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51:无从调查

    连翘跪在地上哭了起来,吓得浑身抖若筛糠。

    大家都吃惊地看着连翘。

    就连一直坐在座位上,默不出声的叶少轩,都吃惊地说了一句,“杀了人?这又是怎么回事?”

    冷玉函低头看着跪在脚下的连翘,酒也醒了一半。

    “你说!怎么回事!”

    连翘吓得只是哭,已经说不出话。

    “快说!!!”冷玉函低喝一声,一把揪住连翘的衣领。

    连翘吓得犹如秋风落叶,在冷玉函的手里,就像个即将死去的鸡仔。

    “说!你身上的磷粉,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官清越的眼角,轻轻一紧,抬眸望着已经震怒的冷玉函。

    这个男人,看来也早知道雨芡身上有磷粉一事,才会忽然对连翘身上的磷粉,顿生怀疑。

    上官清越看得出来,冷玉函还是很在乎雨芡,他的眼睛,已经泄漏了一切。

    连翘这才颤颤巍巍将事情的原位,一五一十道了出来。

    “本来,我是雨芡夫人身边的丫鬟,却因为长得有几分姿色,被雨芡夫人嫌弃,一直在做粗使的活。后来……”

    “夏侯将军来了将军府,雨芡夫人便选中我去伺候夏侯将军,不想夏侯将军没看上连翘……呜呜……连翘被雨芡夫人数落没用……”

    “我……我便记恨在心……”

    “我知道春兰的表哥经常来将军府,便悄悄在他们的身上,洒了磷粉……故意支开春兰,去给管家杨伯通信捉奸……”

    “我真的没想到,春兰和她的表哥会死……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想报复雨芡夫人……”

    “将军饶了我吧,我真不是有意的。求将军饶命……”

    连翘哭着哀求,声音悲凄至极。

    冷玉函的脸色渐渐变得铁青,忽然发力,一把将连翘从地上提起来,之后低吼一声,用力掷了出去……

    “噗通”一声。

    连翘飞落入不远处的池塘。

    女眷们发出一片惊叫,纷纷捂住眼睛,不敢去看在水里拼命挣扎喊叫的连翘。

    “救……救命……饶命……”

    冷玉函满身怒气,粗喘着,十分骇人。

    场内发出低叫的丫鬟侍女们,当即吞下所有声音,一片鸦雀无声,只有不远处连翘越来越低弱的呼救,格外刺耳。

    上官清越眼底渐渐清寒,看向不远处的蓝颜儿。

    只见蓝颜儿不忍入目,绢帕掩住小脸,吓得一阵颤抖,紧紧靠在翠玲的怀里,像极了一直受惊的小猫。

    上官清越唇角扯出一丝冷笑。

    “让各位见笑了!玉函怠慢,先走了。”冷玉函对在场各位抱个拳,便匆匆离去。

    冷玉函离去的方向,不是雨芡的院子,不知去了哪里。

    大家纷纷起身离场。

    谁都没有去看,已经在池塘中溺亡的连翘。

    上官清越离去时,故意慢下脚步,等到身后走来的蓝颜儿。

    蓝颜儿受了惊吓,脸色很白,紧紧抓着翠玲的手,低声嘀咕着,“快点找人去池塘将尸体埋了!不能在府里引起恐慌,更不能让府里的贵宾觉得晦气。”

    上官清越轻笑一声,偏头看向走来的蓝颜儿。

    “蓝夫人受了严重惊吓,还在操劳府中之事,冷将军娶妻如此,定然全无后顾之忧了。”

    蓝颜儿浑身一震,缓缓抬眸望着上官清越眼底潋滟的光彩。

    “公主说笑了,颜儿一直担心自己做得不好,毕竟颜儿年纪尚轻,也是第一次当家主事。”

    “不!你做得很好,已经超出你给大家的印象。”上官清越走向蓝颜儿,慢慢站定在她面前,笑着看着这个稚气未脱的女孩,眼底一片苍凉。

    “海水不可斗量,人不可貌相,今日真真明白了这句话的道理。”上官清越道。

    蓝颜儿脸上的恐惧,渐渐平静下来,柔婉一笑,像个天真无害的孩子。

    “颜儿不知,公主在说什么。”

    上官清越逼近蓝颜儿一步,声音压得更低。

    “动作倒是蛮快的,这么快就将自己撇得一干二净!真是让人吃惊。”

    “公主是在说颜儿没有帮连翘求情吗?颜儿当时也想,可是连翘居然陷害雨芡姐姐,还害死两条人命,将军震怒,颜儿不敢求情。”

    上官清越见蓝颜儿还在矢口否认,便笑了,“雨芡和书生,因为身上沾了磷粉失火,才会脱掉衣服。赶巧,你这个时候,将门推开,见到他们赤身裸体,大家都以为雨芡和书生在偷情。而连翘,因为行凶,身上沾染磷粉而洗不去,露出了马脚!一切都那么天衣无缝,完美贴切。但坏就坏在,太过巧合完美了。”

    “公主,这事和颜儿有什么关系呢?”蓝颜儿一笑,依旧那么无害。

    “故意选择晚上设宴的人,是你。在我调查雨芡身上磷粉的事之后,你便有所动作,而雨芡失势,你是最大获益者,还说不是你?真没想到,小小年纪,竟然有这份城府。”

    面对上官清越凌锐的目光,蓝颜儿一时间无言以对。

    “真不知,你居然还是这种人。”

    “从小我就知道,想要生存下去,就要自己学会保护自己。”蓝颜儿的声音很轻,似随时都能被夜风吹散。

    “保护自己的方式,并非是伤害别人!”

    “只有让别人没有机会伤害自己,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

    蓝颜儿反唇相讥,顿时让上官清越无言与对。

    让别人没有伤害自己的机会,才是更好地保护自己?

    上官清越看着面前的蓝颜儿,目光渐渐汇聚,犹如一道冷剑。

    “这件事,可以到此为止,但你若敢对小舞不利,我会让你落得和连翘一样的下场。”

    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