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54:我不如死了!!!

    雨芡开始日日去找冷玉函,即便在蓝颜儿的院子里,也会硬闯进去。

    眼见着冷玉函和蓝颜儿有说有笑,雨芡也不肯离去。

    冷玉函便当着雨芡的面,和蓝颜儿调情,雨芡却当什么都没看见一样,依旧杵在那了一动不动。

    蓝颜儿还是那个温柔善良笑容无邪的女孩,羞涩地靠在冷玉函怀里,低声说。

    “玉函,姐姐还在呢。”

    冷玉函瞥来不悦的一眼,“还不退下。”

    雨芡置若罔闻,还是一动不动。

    “喜欢看是吧!”冷玉函嗤哼一声,一把将蓝颜儿打横抱起,直接走向内室。

    里面传来蓝颜儿低低的喘息声,还有她娇羞的欲拒还迎。

    “玉函,姐姐还在呢……不要……”

    雨芡的手,缓缓抓在一起,听着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心痛的无以复加。

    里面忽然传来蓝颜儿的一声低呼,“玉函!”

    雨芡就看见,冷玉函衣衫不整地大步冲了出来,一把拽住她。

    “我不休了你,完全是看在公主的颜面!别以为我对你还有余情未了!赶紧从这里滚出去!别让我再看见你!!!”

    雨芡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冷玉函便一把揪住她,就往外拽。

    蓝颜儿整理好衣服,便追出来,很是担心地为雨芡求情。

    “将军,不要伤了姐姐……”

    “你少假惺惺!”雨芡被冷玉函丢出门外,愤怒地瞪向蓝颜儿。

    “我……我没有,姐姐……”蓝颜儿委屈的眼眶都红了。

    冷玉函看着很心疼,怒斥雨芡,“颜儿善良,你不要一再诋毁她!”

    “我诋毁她?我们的感情,一直都很好,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变过!她的出现,就将我们之间彻底毁了!”雨芡激动起来,双目噙泪地控诉。

    “是你做出那种见不得人的事!还说是别人的过错!你怎么这么不知廉耻!那个书生,之前我就见过好几次,出入春花秋月楼……还说你们之间,没有私情。”

    “你这种耐不住寂寞的女人!当初我就不该信了你!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青楼出身的女人,天生就是勾引男人的贱货!”冷玉函的话,越说越难听。

    雨芡心痛地看着冷玉函,“好啊!今天你终于将心底话说出来了!”

    “玉函,姐姐,你们不要吵了,我们还是一家人。”蓝颜儿吓得哭了起来,不住拽着冷玉函。

    “玉函,万不能这样说姐姐,姐姐是冤枉的……”

    “不要再装好人了!都是因为你!!!”雨芡怨怼地指着蓝颜儿,冲上来就要扭打蓝颜儿。

    冷玉函震怒,一把将雨芡推开。

    雨芡摔倒在地,“你竟然为了她,对我动手!”

    雨芡不可接受地掉着眼泪,忽然爬起来,步步后退,“你竟然这样对我!我不如死了!!!”

    雨芡转身就跑。

    “玉函,姐姐不会出事吧!”蓝颜儿很焦急。

    冷玉函赶紧追上去,蓝颜儿想了下,也赶紧跟着去追雨芡。

    雨芡站在池塘边的高石上,长裙被风扬起,发丝飞扬,摇摇欲坠,极其危险。

    “雨芡!你闹够了没有!!!”冷玉函震喝一声。

    “你已这般对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雨芡心痛地嘶喊,泪水迷蒙眼眶。

    “快点下来!!!不要再闹事了!!!”冷玉函厌烦至极,口气也相当不耐。

    “事到如今,你还管我的死活做什么!你已经变了,不是之前那个唯雨芡不娶的玉函!”

    “姐姐,你快下来!快点下来,太危险了姐姐……我……我离开玉函……”

    “只要姐姐快点下来……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蓝颜儿害怕地哭起来,梨花带泪,十分楚楚可怜。

    冷玉函深深看了蓝颜儿一眼,抓紧蓝颜儿的手,低声说,“颜儿,不是你的错,不关你的事。”

    蓝颜儿看到冷玉函关切的目光,心中暖意融融,更紧抱住冷玉函的大手。

    “玉函,快点让姐姐下来吧……太危险了……颜儿不希望姐姐出事。”

    “颜儿,你真的太善良了。”

    冷玉函心疼地擦拭蓝颜儿脸蛋上的泪珠,那么的珍视小心翼翼。

    雨芡心痛不已,泪水挂满脸颊,“是我太自不量力了,以为可以一辈子抓住你……却在不经意间,你已经心有旁人……”

    冷玉函皱眉,厌恶地瞪着站在高处的雨芡。

    “快点下来,别让人看笑话了!!!”

    府里很多下人,都簇拥在周围,很小声地窃窃私语。

    “我本来就是一个笑话,还怕被别人看!!!”雨芡愤怒地喊着,身上衣裙在风中猎猎作响,情绪十分激动。

    莺歌赶紧去禀告上官清越。

    “公主,府里大数的人,都被雨芡夫人吸引去了池塘。”

    上官清越眼底一沉,“让雨霏和紫嫣,抓准机会,带小舞离开。”

    “是!”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四处一片昏暗。

    将军府内星星点点的火光,并不能撑起明亮的光芒。

    雨芡还站在高高的假山石上,随时都要跳下去。

    冷玉函几次派人靠近,她还是不肯下来,直喊着谁敢靠近,她就跳下去。

    对峙许久,蓝颜儿的眼底渐渐生起一抹狐疑。

    按理说,雨芡想要跳下去,不会一直站在那里拖延时间。

    可若她现在回到院子里去,又显得自己不够担心雨芡,白白在冷玉函面前,维持了那么久的好形象。

    蓝颜儿忽然扶住额头,身体一软,直接靠在冷玉函的怀里。

    “夫人!”翠玲担心地呼唤一声。

    “颜儿,你怎么了?!”冷玉函抱住蓝颜儿纤弱的身体。

    “我……头好痛……”

    “夫人定是紧张过度,让雨芡夫人给闹腾的。”翠玲哼了一声,“说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