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41:突变再起

    大家发现上官少泽的变化,皆是一惊。

    倾城公子赶紧掐着手机计算,“应该是毒发了!看来,太子体内的毒,是周期性发作!而月圆夜的月光,阴气最重,可以促发剧毒发作,但还不是最为关键的原因。”

    上官少泽浑身震颤的越来越厉害,身上的铁链也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蓝曼舞紧张望着上官少泽,嘴里不住呼唤,“阿哑,阿哑……阿哑,你怎么了?”

    上官清越抓紧双手,掌心渗出一层黏腻的细汗,一眼不眨地盯着哥哥,看着哥哥的身体,正在不住发生变化。

    上官少泽的身体,又如前两次一样,在开始渐渐变红。

    地牢内的温度,也随着他的原因,变得闷热起来。

    “大家都在这里,会慢慢耗光这里的空气。”倾城公子道。

    “美人儿,你和小舞先上去。”百里不染道。

    “我怎么能抛下哥哥,选择离开!”上官清越绝对不会走,“你们都上去,这里留下我和哥哥。”

    “怎么可以!”君冥烨忽然爆出一声低吼。

    就连百里不染也强烈反对,“这是男人应该解决的事,你个女人,不要留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那是我的哥哥,我的亲哥哥!!!”上官清越心痛地嘶喊,忽然张开双臂,挡在栅栏之前,盯着大家。

    “你们都走,我上官家自己的事,我们自己处理。”上官清越喊道。

    “美人儿,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不会走。”百里不染心疼地望着她,多么想将这个女人,放在无风无浪的无忧世界里,好好呵护,不让她承受这么多的痛苦。

    君冥烨自然知道,上官清越脾气倔强,绝对不会轻易妥协。

    “好!大家都不走!是生是死,都在一起!”君冥烨狠绝道。

    “谁都不会死,谁都不会死,谁都不会死……”上官清越力竭地吼回去。

    倾城公子赶紧将配置好的药丸准备好,“缺了龙珠为药引,药效能到什么程度,也只能试一次了。”

    “我还有意识!!!我这一次绝对不会输!!!”上官少泽怒吼一声,犹如狮子咆哮,震得地牢内嗡嗡作响。

    “对!哥哥,小越相信你,你一定能撑过去!”上官清越擦了一下脸上不知什么时候落下的泪水。

    上官少泽的身体忽然开始骤变,痛苦正在他身体内迅速蔓延,更加剧烈的震颤,铁链响得刺耳。

    所有人的视线,都汇聚在他的身上,紧张地看着他。

    “哥!别怕!还有金龙剑!”上官清越抓起桌上的金龙剑,直接划破手指,用血液解封金龙剑。

    道道金光四射,照亮昏暗的地牢,一片金色流光,美轮美奂。

    上官少泽身体的震颤程度,终于开始慢慢缓解,刺耳的铁链声,也不再那么强烈。

    上官少泽的脸色,也不再那么涨红如血,蹦起的血管也渐渐平复下来,室内的温度也在渐渐降低。

    大家终于缓缓松口气。

    虽然用金龙剑压制上官少泽体内的剧毒,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但好歹能缓解,也可以拖延一些时间。

    上官少泽的喉口内,发出轻哼的声音,身体变得异常虚弱,连站立都显得吃力。

    “哥!有没有好一些?”

    上官清越在一片金色的流光中,美得犹如天降仙子,一双美眸中噙满了无数的金光,更是幻彩迷离。

    上官少泽低哼一声,“舒服多了,不再如火燃烧。”

    上官清越笑起来,连连说,“那就好,那就好!”

    大家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脸上也多了一点笑容。

    “只要每次哥哥毒发的时候,我守着哥哥,解封金龙剑,便能帮助哥哥控制毒性发作。”上官清越笑着说。

    “若能不用龙珠解毒,你还有什么理由杀哥哥。”上官清越心情好转,笑着用目光扫了一眼君冥烨。

    君冥烨也绷不住俊脸,唇角隐约多了一丝笑纹。

    “没想到南宫鸿雁那个贱人,居然将龙珠偷走了!”百里不染唾弃道,“看来她一直跟着我们,就是盯着龙珠!”

    “我就想不通了,她一个杀手,偷盗龙珠做什么?”百里不染百思不得其解。

    “她是东朝国人,保不齐是因为东朝国。”君冥烨道,“不过我已经派人,严密搜寻她的下落。龙珠,誓必会找回来。”

    君冥烨的眼底,掠过一抹阴狠。

    可想而知,南宫鸿雁动了龙珠,若落在君冥烨的手里,下场会很惨。

    君冥烨对龙珠的重视程度,简直比他的性命还重要。

    倾城公子将药丸捏在手中把玩,曼声道,“一个东朝国的杀手,蓄意跟了百里老妖一年之久,就是为了接近龙珠,将其盗走?难道在一年前,就知道百里老妖会在一年后遇见公主?”

    “也难说!东朝国的皇族,惯会巫术占卜!”百里不染横了倾城公子一眼,“你可以叫我百里门主,也可以叫我百里,或者不染,请将老妖俩字去掉。”

    倾城公子瞥了百里不染一眼,“有你的地方,总是那么呱噪。”

    “……”

    大家见百里不染吃瘪,都忍不住想笑。

    气氛瞬间变得轻松起来,心情也都跟着好转,不再那么沉重。

    “哥!只要金龙剑压制一夜,明天早上,就什么事都过去了!”上官清越高兴地说。

    君冥烨见到上官清越脸上的笑容,也跟着倍感欣慰,与她一起开心高兴。真的很希望,可以守护住她脸上的笑容,只要她开心就好。

    上官少泽在地牢内,渐渐安静了下来。

    “看来我的药,没有用武之地了。”倾城公子笑了笑,捏碎了掌心中的药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