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355:那便跟我走吧

    上官清越让莺歌去跟踪蓝颜儿。

    蓝曼舞从里面的房间走出来,目光里噙着一层水雾。

    “大姐,阿哑……阿哑已经走了?”

    上官清越看向蓝曼舞大着的肚子,欣慰一笑,“原来你一直瞒着大家,已经怀孕这么多月份了。”

    “大姐……他真的……真的已经走了?”

    蓝曼舞眼中的眼泪摇摇欲坠,上官清越拿着绢帕,帮蓝曼舞轻轻擦拭干净眼角。

    “他会回来的,回来接我们。”

    上官清越叹息一声,轻轻抓住蓝曼舞冰冷的小手。

    “你现在怀着身孕,要小心保护好自己,才能保护好腹中的孩子。”

    蓝曼舞用力点头,“我知道……我只是伤心……没能亲自送他……我……想他……”

    蓝曼舞低下头,眼泪再次涌了出来。

    “我会保护你和孩子,安然无恙。在这之前,你只要养好腹中孩子,不要多想其它。”

    蓝曼舞的手,轻轻覆在腹部上,声音很沉。

    “我会保护好,我们的孩子……这是我和他,唯一的牵系了……”

    蓝曼舞用力吸了吸鼻子,“即便他……他不肯接受我,他的孩子……总要接受……”

    “小舞,哥哥他……”

    上官清越欲言又止,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看得出来,哥哥对蓝曼舞有感情。但在现在的情况,不是谈及这种事的时候。

    “小舞,我会安排你先离开将军府,和我的两个孩子,住在一起。若有机会,等两个孩子身体康健一些,我们再一起离开南阳城。”

    现在的南阳城,处处危险,若能早些离开,才是上上策。

    接着,上官清越又低声试探地问蓝曼舞。

    “你的妹妹……你了解多少?”

    “颜儿?”蓝曼舞凝眉沉吟稍许。

    “我离家的时候,颜儿才十一岁。之前在候王府,我们的交集本就不多。我是嫡出,她是庶出,颜儿母亲身份又十分卑微,住在自己的院子里一直深居简出。”

    “我对颜儿的了解,不是很多。在印象里,她是个胆小经常被人欺负,也不会抬头反驳一句的软懦性子。”

    “曾经,我有帮过颜儿几次,不让府里的丫鬟,还有那些兄弟姐妹再欺负她。可我当时年纪也小,王父又不允许我经常去后院,我和颜儿见面的机会很少。”

    上官清越又试探地轻声问一句。

    “那么你的王父呢?你又了解多少?”

    “王父?他一直都希望,能重获在朝廷中的信任,才会让我入宫成为先皇的妃子。王父一直都在担心,当年季候王造反,会牵连到他,生怕皇上削掉候王之位……”

    “大姐,你怎么忽然问这个?”

    蓝曼舞目光亮起一抹锐色,直直地盯着上官清越。

    “没什么,就是好奇,多问了两句。”上官清越赶紧笑起来,安抚蓝曼舞的不安。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蓝曼舞依旧不安,“小妹忽然变了性子,我就一直奇怪!一直软软诺诺的丫头,怎么变得气势凌厉,处事果敢!”

    “好了小舞,不要多想。我现在让雨霏和紫嫣送你出将军府,你安静在别院养着,不要再试图往外跑,外面现在很危险。”

    上官清越还不放心,又叮嘱一声,“你现在,首要任务是保护好腹中孩子,这是哥哥唯一的血脉。”

    蓝曼舞抚摸自己的肚子,脸上终于多了一点笑容。

    “大姐,你放心,我就是拼了命,也要保护好我们的孩子。”

    蓝曼舞被送走了,上官清越凌乱的心情,才稍稍平静下来。

    莺歌去跟踪蓝颜儿一直没有回来。

    夏侯云天依旧坐在院子里守着她,日夜不休。

    上官清越推开窗子,院子里只有安静的月光,洒落满院清辉。清风徐徐,花香淡淡。

    夏侯云天坐在石凳上,背影挺拔魁梧,手中握着长剑,一动不动。

    上官清越心下不禁触动。

    这个男人,竟然这么执着。

    忽然,屋顶之上,掠过几道黑影,在月色下,犹如鬼魅闪过。

    夏侯云天瞬时浑身一凛,抽出长剑,掠地而起,向着黑影出现的方向,快去追去……

    上官清越心口一沉。

    竟然又来人了!如此锲而不舍,看来是想利用她。

    只是上官清越不知,如今的自己,还有什么作用,又有什么可以利用的价值。

    南宫鸿雁忽然出现,站在窗外,挡住上官清越的视线,身上透着一股幽幽寒气。

    南宫鸿雁的身体,虽然恢复不少,但严重的内伤,还要将养一些时日才能恢复,脸色依旧泛着虚弱的苍白。

    南宫鸿雁用一种保护的姿势,站在上官清越面前。

    上官清越不说话,南宫鸿雁也不说话。

    安静的四下,似能听见风吹落叶,落在地上的声响。

    空气中,忽然传来一抹利器划破空气的声音。

    上官清越周身一寒,看向对面的南宫鸿雁,显然那么微小的声音,南宫鸿雁没有听见。

    上官清越赶紧大喊一声。

    “小心!”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

    只听见南宫鸿雁闷哼了一声,脸上瞬时出现吃痛的表情。

    南宫鸿雁没能躲过后背飞来的一枚银针。

    南宫鸿雁身体一歪,便倒了下去。

    “南宫郡主!”上官清越低呼一声,赶紧侧身,躲藏在窗户内,警惕地看向窗外。

    竟然没有再发现任何声响,就连飞来银针的人,也不见任何踪影。

    上官清越仔细听了听周遭动静,确定没人,赶紧从窗子飞出去,一把抱起倒在地上的南宫鸿雁。

    寻到那一枚刺入南宫鸿雁体内的银针。

    看颜色,应该无毒,却封住了南宫鸿雁的穴位,让她昏厥了过去。

    上官清越很吃惊,对方竟然不是要南宫鸿雁的性命。还是说,对方本来想将银针刺向她,却被南宫鸿雁挡住了?

    上官清越正要拔下南宫鸿雁身上的银针,耳边传来轻轻浅浅的笛声。

    上官