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45:如何诬陷你

    蓝颜儿坚持要蓝曼舞尽快打掉孩子。

    蓝曼舞岂能同意。

    “小妹,这是我的私事,你无权干涉!”蓝曼舞加重口气喝道。

    “可你的事,关系到整个家族,我岂能不管!”蓝颜儿看了一眼蓝曼舞的肚子,也终究不忍心,将五个月的身孕打掉。

    “九姐,身为太妃却有孕在身,这可是奇耻大辱。你若实在不想将孩子打掉,那便在房间里好好养着,不许出门半步!更不能让任何人发现,你身怀有孕。总之,你太妃的身份,和这个怀孕的事实,就是不能共存!”

    “若苍天怜你,兴许我们蓝家将来有能力保你和孩子平安!”

    蓝曼舞有点听不太懂蓝颜儿的话,正要追问,蓝颜儿已经举步出门,并交代门外的下人,将门锁上,看着蓝曼舞,不许出房门一步。

    “九姐,小妹得罪了。”

    蓝颜儿在门外丢下这句话,转而离去。

    蓝曼舞很生气,没想到被一个小丫头给软禁了。她用力踹门,门外的人连点反应都没有,即便她大声喊,也没一点回应。

    “蓝颜儿,你给我回来!”

    什么叫苍天怜她?

    什么叫蓝家有能力保她和孩子?

    怎么觉得,蓝颜儿好像有什么秘密瞒着她似得?

    尤其蓝颜儿说的那一句“再没机会见到皇上”的话,让蓝曼舞心下,更是疑云重重。

    难道蓝颜儿知道皇上的下落?

    自从她进入皇陵守灵,已经多年没有和王父联系,王父若知道她怀孕,只怕第一个先杀了她,免得让蓝家蒙羞,王父又岂会保她和孩子。

    自从君子珏登基以来,已经削弱了各位候王的实力,现在的各位候王,只是空有其表,实则岌岌可危,随时都有被削去候位的危险。

    王父又岂会有能力保护她?

    若有那个能力,就不会让她在皇陵孤苦无依四年。

    ……

    雨芡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从上官清越的院子,搬回她自己之前的院子。

    春兰死后,雨芡的身边,也没了一个贴身伺候的人。

    一个人带着一个包裹,向着自己的院子走去,显得格外落魄孤零。

    路上遇见一些曾经在她身边,阿谀奉承的下人,一个个面带嫌弃,对她指指点点,远远避开。

    雨芡目光呆木,不以为然。

    从小到大,她听惯了冷嘲热讽,早就学会了不去在意。

    “脸皮真厚,还有脸求着将军再回来。”

    “像她那种人,哪有脸!”

    “低贱出身的人,就是贱!”

    蓝颜儿站在不远处的池塘边,一袭浅色的衣裙,看着清淡素净,格外雅致。

    “夫人,将军也真是的,雨芡夫人都给将军戴了那么大一顶绿帽子,居然还让她回来!”翠玲不满嘟囔。

    “那是因为公主求情,将军不好拂了公主颜面。”蓝颜儿轻声道。

    “公主也真是的,给这种女人求情。将军的脸面,都让这个女人给丢尽了!她怎么这么不要脸,还有脸继续留在将军府。”

    “好歹她之前也是将军夫人,还是将军府的当家,就不要说这些背后嚼人舌根的话了。”蓝颜儿轻斥了翠玲一声。

    翠玲赶紧闭嘴。

    蓝颜儿稍微提高一点声音,对不远处议论纷纷的下人说。

    “还不快点去干活,在这里说三道四,成何体统。”

    现在的蓝颜儿已经理所应当成了将军府的当家主母,一群下人赶紧化作鸟兽散。

    雨芡听见蓝颜儿的声音,眼底掠过一抹仇视,大步走了过来。

    “唯唯诺诺的小妮子,摇身一变成了正牌夫人,一定很高兴吧。”雨芡口气不善。

    “雨芡姐姐,你怎么能这样说?是将军亲自下令,降了雨芡姐姐的位分,成了妾室。我身为将军夫人,自然要担起当家之责。”

    蓝颜儿在雨芡面前,总是显得底气不足,说话的时候,微低下头。

    雨芡向前一步,仰着臻首,气势凌厉。

    “我倒了,倒是让你个小妮子钻了空子!”

    雨芡咄咄逼人,蓝颜儿吓得退后一步。

    “雨芡姐姐,我哪有钻了空子,我……”蓝颜儿说不出话来。

    翠玲很是不忿,“雨芡夫人,你现在身为妾室,岂能这般与夫人说话不恭不敬!”

    雨芡又逼近一步,目光狠历,“现在看来,设计陷害我的人,一定是你了!真没想到,平时看着老老实实,说话都不敢大声的小丫头,竟然一肚子的花花肠子!”

    “雨芡姐姐,我没有,你怎么能冤枉我。”蓝颜儿就要委屈的哭出来了。

    “害我被将军休离,你才是最大的受益人!除了你,还能是谁!你早就看不惯,我一个青楼出身的女子,竟然能成为与你平起平坐的将军夫人,还执掌当家,位分超越了你。我知道,你妒忌我,一直想要扳倒我!”

    “我没有,没有,真的没有……”

    蓝颜儿不住摇头,吓得步步后退。

    雨芡气愤不已,又冲上来一步,“还说你没有!事情怎么会那么赶巧,就是你来推开我的房门!怎么会那么赶巧,正好那么多的下人,都来了我的院子。”

    “那是杨伯带人冲进来的,说要抓什么人……我真的不知道,真的是冤枉的……”

    蓝颜儿马上就要哭出来了,岂料脚下一滑,踩在脚下的沙石匆匆坠落。

    蓝颜儿身体一歪,惊呼一声,直接跌落在身后的池塘中。

    “夫人!”

    翠玲吓得大喊。

    “快来人啊,夫人坠湖了!快来人啊,救命啊……”

    蓝颜儿不住在水里扑腾,沉沉浮浮,十分惊险。

    “救……救命……”

    很多下人赶紧涌了上来,几个会水的下人,跳入水中,将溺水的蓝颜儿救了上来。

    “雨芡夫人,你怎么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