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43:只是封印

    “既然你知道军法规则,那便领死吧!”

    君冥烨决绝无情的声音,不容置喙。

    冷玉函跪在地上,沉默无声,虽然有领死的心情,但没想到,君冥烨真的不顾念多年的情义,有意处死他。

    但君冥烨已经发话,他绝对不会反驳,甚至忤逆。

    冷玉函在地上,重重磕了一头,“玉函去了,王爷保重。”

    冷玉函磕完头,便竖起长剑,要自尽。

    上官清越没想到,竟然动了真格,赶紧阻止。

    “对方蓄意刺杀我,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也不能全是冷将军的责任!我身为孩子的母亲,却离开孩子,也有失职之责,要处死,连我也要一并处死了。”

    君冥烨睨向上官清越,“你的意思是,要为冷将军求情了?”

    “对!我倒是希望,冷将军日后可以戴罪立功,保护好我和孩子的安危。”上官清越上前,将冷玉函亲自搀扶起来。

    君冥烨沉默良久,才缓声道,“既然公主都发话了,玉函,便暂且留你性命。”

    “多谢王爷,多谢公主。”冷玉函赶紧道谢。

    君冥烨转身大步走出了院子,黑色背影消失在大家眼前,不知去向。

    冷玉函在上官清越面前,深深垂下头,“玉函感谢公主,为玉函求情。”

    上官清越微仰臻首,轻声道,“感谢倒是不用,收回雨芡的休书就好。”

    “收回休书?”

    “你不肯?”

    冷玉函一脸为难,“已经写下的休书,没有收回的道理。”

    “冷将军若不是因为个人问题,心不在焉,也不会疏于防守,让死士钻了空子,潜入内院。”上官清越声音清寒,“冷将军不仅仅肩负将军府内部的安危,还要肩负整个南阳城的安危。你总是魂不守舍,怎么能做好事!”

    “还是将休书赶紧收回,专心公务吧。”

    冷玉函低着头,一阵沉默。

    上官清越已经给了他这样一个台阶,就等着他顺着台阶往下下。

    这个男人,终究舍不得雨芡,即便雨芡做出那种事,可他们之间的感情,不是说断,就能断得一干二净。

    “好,谨遵公主旨意。”

    冷玉函果真收回了雨芡的休书。

    雨芡对上官清越感激不已。

    “你明知道,他想休了你,你也知道,男子皆薄幸,日后也不见得再善待你,你却还愿意委屈自己留下来。”上官清越看着虚弱的雨芡,不禁叹息。

    “嫁夫从夫,我已经是他的妻子,这辈子都只能是他的人!离开将军府,我便是死,也做他的鬼。”

    “你既然对他的感情这么深,怎么还能做出那种事?”

    “我没有!真的没有!”

    “衣衫不整,被那么多人看见,还说没有?有几个人会相信,即便我相信你,旁人也未必相信你。”

    “公主……真的相信我?”

    “若不是相信,也不会帮你。”上官清越看着雨芡的目光,多了一丝怜悯,“我看得出来,你对冷玉函的感情很深,也很真。”

    “我爱他!为了他,我可以连我的命都不要……我只是伤心,他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雨芡的声音颤抖了,眼中浮现了泪光。

    “那天……”雨芡咬了一下嘴唇,娓娓道来。

    “那个书生,我本不认识他,但因为春兰的关系,他会经常来将军府。春兰是我的人,她哭着求我,我只好帮她和她的表哥见面。我是女子,我知道一个女子深爱一个男人,却不能见面的煎熬心情。”

    她和冷玉函那么多年,便是在互相思慕却不得见的煎熬中度过。

    “玉函在外行军打仗那几年,我想他想的茶饭不思的滋味,至今想起来,还会心口作痛。”雨芡擦了擦眼角的泪痕。

    “那日书生来了,春兰却不在。他说他会玩戏法,我一时兴起,闲来无事,便让他表演。可没想到,失了火,点燃了我们两个人的衣服……”

    雨芡叹息一声,“本是灭火,怕被伤及,就脱了衣服……仅此简单而已。”

    “房间里,怎么会就只有你们两个人?孤男寡女,衣衫不整,本就是解释不清楚的事。”上官清越道。

    “我安排春兰和他私会,自然不能让旁人知道!他只是在我房里等春兰。”

    “现在春兰和那个书生都已经死了,你也解释不清了。”上官清越给雨芡倒了一杯水,“别哭了,你身上还有伤。”

    “公主,雨芡没想到,你会帮我。”雨芡感激不已。

    “我也是感念你曾经帮过我。我看得出来,你是个热心肠之人。若不是热心帮春兰,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我一定是被人陷害了!不然怎么会这么巧合!”雨芡紧紧抓住上官清越,“公主,我一定是被人陷害了,想来想去,整件事都很蹊跷!公主,你要为我做主!我不能平白无故,落了个勾引野男人的罪名。”

    “陷害?何人陷害你?再说,这种事,是你自己引火上身,怎么会有人陷害你。”

    “不对!我肯定被人陷害了。”

    上官清越拍了拍雨芡的肩膀,“你先在我的院子里,好好养伤,不要想那么多。”

    上官清越走出雨芡的房间,莺歌低声对上官清越说。

    “公主,我觉得雨芡夫人的情绪,有点过于激动了。”

    “嗯,她应该是接受不了,一下子被冷玉函休离的事,修养几天就好了。”

    昨夜下了一场大雨,今天的天空格外晴朗,像极了上官清越美好的心情。

    哥哥的毒解了,上官清越满心欢愉。

    “只要哥哥再休息几天,那么就能先回南云国了。”

    “公主暂时留在将军府?”莺歌问。

    “我的两个孩子,身体还不适合赶路奔波,倾城公子说了,最少还要再小心翼翼养一个月。”

    “太子能解毒,是一个好的开始,两个小主子,也一定会健康起来。”莺歌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