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47:没表面那么正经

    莺歌回去后,将事情的始末都对上官清越说了一遍。

    上官清越正抱着小无央,奶娘在给小无央的眼睛换药。

    “一个柔弱如水,一个强势如刃,两相对比,也知道哪个会更讨人喜欢。”上官清越叹息一声。

    “公主,莺歌总觉得,那个蓝夫人……”

    莺歌看了一眼周围,走近上官清越,声音更低地说,“不像那么纤软柔弱。”

    “你如何看出来的?”上官清越和蓝颜儿接触的不多,也不了解。

    “就是觉得,她太快获胜了!居然在短短的时间里,直接从一个不得宠的挂名夫人,成了正位主母。”

    “你若仔细分析,她得到的一切,不过是冷玉函给的安抚。”

    “公主?”莺歌不解。

    “冷玉函终究还是袒护雨芡!若真心厌倦了雨芡,又为何卖本公主一个薄面,只是将雨芡禁足!雨芡无权无势,青楼出身,地位身份都没办法和蓝颜儿匹及。”

    “当初雨芡入府,冷玉函将当家之位给了雨芡,便是让雨芡能在将军府扬眉吐气,压蓝颜儿一筹,这样才能平衡两位夫人的地位。”

    “但雨芡出了书生那一档子事,誓必不能再做将军府的当家。而如今,雨芡只是妾室身份,在蓝颜儿面前更加低微。雨芡推蓝颜儿落水差点溺亡,若冷玉函不表明立场,当面袒护雨芡,誓必让蓝颜儿觉得委屈。”

    “蓝颜儿虽是庶出,终究是郡主身份,现在还是当家,完全有权利处置一个对自己不利的妾室。”

    “可是公主,蓝夫人很宽容也很大度,想来也不会私底下做些什么。”莺歌道。

    “但冷玉函担心!他怕蓝颜儿私底下做些什么。冷玉函平时公务繁忙,不可能天天盯着府里的内事,总要安抚了蓝颜儿,才能放心。”

    “所以说,冷玉函表面看着袒护蓝颜儿,实则是在袒护雨芡。禁足,可比家法处置,惩罚轻太多了。”

    莺歌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所以公主觉得,冷将军还是心有雨芡夫人,才会多次出手相助。”

    “毕竟在这里住着,总要他们相安无事才好。”上官清越望着怀里的小无央,轻叹一声。

    已经换药好几次了,小无央的眼睛,还是不能完全睁开。

    放下小无央,看到小无极正瞪着黑溜溜的大眼睛,拽着脖颈上的银锁玩。

    上官清越用手指逗了逗小无极,便转身出门。

    她要去看看哥哥。

    上官少泽在房里,神色有点沉闷,见上官清越进来,当即遮掩住那一抹郁闷。

    “怎么了哥哥?身体可好些了?”上官清越佯装什么事都没有,笑着道。

    “好多了!我打算三日之后,就回南云国。”上官少泽一脸的意气风发,更加俊逸逼人。

    上官清越依旧笑着,“嗯,好,是应该早点回去了。”

    “小越,一定要等着哥哥,哥哥会很快接你们母子三人回去。”

    上官清越眼圈一红,用力点头,“嗯,等着哥哥来接我回家。”

    “还像小时候一样,爱哭鼻子。”上官少泽捏了一下上官清越的鼻头,逗得她不禁笑起来。

    “小舞呢?最近怎么没见到她?”

    上官少泽即便极力掩饰,还是在眼角眉梢泄露了一些沉闷。

    “许是有事在忙。”他已经好几天没见到蓝曼舞,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再没出现过。

    他不是那种会主动找上门的人。

    “我们终究身份敏感,还是少联络的好。”上官少泽勾唇一笑,俊逸如神祗下凡。

    “哥哥的东西,可都开始收拾了?”上官清越赶紧叉开这个话题。

    现在南云国情势不稳,不是谈儿女情长的时候,况且蓝曼舞的身份,那么敏感,稍有不慎,恐会引起两国争端。

    想来哥哥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才会一再故意疏远蓝曼舞,压制自己的感情。

    “哥,等两个孩子的情况稳定一些,我便回南云国去找你。”上官清越忽然道。

    “不可!政局尚未稳定之前,你回去太危险!你静心等待哥哥消息。再说两个孩子的情况,不适合长途奔波!你就安心在将军府住着!我会给冷玉函一面免死金牌,作为答谢!”

    南云国太子给的免死金牌,正是若两国将来发生战争,冷玉函在战场上不慎战败,落入南云国将领之手,便可用免死金牌,免去一死。

    对于一位将军,得到旁国的免死金牌,可谓是让自己多了一条性命,格外贵重。

    “放心,还有倾城公子在,两个孩子一定会平安无事。倒是哥哥……要好好照顾自己。”

    上官清越的声音,轻轻哽咽了一下,更加绚烂地笑着,遮掩住眼底泛起的哀伤。

    她心下暗暗决定,只要两个孩子身体好转,便回到哥哥身边。

    若将来哥哥再次毒发,她还可以解封金龙剑,暂时帮哥哥压制毒性。

    若能想办法得到龙珠,帮哥哥解毒,那才是最好的办法。可是龙珠现在在君冥烨的手里,想要得到谈何容易。

    君子珏自从知道上官少泽的毒,只是被封印,便再没露面。

    上官清越不知道,君冥烨又在谋划什么计划。

    难道还要对哥哥不利?

    若真这样,哥哥早些离开南阳城,回到南云国,倒是一件好事。

    只是不知,现在君子珏到底在哪里,若有君子珏在,还能压制一下君冥烨。

    上官清越心事重重回到房间,见两个孩子睡着,便又转身出去。

    她去找倾城公子,问他到底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控制哥哥体内的毒。

    “哥哥现在要回到南云国,你不在哥哥身边,可有保证哥哥安然无恙?”上官清越低声问。

    “公主的意思是?”倾城公子疑惑不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