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42:军法处置

    蓝曼舞抓起油灯掷向南宫鸿雁。

    落在龙珠皎亮光芒中的微弱光火,瞬间燎原。

    一大片的火光,瞬间成了一个硕大的火球,将南宫鸿雁团团包裹在其中。

    然而燃起的火焰,只维持了短暂的两秒,便在瞬间熄灭无痕。

    漆黑的室内只剩下龙珠皎洁的光芒,将周围照亮,清寒一片。

    南宫鸿雁寒若冰霜的一张脸上,自从火光熄灭后,便浮现一抹沉痛。她的口中依旧不停念着什么,只是唇角处多了一道殷红的血痕。

    “她怕火!”

    君冥烨大喝一声,就要找来火种,再次攻击南宫鸿雁。

    倾城公子制止了君冥烨,“再看看情况。”

    倾城公子看着地牢内的上官少泽,虽然他还在痛苦地不住打滚,但周身的热火,却在月光的笼罩下,渐渐消弭。

    君冥烨也发现了这个变化,本来接触月圆夜月光就会变成魔兽的上官少泽,竟然渐渐恢复了正常的状态。

    只是加诸在上官少泽身上的痛苦,依旧没有削减。

    上官清越也惊讶发现这个现象,看向南宫鸿雁,只见她洁白的脸颊上,已经挂了很长一道血痕,沿着她雪白的脖颈,一路蜿蜒到领口。

    百里不染恼喝一声,“南宫鸿雁!你到底在做什么!!!”

    所有人都靠近不了南宫鸿雁,只能看着南宫鸿雁一直默念着什么,看着上官少泽从原先的痛苦挣扎,渐渐安静下来,虚弱地躺在地上,目光呆滞。

    “哥!”上官清越呼喊一声。

    “阿哑!”蓝曼舞扑上去,抓紧冰冷的铁栅栏,因为龙珠的关系,冰冷刺骨。

    南宫鸿雁的身体,忽然站立不稳,向后倒去……

    捧在南宫鸿雁手里的龙珠,光芒渐渐暗淡,不再那么强烈,室内也昏暗下来。

    倾城公子蓝色的身影一闪,直接接住了倒下的南宫鸿雁。

    寒光中,她身上黑纱浮动,更显脸色苍白如纸。

    唇角蜿蜒的血痕,触目惊心。

    倾城公子冰凉的手指,按压在南宫鸿雁的脉搏上,细弱无力,杂乱无章。

    君冥烨的黑眸,渐渐收紧,一个旋身,便从南宫鸿雁的手里,将龙珠夺了过来。

    君冥烨惊讶发现,在光芒皎洁的龙珠之中,赫然出现一道血痕,在龙珠之中缓缓浮动,好像一缕袅袅升腾的烟雾,缭绕不散,犹如拥有鲜活生命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上官清越一脸困惑。

    君冥烨眉心渐渐簇起,“她……好像救了你哥哥。”

    上官清越看向牢房内的上官少泽,虽然他虚弱无力,但身上还有镜子折射的月光笼罩,却不会再出现任何异变。

    上官清越激动得唇角一阵颤抖,“哥哥……哥……你感觉怎么样?”

    上官少泽没有任何反应,黯淡无光的眸子,空洞地看着眼前方向。

    蓝曼舞焦急不已,“快点将门打开!他是怎么了?快点看看他啊……”

    倾城公子将一颗药丸塞入南宫鸿雁口中,一把将南宫鸿雁丢给百里不染,“你的女人,受了很严重的内伤,照顾好!别死了!”

    百里不染要将怀里的南宫鸿雁一把推开,但见这个女人,已经虚弱的有气无力,奄奄一息,终究好心一次。

    “看在你,还算有功劳的份上,暂且饶了你。”百里不染哼了一声。

    南宫鸿雁还有意识,苍白的嘴唇张了张,似要说什么,却没有力气发出声音。

    “倾城公子,你快看看哥哥!”

    倾城公子走过去,按下机关,将铁栅栏打开,便冲了进去。

    蓝曼舞也赶紧冲上前,被上官清越一把拦住,“你暂时先不要过去,还不知道哥哥的情况!”

    倾城公子把了上官少泽脉搏,眉心渐渐疏朗起来,脸上也多了一些笑容。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难道……哥哥的毒,真的解了吗?”上官清越捂住嘴,明明想笑,却激动的先哭了出来。

    “不过他现在还很虚弱,需要好好修养。”倾城公子道。

    上官清越终于松下了一口气,身体却变得无力下来,缓缓的向后跌去,却落在一个坚硬的怀抱之中。

    她一抬头,便看到君冥烨那一双深黑的眼眸,正深深地凝望着她。

    “真的,太好了。”君冥烨道,唇角竟然也浮现一抹遮掩不住的笑容。

    上官清越笑了,美丽的眸子中光彩熠熠。

    “太好了,太好了!哥哥终于好起来了……”上官清越抬头,看向悠长台阶的尽头,有淡淡的月光洒落进来,犹如这世间最美好的希望一样,在没有任何的雾霾阴晦。

    上官少泽的毒能解,大家真的很开心。

    倾城公子却在开心之后,神色看上去有一点沉郁。

    他看了一眼在百里不染怀里的南宫鸿雁,眼角处似掠过一抹讶异。

    “我一直以为这世间,只有我能解这种毒。也以为,只有毁了龙珠碾成粉末,让太子服下才能解毒,但没想到,她竟然做到了!”

    百里不染见南宫鸿雁起不来身,只好抱起南宫鸿雁,上了台阶。

    “我告诉你,只是照顾你现在很虚弱,别自作多情!”百里不染声音寒凉地警告一声。

    南宫鸿雁不说话,她现在根本没有力气说话,只能安静的听着。

    大家都离开了地窖,一片欢喜。

    他们的心情,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轻松过了。

    就连意识还不清晰的上官少泽,憔悴的俊脸之上,在重见满月月光的时候,也多了一些笑意。

    “我从来没有发现,满月的月光,竟然这么的美。”上官少泽望着苍穹上的圆月,轻叹一声。

    蓝曼舞笑着,站在他身边,“阿哑,以后的月光,都会这么美。”

    上官少泽被人搀扶着,才能站稳,低头看了一眼身侧的蓝曼舞,她的脸蛋上还挂着两抹未曾干涸的泪痕,一双眼睛红红的,噙满了异样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