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52:我的孩子呢?

    冷玉函负气离开将军府,便去外面买醉,一夜未归。

    君冥烨交代冷玉函保护好上官清越,一直没有回到将军府,已经出了南阳城。

    冷玉函没想到,自己的又一个疏忽,将军府里竟然又出事了。

    天快要亮了的时候,正是大家睡得最沉之时。

    上官清越忽然听见,外面隐约有响动,随后一支冷箭从窗外直直射了进来。

    上官清越立即惊醒,猛地抬头,就看到那一支箭并未射向自己,而是直接射向一侧的柱子上,发出一阵嗡鸣。

    即便如此,上官清越还是吓了一身冷汗。

    她匆忙起身,就看到箭上带着一张字条。

    莺歌已经惊醒,匆匆将箭上的字条取下来,递给上官清越。

    展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一排规整的蝇头小字。

    “有变,务必小心。”

    上官清越眉心一紧,不知对方这一张匿名字条,所出何意。更不知道,出自善意,还是另有所图。

    “公主,谁会给我们通风报信。”

    上官清越也不知道,与自己交好,能帮助自己的人,都在身边,更不会用夜里射箭的方式,传递这种信息。

    “公主,恐怕有诈。”

    上官清越看向两个熟睡的孩子,沉默无声。

    就在天将将亮的时候,一股浓烟,充斥了上官清越的院子。

    “走水了,走水了———”

    “快救火,快点救火————”

    不少人呼喊起来,上官清越一向安静的院子,顿时热闹起来,人影攒动。

    上官清越的房间里,已经蓄满了浓烟。

    “公主……咳咳……公主,我们快点出去……”

    房间里的丫鬟和奶娘,已经乱成一团,大家捂住口鼻,纷纷四处乱跑,寻找可以冲出去的出口。

    “看好孩子,一定要照看好孩子……”

    上官清越大声喊,呛了一口浓烟,不住咳嗽起来。

    莺歌赶紧拉着上官清越冲了出去,而此时整个房子的火光,已经冲上屋顶。

    大家奔跑着,嘶喊着,纷纷泼水救火。

    场面一度陷入混乱。

    上官清越在人影中,不住奔走寻找奶娘的身影,终于在人群中,找到满身狼藉的两个奶娘。

    “孩子呢?孩子呢!”

    上官清越见奶娘的怀里空空,大声喊了起来。

    早就吓得傻了的奶娘,赶紧跪在地上,“方才还抱在怀里的,忽然被人一撞,孩子就从怀里没了……”

    上官清越身体一软,瘫在地上,“快去找,快去找……”

    莺歌和司徒建忠对视一眼,司徒建忠点下头。

    莺歌赶紧附在上官清越的耳边低声说了什么,上官清越眼底的悲伤渐渐化散,随即在唇角,浮现一抹得逞的笑意。

    有百里不染在,没有追不上的人。

    等大火被熄灭,天色也大亮起来,百里不染才回来。

    上官清越赶紧迎上去,屏退闲杂人等。

    “怎么样?”

    百里不染一笑,“等到他们到了聚点,才发现怀里抱着的,是两个假孩子。”

    “这次事件操控的人,是谁?”上官清越低声询问。

    “居然是蓝候王。”

    “什么?怎么会是他?在因为蓝颜儿的事,蓄意报复我?那为何夺走我的两个孩子?”上官清越在收到字条后,心中多了狐疑,便早早将两个孩子转移到了倾城公子身边守护。

    而对方偷走的,却是两个包着被子的枕头。

    “这便不知了!但可以肯定,蓝候王现在正在南阳城!而对方……只怕目的不是美人儿你。”

    上官清越目光一沉,“一个候王,隐藏在要塞南阳城,那么目的就只有是皇城了!”

    百里不染很佩服上官清越一点就透,“我现在怀疑,皇上的失踪只怕和蓝候王脱不了干系。”

    “如此看来,很可能就是他了!”

    怪不得君冥烨一直按兵不动,只怕是要将蓝候王这一条大鱼钓出来。

    而一个对皇位有野心的人,抓了皇上,在没得到玉玺大权在握的时候,皇上都会很安全。

    只是上官清越想不通,这和偷她的两个孩子,有什么关系?

    “我觉得,他很可能是想借用美人儿的两个孩子,要挟冥王或者皇上。”百里不染道。

    在外人的眼中,上官清越就是君冥烨的软肋,而上官清越的两个孩子,也是君冥烨的掌中宝,唯一血脉。

    自然,那两个孩子,也成了牵系君冥烨的最最关键。

    “此地已经很危险,美人儿你已经不适合留在这里。”百里不染满心担忧。

    上官清越沉吟稍许,“看来,我们是应该尽快离开南阳城,不然我的孩子,就真的危险了。”

    这个时候,蓝颜儿匆匆赶来。

    “都是我的失误,竟然让公主的院子失火!”蓝颜儿深感愧疚,泪水迷蒙。

    上官清越冷眼看着蓝颜儿,心下不相信,蓝颜儿和这件事没有关系。

    只怕,那个黑衣人给蓝颜儿的字条,便是让蓝颜儿设计偷孩子吧!

    只是上官清越想不通,那个给自己传信的人,又是谁?

    又为何,暗中帮助自己?

    “天干物燥,失火也在所难免,这怎么能怨蓝夫人。”上官清越轻轻一笑,亲自上前,拉着蓝颜儿的手,让蓝颜儿坐在自己身边。

    “好在没有大事,孩子也追回来了。”上官清越笑着看着蓝颜儿,反而让蓝颜儿不敢抬头。

    “将军喝醉了,刚刚从外面找回来,现在不省人事。一切都是将军府失职,公主就是怪罪下来,颜儿也愿意一力承担。”

    上官清越笑吟吟地看着蓝颜儿,“冷将军对雨芡夫人的感情太深,出了那种事,心情不好,精神恍惚,借酒消愁也在所难免,谁都有情绪低迷的时候。”

    上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