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44:竟然有这样的头脑

    上官清越感觉所有的光芒瞬间破灭。

    一下子从满是光亮的世界,坠入暗无天日的黑洞之中,就连呼吸都变得压抑闷窒。

    她唇瓣颤抖,发出细碎的声音,“没关系,也好……封印也好……只要暂时保住哥哥的性命就好。”

    “抱歉,我只是……以为哥哥的毒已解,太高兴,有点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上官清越讷讷起身,脚步吃力地往外走。

    她努力告诉自己,没事的,没事的,哥哥一定不会再有事,既然能成功封印一次哥哥体内的毒,那么便也能封印第二次。

    就算不能再次封印,南宫鸿雁为哥哥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只要在这段时间里,尽快找到给哥哥解毒的办法,那么就万事大吉了。

    上官清越走出南宫鸿雁的房间,没想到,君冥烨和倾城公子都站在南宫鸿雁的房门外。

    上官清越面色一白,见他们身侧沉寂,想来已经听见南宫鸿雁的话。

    “我哥已经没事了!”

    上官清越对君冥烨喊了一声,匆匆回了自己的房间。

    君冥烨愣在原地,许久无声,目光暗沉。

    倾城公子斜睨君冥烨一眼,唇角略显讽刺一笑。

    “冥王,还进去吗?”

    君冥烨没说话,转身去追上官清越。

    倾城公子眼底的笑容散尽,浮上一层清凉,走入南宫鸿雁的房间。

    “东朝国,向来擅长巫术占卜,那么想让你卜上一卜,太子的前路,到底如何。”倾城公子的声音,清清淡淡,无波无澜。

    南宫鸿雁已经背对外面,一动不动,没有声音。

    “南宫郡主不肯?”

    “还是说,南宫郡主已经看出来太子前途无限,才冒死出手相助?”

    “我不会占卜术。”南宫鸿雁翻身坐起来。

    动作太大,牵动胸口,一阵闷痛。

    “你不会占卜术?”

    “每个东朝国的皇室之人,都要自行选择一道术法修习,我只擅长封印术和杀人。”

    “……”

    南宫鸿雁抬起眸子,看着倾城公子,“就好像你,只擅长救人,却不会杀人一样。而百里不染,只会杀人,不会救人。”

    倾城公子清润的眸子沉寂了一分,唇角缓缓勾起一抹浅笑。

    “南宫郡主看出来什么了?”

    “没有!整日躺在床上,什么都没看到。”

    “呵呵,还以为南宫郡主懂得读心术,能看穿一些旁人掩藏的心事。”

    “每个人都有自己掩藏的心事,我从来不对别人掩藏的心事好奇!”南宫鸿雁指向房门,“我累了,需要休息,倾城公子请回吧。”

    冷冰冰的美人,就好像永远都不会融化的坚冰。

    “龙珠内的血痕,到底是什么东西?”这才是倾城公子来找南宫鸿雁的目的,也是君冥烨想知道的事。

    “那一道血痕,渐渐消散的时候,便是封印解除之时。”

    “也就是说,那道血痕没了,太子的毒,将再次爆发?”

    “是。”

    “可还有别的办法解毒?”

    南宫鸿雁抬起眸子,看着倾城公子,“正如你所言,解这种月魔毒,只有用碾碎龙珠入药。大君国,显然不会让你得逞。至于其它的办法,我也不知。”

    “月魔毒!”倾城公子眉心一皱。

    “这种毒,早就失传几百年了,怎么还会出现?”他百思不得其解。

    “之前太子中的只是毁灵草,现在已经转化成月魔毒,难道还有人在暗中一直下毒,才会让太子体内剧毒一直转化?”

    倾城公子低喃着,一步步走出南宫鸿雁的房间。

    若还有人一直给上官少泽下毒,那么那个人,如何接近的上官少泽?又是何时下毒?

    自从他接近上官少泽后,饮食起居,他都亲自操手,绝对不会有人有这个机会。

    那么就只能在青峰山的时候,被人暗中下毒了。

    会是谁?

    上官清越将自己关在房间中,脸色苍白许久,都不能缓和。

    刚刚有了一点希望,竟然又全都破灭了。

    难道……

    真的要用龙珠,才能给哥哥解毒?

    知道君冥烨来了,一直站在门外。

    “我希望你,不要告诉哥哥这件事。”她不要让哥哥好不容易有了重生的希望,再次被打入地狱。

    “……”

    君冥烨没有说话。

    上官清越只能感觉,身后的门外,正有炙热的目光一直看着她的背影。

    许久许久。

    君冥烨转身离去。

    她仓惶转身,透过门上的镂空花纹,看着君冥烨高大挺拔的背影,萧寒而去。

    这个男人的心里,又在盘算什么主意?

    自从南宫鸿雁用龙珠封印哥哥体内剧毒后,龙珠便落入君冥烨的手里,没有再还回来。

    君子珏现在还没有消息,君冥烨一定知道君子珏在哪里。

    君冥烨为何一直不救君子珏?

    这其中,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最近几日,哥哥的气色完全大好,人也精神意气风发起来。

    他不再似之前那样抗拒蓝曼舞,虽然态度不太亲善,但蓝曼舞在身边照顾他,也没拒绝。

    蓝曼舞一直吃力隐藏怀孕的事实,不让上官少泽和大家知道。

    腹部绑着绷带,已经让她越来越窒息憋闷,难以承受。

    她开始减少在上官少泽面前出现的次数。

    没想到,蓝曼舞掩藏的秘密,竟然被蓝颜儿发现。

    蓝曼舞正在房间里解开绷带,放松她已经隆起的肚子。蓝颜儿没敲门,就推门进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