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50:发光的衣裙

    “如果我没有猜错,那个人,正是……”

    上官清越的话,戛然而止,四下看看,再没有说下去。

    莺歌也知道,这里很可能隔墙有耳,便没有追问下去,只低声问上官清越,为何觉得雨芡和那个书生没有私情。

    上官清越指着雨芡和那书生的衣服说,“若真的有私情,他们互相抱在一起的话,彼此身上的磷粉位置,应该相同,或在衣襟前面更多。但他们衣物上磷粉的位置,居然都在俩人的背部最多,显然是有人,在他们身上故意偷偷洒了磷粉。”

    “这么说来,雨芡夫人和那书生,真的是清白的了。”莺歌抬头,看向司徒建忠,就听见司徒建忠低声说。

    “不一定!我还调查出,那个书生在之前,经常出入春花秋月楼,很喜欢春花秋月楼的花魁雨芡。”

    “这么说来,在雨芡夫人还没嫁入将军府的时候,他们之间就有私情了?但这一次,却惨遭陷害,书生才丢了性命。”莺歌低呼一声,“实在太复杂了。”

    “确实太复杂了。”上官清越低低喃语。

    “公主?”

    “这么复杂的人,继续留着,很可能酿成祸害。”

    “公主在说谁?那个幕后之人?”莺歌低声问。

    上官清越轻轻点头,“一个隐藏很深,骗了大家的人,若不早点揭穿她的面目,只怕日后还有更大的麻烦。”

    莺歌虽然不知道上官清越在说谁,但隐隐觉得将军府要有一场风波了。

    “公主,我们要如何将此事揭穿出来?”莺歌低声问。

    “容我想想。”

    上官清越扶住头,一脸倦怠。

    见到书裕的冲击,还没缓过神,她真的有些累。

    君冥烨还是没有出现,似乎在刻意逃避上官清越。

    夏侯云天倒是来了两次,虽然都用看望两个义子之名,又是送礼物,又是送衣服吃食,上官清越看得出来,夏侯云天醉翁之意不在酒。

    “两个孩子那么小,还什么东西都不能吃。”

    “孩子还不会吃,大人总能吃!这些都是南阳城出名的小吃,味道极好!平日里,你不出门,我便带来给你尝尝。”夏侯云天将各式各样的糕点,摆在桌子上。

    上官清越不禁想到了蓝曼舞,也给哥哥带来很多南阳城的有名小吃,不禁噗哧笑了。

    似乎一个人想对另外一个人好,都喜欢送吃的。

    书裕之前也是,经常会带来一些大君国的特产给她品尝。

    夏侯云天见上官清越笑了,也跟着笑起来,“多笑笑,才美。”

    上官清越急忙收住唇角的笑容,仓惶转身背对夏侯云天。

    夏侯云天虽然是一介武将,也看出来上官清越有意疏远,便识趣告辞。

    上官清越命莺歌将将军府的管家杨伯找来。

    上官清越看着跪在地上的杨伯好一会,才缓缓开口。

    “杨伯,我想问你一件事。”

    杨伯已经跪在地上半天,正心里打鼓,见上官清越开口,赶紧更加恭敬地弯低身体。

    “那日雨芡夫人出事,你缘何知道消息,带人闯入雨芡夫人的院子,将雨芡夫人和那个书生抓个正着?”

    杨伯一听,当即脸色一沉,“这种丑事,公主就不要再提及了。”

    “还是说,杨伯有意诬陷雨芡夫人?”

    “公主,我在将军身边都快二十年了!怎么会说这种谎话骗将军!”

    “既然没有说谎骗人,你且将事情的经过,说来给我听。”上官清越慵懒地靠在软榻上,一双美眸微眯,气势压人。

    杨伯一脸犯难,但在公主面前,又不敢说谎,只好照实全说。

    “其实只是收到了一封匿名信,说雨芡夫人和人在房里通奸,我便带人去抓,没想到真的抓到了。”

    “可一把推开门,撞见雨芡和书生幽会的人,不是蓝夫人?”上官清越坐起来,目光一眼不眨地盯着杨伯。

    上官清越扶额,有些想不通,说整件事是蓝颜儿设计,那么为什么又率先去推门,反而暴露自己?

    “是啊!是蓝夫人先了一步,说是找雨芡夫人有事,才一把推开了门。所以雨芡夫人一直喊着,是蓝夫人诬陷她与男人私会。”

    杨伯说着,不禁满目厌弃,“做都做了,还不承认,说别人诬陷!真是丢尽了将军的脸。”

    上官清越的眼底,渐渐清明,唇角勾起一抹浅笑。

    蓝颜儿虽然暴露了自己,但所有人都不相信蓝颜儿诬陷雨芡,反而为蓝颜儿抱不平,这才正是蓝颜儿的高明之处。

    没想到,一个在青楼摸爬滚打多年的雨芡,竟然还斗不过一个身居深闺,足不出户的千金小姐。

    上官清越不禁担心起来,蓝曼舞现在还在蓝颜儿手中,蓝颜儿会不会对蓝曼舞不利?

    上官清越交代莺歌,让雨霏和紫嫣务必保护好蓝曼舞和孩子万无一失。

    晚上的时候,蓝颜儿派人来请上官清越去赴宴。

    蓝颜儿将晚宴设在花园的池塘不远处。

    冷玉函和夏侯云天都来赴宴,甚至百里不染还有倾城公子也来了,就连一直足不出户的哥哥,也接到邀请,但唯独不见君冥烨。

    冷玉函设宴,便是为哥哥践行。

    哥哥后日,便要启程回南云国。

    晚宴酒过三巡,大家也都在闲话一些客套话。

    上官清越安静欣赏歌舞,知道夏侯云天的视线,时不时看向自己,也全然当没看见。

    倒是百里不染,很会办法,时不时侧身挡住夏侯云天看向上官清越的目光,惹得夏侯云天很不满。

    这个时候,一个穿梭在筵席上,不住给大家斟酒的漂亮婢女,落入大家视线。

    那婢女长得确实很美,但让大家更为主意的,是那婢女穿的衣裙,在光线昏暗的夜里,竟然隐约泛着一层光芒。

    “那是什么?”

    冷玉函凝眸问道。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