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48:所有证据

    上官清越凝眸盯着百里不染,但只一瞬,百里不染就已恢复脸上原先的表情。

    让上官清越误以为,方才百里不染脸上的吃紧,是不是看错了。

    “美人儿,武功和轻功都不错,你一个弱不禁风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是谁教你的武功?”

    百里不染凑近上来,一张妖媚横生的脸上,笑容妖冶。

    “当然是我师父教的!”

    百里不染的眼底,当即亮起一片潋滟流光,“师父和徒弟……还是这么娇媚绝美惹人怜惜的女徒弟……”

    看到百里不染一脸坏笑,上官清越挥起一巴掌捏在百里不染妖孽的脸上。

    “你的脑子里,就不能想一些正常的东西!”

    百里不染“哎呦”求饶,捂着脸颊,“江湖上,这样的例子多了去了!我也是实话实说。”

    上官清越狠狠瞪了他一眼,“我师父,是个女人!”

    百里不染揉着脸颊,脸上调侃戏谑的笑容,渐渐冷却下去。

    “女人?”他呢喃一声。

    上官清越已经甩身离去,脚步匆匆。

    百里不染缓缓放下手,白衣在一阵清风中微微浮动,转身进入倾城公子的房间。

    “你怎么能答应随着太子一起回南云国!你忘记你的任务了!”百里不染质问道。

    倾城公子头也不抬,继续调配手里的药粉,“公主的命令,不得不从。”

    “你什么时候听过谁的命令!”

    “师父的。”倾城公子淡淡道。

    “是,除了师父的话,你从不听任何人的吩咐。”

    倾城公子抬头,扫了百里不染一眼,“所以,公主的吩咐,也要听。”

    “师父是让你保护公主!”

    “师父也让你保护公主,没让你垂涎公主的美色。”

    “我……我那是想用自己全部的生命保护她。”

    “你总是理由诸多。”倾城公子将调制好的药粉,一个一个包好,动作熟练帅气。

    百里不染双手环胸,目光有些飘远,“当年师父告诉我们,终身都要保护一个女子……却并未告诉我们那个女子是谁,只说能唤醒龙珠的女子,便是我们必生保护的那个人。”

    就在上个月圆夜,上官少泽在山上毒发,上官清越的血,将熄灭的龙珠唤醒,也让百里不染和倾城公子明白,等待了多年的女子,居然已经出现在身边。

    “倾城老家伙,我现在怀疑一件事。”

    “什么事?”倾城公子起身,将药包放在竹篮里。

    “我们的师父,会不会也是公主的师父?也就是说,我们的师父,是同一人。”

    倾城公子蓝色的身影一僵,缓缓抬头看向百里不染。

    “何出此言?”

    百里不染凝眉想了下,“直觉。”

    “……”

    百里不染摸着下巴,笑得双眸风光潋滟,“师兄和师妹,本就是恩恩爱爱甜甜蜜蜜的一对。一起舞剑练剑,搂着她的纤腰,嗅着她身上的芬芳……”

    百里不染闭上眼睛,一脸陶醉,妖媚的脸上都是美好又邪气的笑容。

    “……”倾城公子脸色一黑。“你不会舞剑。”

    “我们可以一起炼毒!一起试毒,一起死里逃生,便可修炼出九死一生的深厚感情。”

    百里不染的眼前,似乎浮现和上官清越一起身中剧毒,苦苦挣扎,他们的手即便既要死去,依旧紧紧抓在一起,之后一起战胜剧毒重获新生……

    百里不染觉得,那简直是这世上,最美好的画面。

    倾城公子的脸色更黑。

    “百里妖物,去将院子里的药草拿来。”

    “不去!”他百里不染可不会随便听谁的指使。

    “那是给小无央调配治眼睛的药。”

    “好嘞。”

    百里不染白色的身影一闪,速度极快地飞了出去。他在院子里找了一圈,没看到什么药草。

    “倾城老家伙,药草在哪里?”

    他回头,便看到倾城公子一把将门关上,随后落了锁。

    “你,你个老家伙!”

    百里不染怒气冲冲,奔向窗户,试图找顾倾城算账。

    倾城公子一把将窗户也关上,一并落了锁。

    “我很忙,没空陪你玩!”

    百里不染在窗外,咬了咬牙,“我去找我的美人儿师妹去。”

    上官清越一直没见到蓝曼舞,心下很担心,便带着莺歌去了蓝颜儿的院子。

    她带了礼物,以看望蓝颜儿之名。

    莺歌趁着上官清越和蓝颜儿说话,便悄悄退下,在蓝颜儿的院子里,秘密寻找蓝曼舞的下落。

    上官清越很担心,蓝曼舞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当莺歌再回来,对上官清越隐约点下头,上官清越便知道,莺歌找到蓝曼舞了。

    “蓝夫人,好好修养,本公主便不叨扰了。”上官清越起身。

    蓝颜儿赶紧从床上挣扎起来,要亲自送上官清越,上官清越赶紧让她躺下,无需太客气。

    “多谢公主关怀,等我身体好谢,定亲自登门,谢过公主。”

    “我也没帮蓝夫人什么忙。之前蓝夫人让我代替向冥王求情,给蓝夫人一封休书的事,还没办成。不过蓝夫人不必担心,等见到皇上,定替蓝夫人提上一提。”

    上官清越清楚看到蓝颜儿的小脸上,浮现一些挣扎。

    “公主……”蓝颜儿低着头,为难开口,欲言又止。

    “蓝夫人?有话但说无妨。”

    “那个……”蓝颜儿艰涩难言。

    上官清越一笑,“蓝夫人是不是担心,怕我办不成此事?蓝夫人放心,我一定让皇上收回旨意,再下口谕,允许冷将军休了蓝夫人。”

    上官清越清楚看到蓝颜儿娇躯一颤,她唇角的笑容,便更深了。

    上官清越离开蓝颜儿的院子,莺歌低声告诉上官清越,发现蓝曼舞被关在一个隐蔽的厢房内。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