又心疼地呼唤两声,他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我是……我是曼舞……你忘了……我是你的主人啊!!!”蓝曼舞哭着声音喊起来,泪水挂在她精致的脸颊上,犹如带泪梨花,看得让人一阵心疼。

    可上官少泽始终没有抬头,也没有动弹一下。

    “阿哑,阿哑!你说话,说一句话啊!”

    蓝曼舞用力捶打面前的铁栅栏,很想冲进去,很想抱住他,告诉他不要怕,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她都会一直一直陪着他。

    然而她的心思还来不及表达,就听见阿哑爆发一声极为冰冷又绝情的声音。

    “滚。”

    仅此一个字,就将蓝曼舞的心,撕得支离破碎。

    她努力张张嘴,声音在喉口处哑然,她用力抓紧掌心中冰冷的铁栅栏。

    “我不走!说什么,我都不走!我要留下来陪你,你休想将我推开!我说过,你是我买来的奴隶,这辈子都休想甩开我!我身上,还有你签字画押的卖身契!”

    “你是男人,不能说话不算数,你不能背叛主人……不行!!!”

    蓝曼舞沙哑着声音喊着,眼泪噙满眼眶,却又倔强忍住,不让掉落下来。

    “区区几十两的银子,本太子会偿还不起你?赶紧滚!别在这里惹人厌烦!!!我是什么身份,还敢自称我的主子!!!”

    “活腻了的话,本太子就成全你!”

    上官少泽低吼着,忽然冲起来,掀翻身后的椅子,猛地冲向栅栏外的蓝曼舞。

    上官少泽的双手,伸成爪状,透着要将蓝曼舞的脖颈捏碎的气势。

    大家都吃了一惊,看到上官少泽脸色狰狞,都以为他开始毒发。

    “小舞,回来!小心!”上官清越忍不住吓得大喊一声。

    上官少泽身上的铁链,刚走了几步,就已到达极限,再不能向前迈动一步。而他伸来的手,也只距离蓝曼舞一尺的位置。

    他的手,僵住在那里,从他的角度看去,他伸开的手指,正是罩在蓝曼舞的脸颊上。

    他的心底,滋生起一种柔软的暖流。

    多么希望,可以抚摸一下她的脸颊,擦去她脸颊上的泪水。

    但他现在,连靠近她的权利都没有。

    只能像个怪物一样,被牢牢锁在这里,丧失全部的尊严,犹如一个生活在地狱底层的魔鬼。

    蓝曼舞站在那里,一动没动,一脸凛然。

    “我不怕!我知道,你不会伤害我!即便你说尽难听的话,用尽办法驱赶我,我也知道,你不会真的伤害我!”蓝曼舞望着上官少泽,看到他眼底的沧桑,一阵心疼。

    “阿哑……你怎么会伤害我呢,一路上都是你在保护我,关心我,照顾我……”

    “闭嘴!!!我从来没有保护过你,关心过你,照顾过你!不要自作多情!你自己是什么身份,你不清楚?一个死了丈夫的寡妇,也配和别的男人说出这种话!”

    上官少泽口吻讽刺,面色嫌恶。

    “你知不知道,廉耻二字怎么写?从小你的父亲母亲,没有教导过你女戒女则?”

    蓝曼舞被刺激的唇瓣哆嗦,大声喊起来,“我没有母亲,只有父亲!!!他也有教我女戒女则,但我不喜欢学,所以什么女戒女则,一个字都没记住!”

    上官少泽看到蓝曼舞眼中的晶莹泪光,心口犹如被针刺般的难受。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